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川普們意氣風發,獨柯韓齊憔悴之(二):智利風暴與柯韓意識形態空洞危機

一方面,以反對意識型態來掩飾自己價值的空虛,中心思想的貧乏,使柯、韓不同於舉世的眾川普們,使兩人難以具備戰略上長期持續上升的力道;另一方面,由於兩人受到訴求和實踐上的矛盾造成的傷害,使他們在眾川普中斯人憔悴。

林濁水

從智利大暴動談起

先從遙遠又遙遠的智利大暴動談起。智利土地不小,人口卻比台灣少,才1800萬人口,又地處南美最南,是邊陲國家中的邊陲國家,如今卻驚天動地地爆發民眾大暴動,亞太經合會議APEC竟因此停開。真是令人稱奇。除了讓APEC開不成外,智利的暴動更有非凡意義。

號稱擊垮蘇聯社會主義帝國,結束冷戰的新自由主義經濟體制,雖然由雷根、柴契爾連袂在1980年代正式推上歷史進程,但是南到和南極隔海相望的智利才是新自由主義經濟體制全球第一個實驗基地。1973年在美國支持下政變成功後,智利獨裁者皮諾契任命一群自美國歸國的「芝加哥男孩」依新自由主義理論展開「企業家的國家」的建國工程,結束了智利左翼「愛國主義」色彩的長期國家經濟政策。他上台時,其他拉美國家經濟正逢「失落10年」之難,但皮諾契特治下的智利經濟別樹一幟,於是擁有13位諾貝爾經濟學奬的芝加哥學派大師們欣然自得地嗆聲他們的理論創造了「智利經濟奇蹟」。到了1989拉美債務危機爆發,世界銀行當做救命仙丹的「華盛頓共識」就是以新自由主義經濟為基礎理論。

1990年,皮諾契結束了長達16年半的總統專制統治後,新自由主義仍然繼續智利的經濟政策的主軸思想。此後智利成為南美最富有的國家,位居南美,卻名列世界經濟自由度指數最高的國家之一,是唯一成為OECD成員的南美國家。更有趣的是,在皮諾契下台後,智利非常神奇,迅速地又創造了舉世稱讚的另一個奇蹟:「智利民主奇蹟」。它的政治穩定度依世界銀行評比,長期名列全球前10%之內,而且是唯一入前10%之列的總統制國家,優於美國。這樣的成就,當之無愧地成了拉丁美洲及眾新興民主國家的楷模。於是新自由主義揭櫫市場化必帶來民主化的論斷因為智利而鐵證如山。

1973年在美國支持下政變成功後,智利獨裁者皮諾契(左三)任命一群自美國歸國的「芝加哥男孩」依新自由主義理論展開「企業家的國家」的建國工程,結束了智利左翼「愛國主義」色彩的長期國家經濟政策。( Biblioteca del Congreso Nacional, wikimedia.org/)

新自由主義風潮席捲之下,美國的偏左的政、學界也跟進而和企業建制菁英聯手據以力推全球化。其間,GATT轉型為WTO,柯林頓更在宣布美中是「經濟戰略夥伴關係」的同時,努力把中國拉進WTO,然後躊躇滿志地看著世界最巨大的專制的社會主義帝國自此就一步步乖乖地被和平演變。到了2013年,中國人大開會,冠蓋雲集、珠光寶氣,國會議員的富與貴,資本主義大本營美國瞠乎其後。40年前皮契諾在智利建立了「企業家的國家」,現在整個世界已經迅速地、深入地往「企業家的地球」的方向發展而去。

對這情形,朱雲漢很慷慨激昂:「這是一埸敵視政府、仇化國家、神化私人企業崇拜市場的激進革命。加速了自由巿場機制中弱肉強食與劫貧濟富傾向」

國家的角色弱化後,必然的結果是華爾街金融巨擘、西方產業霸主們跨過國界,依比較利益原則把全球各地最有利的生產要素收編進他們主掌的全球產業鏈之中。結果他們累積財富的巨大和迅速程度匪夷所思;至於一般庶民,不要說是底層社會,甚至在新自由主義初起時志得意滿的中產階級,現在都陷入了重重向下沈淪的危機。於是,自佔領華爾街運動後,對新自由主義、對全球化的猛烈反彈在全球各地迅速竄起爆開。

隨著總統選戰和中美經貿戰熱火的升高,新自由主義發號施令的大本營美國,他的總統9月底到由自由主義、全球主義精神催生的聯合國演說宗教自由時,居然大嗆「全球主義沒有未來,未來在愛國主義者手上」!

另一方面,他競選2020總統的民主黨最強勁的對手華倫,同樣強烈挑戰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從年初開始,華倫一連串地提出了號稱「經濟愛國主義」的方案。在美國眾角逐總統的英雄豪傑紛紛回應底層庶民的反彈後,主宰全球產業鏈的美國企業霸主們一覺醒來,發現惡名昭彰的中國政府似乎遠比自已國家的政治領袖們可親多多。

川普當選總統,令舉世建制菁英群起譁然;川普就職馬上推動貿易保護主義,不只中國,包括世界各地美國的傳統盟友群起反彈,習近平自然隨時嗆聲,反全球化和霸權主義抬頭了,國際社會面臨越來越多新挑戰了,他強調,但是中國發展仍然是機遇,中國的大門對世界始終是打開的。

新自由主義發號施令的大本營美國,他的總統9月底到由自由主義、全球主義精神催生的聯合國演說宗教自由時,大嗆「全球主義沒有未來,未來在愛國主義者手上」!(AP)

然而,真相是中國在2000年之後迅猛崛起的關鍵,正是中國既開門走進入全球化的世局架構中,又關門搞國家資本主義,佔盡便宜,川普發動中美貿易戰這正是關鍵所在。於是中美貿易戰本質上是兩個經濟民族主義的對戰,而不是經濟民族主義對上了經濟全球化主義。

終於,新自由主義的實驗基地智利,「庶民」們說他們已經忍受了30年了,再也忍受不下去了,驚天動地的大暴動於焉全面登場,中止了連續30年不曾中斷的亞太經合會議APEC。 在新自由主義氣勢鼎盛,第三波民主化席捲全球後的1992年,福山教授出版巨作《歷史的終結與最後的人》作為對市場經濟、自由、民主的西方價值是搭配得那麼無限美好的感嘆。9-11事件之後,他仍然說看不出有什麼不可踰越的文化鴻溝能阻擋西方價值的奔流,因為每年都有成千上萬住在所謂「反對西方價值」之國度的人民「用腳投票」、用盡心機想移民到西方國家。然而今天這位大師駭然嘆道,迷你川普正在各地壯大!

不一樣的台灣民粹明星

在2018年之後,柯文哲和韓國瑜兩人都為自己和建制菁英格格不入的嗆辣作風洋洋自得;都在社會價值觀上呈現右翼保守色彩,在性別平權、種族態度上經常不符合進步價值;都高度直接民主傾向,強調個人化、民粹化領導⋯⋯這一切都和川普、杜特蒂一樣;然而,隔著太平洋的兩組三人民粹明星仍然有文化風格上的差別,例如,川普意識清醒地對多元價值、進步思想嗤之以鼻,但柯、韓對多元、進步價值的排斥經常出於潛意識的,不自覺的,只是如一旦被指責,經常是不好意思地支吾以對。然而在此之外,柯、韓和川普更有更大的差別,那就是對待意識型態的立場。以川普為例,做為西方世界的右翼民粹明星,絲毫不迴避自己的意識型態立場,並武勇地主動發意識型態之戰。對內,川普奉行極端保守的減稅削社會福利的茶黨主義;對外,他們展現強烈的民族主義,高嗆愛國主義反對全球主義。然而台灣的民粹政治明星卻大異其趣。

對內,柯、韓政策反意識形態,沒有中心思想

兩人除了反台獨有志一同之外,都強調凡意識型態就是毒蛇猛獸;換句話說,他們的基本立場就是沒有意識形態、沒有立場、沒有中心思想,也沒有價值觀。

面對這樣的質疑,柯文哲的反駁是,他怎麼會沒有中心思想?他的中心思想是清廉勤政,是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

面對沒有中心思想的質疑,柯文哲的反駁是,他怎麼會沒有中心思想?他的中心思想是清廉勤政,是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本報資料照)

這真是玩笑說過頭了。民主國家的政黨成立基礎在於他們具有足以和其他政黨區隔的價值觀和理念,而不是他們具備了人人奉行的普世價值。試問,那一個政黨會說他不喜歡勤政清廉、不信奉自由民主?由於這兩項價值「太普世價值」了,要拿來當做和其他政黨區隔是無效的。

至於韓國瑜,以發大財和愛與包容當「中心思想」,犯的謬誤和柯文哲如出一轍。事實上,韓國瑜的訴求是很有特色的,他真正足以和其他人區別的訴求在於強調庶民和建制權貴的對峙。這主張呈現了在台灣從未被搬到政治檯面上的階級鬥爭情調。然而在社會主義思想中,階級鬥爭畢竟只是是手段,不是目的,韓國瑜從北京人大搬回他學到的一些階級鬥爭手段,卻沒有提出他透過這個手段要建立什麼樣的社會政治體制、推動基於什麼價值觀的政策,所以不必懷疑,他有了猛辣的手段,但是中心思想仍然是空洞的。

無論如何,他們兩人對內的治國理念是模糊不清的。

諷刺的是,柯文哲批評台灣政黨因為意識形態太強烈而惡鬥,事實上相反,藍綠兩黨經常被嘲笑,在野是藍綠都成為進步主義的、左翼的政黨,在朝時都成為保守的、右翼的政黨,毫無法則,大家都為反對而反對,亂鬥一氣。這悲哀地指出,台灣的政黨惡鬥反而正是源於藍綠都沒有一貫的意識形態。柯、韓齊批意識型態是台灣惡鬥的亂源,完全是搞不清真實。

對外,柯韓反台獨,主權立場模糊

對外方面,在當前時空脈絡之下,民粹明星,不管是西方世界的川普、法國的勒朋、義大利的五星運動或是中國愈來愈緊縮自由的習近平,他們的極端主義都是對西方主流的新自由主義的激烈反動,都是極端的民族主義。但是台灣的柯、韓兩民粹明星,儘管一個訴求兩岸一家親、一個訴求九二共識,兩岸你儂我儂,似乎有些差別,但是卻又對統獨這種民族主義立場大表嫌惡之情,反而訴求「超越統獨」。

民族主義做為現代國家之所以成立的基礎價值,所以,自拉美革命、法國大革命以來,不只未建國的各地民族主義在人類歷史上逐一登場,而且西方社會由國家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能力受到跨國企業愈來愈嚴重的致命性的侵蝕,所以對新自由主義的反動風潮中,經濟民族主義成了其中的核心動力。於是,當前各地的政治極端主義,交錯了幾個個性:右翼國族主義、右翼經濟保護主義,左翼的公平主義、反建制菁英的民粹主義。

川普、勒朋理念數十年如一日,在新自由主義和後物質主義的多元主義時代潮流的夾擊下,他們的政治位置長期被壓縮在政治社會的邊緣地帶,但是在新自由主義和多元主義在土里土氣的底層社會,造成無論是物質生活或精神生活都挫折不堪,而引發劇烈反彈後,大小川普們終於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四處崛起。

川普、勒朋(圖)理念數十年如一日,在新自由主義和後物質主義的多元主義時代潮流的夾擊下,他們的政治位置長期被壓縮在政治社會的邊緣地帶,但是在新自由主義和多元主義在土里土氣的底層社會,造成無論是物質生活或精神生活都挫折不堪,而引發劇烈反彈後,他們終於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四處崛起。(AFP)

不評價其理念上的對錯,單從成敗上論,他們的民粹運動能長能久直到奪得政權,關鍵正在於此。如今儘管川普的小政府立場,從邏輯上似乎不利底層社會,但是他的經濟民族主義虎虎生風,既打得習近平左支右絀,美國還出現了已經許久不見的經濟榮景,於是,在上個月中,一家叫佐格比的民調發現,53%可能投票的選民支持眾院彈劾調查,40%反對,可見他的人品的社會評價之一般;但是另一方面,46%可能選民相信川普將成功連任,另有33%選民持反對意見。

矛盾的民眾態度,強烈地指出了川普經濟民族主義加上茶黨政策在得獲得民眾支持上是多麼的成功。

假使川普甚至其他眾迷你川普們基於強烈意識的政策立場是他們愈戰愈勇的關鍵;那麼,柯、韓意識型態和價值觀的空洞會不會使他們雖能隨大勢而起,卻將迅速退潮,難以在歷史上留下足以書寫的痕跡? 台灣的民粹領袖和眾川普們在意識形態立場上這樣地背道而馳,當然是台灣特殊的國家歷史和不論是全球或區域的經濟和政治地緣位置,台灣都非常特殊所造成的。在客觀條件限制下,在台灣要像其他各地大小川普們一樣在愛國主義上猛衝直撞,肯定不會是明智之舉。只是這樣一來,首先就造成了台灣的民粹主義領袖的中氣不足;其次,縱使受到條件限制就要在民族主義上逆其道而行,為了和兩大黨傳統的意識型態對峙,就要和台灣的主流民意對嗆而反台獨,肯定也同樣的不智。

最後,美國近年來國會政黨愈來愈對立,總統制的行政立法僵局愈加頻傳,然而,川普固然在傳統兩大黨建制菁英夾殺之下脫頴而出,一上台又厲行「挖清華盛頓沼澤」的用人策略,但是他很快地掌握了共和黨之後,兩大黨對峙卻不只依舊,還變本加厲。

有趣的是,川普不避諱意識形態對立,而柯、韓以朝野惡鬥和「意識形態掛帥(掛帥?很可疑)」為罪大惡極,三人兩組人在完全不同的立場上登上政治舞台,然而操作幾年之後,美國固然紅藍對立更加難分難解;而台灣,柯文哲領白軍殺入藍綠戰場,藍綠對立依舊,柯家軍再尬上一腳,台灣於是從二元對立難分難解變成三元對立更加難分難解;至於韓國瑜,以「愛與包容」為名卻領導了台灣民主化30多年來仇恨心最强烈的鐵粉,演出鐵粉既出寸草不生的氣勢。柯、韓兩人在訴求和實踐上出現的巨大矛盾,毫無疑問的強烈地限制了兩人在群眾中支持度的擴大。

無論如何,一方面,以反對意識型態來掩飾自己價值的空虛,中心思想的貧乏,使柯、韓不同於舉世的眾川普們,使兩人難以具備戰略上長期持續上升的力道;另一方面,由於兩人受到訴求和實踐上的矛盾造成的傷害,使他們在眾川普中斯人憔悴。

註:

1. 朱雲漢,2015,〈高思在雲〉。只是他儘管批評華盛頓共識時非常犀利,但是他的犀利遇到北京共識時就鈍化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