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民怨共同體-韓粉的本質(二)

如今遇到的不是為什麼韓國瑜打不下去的問題,而是凝聚在韓國瑜身邊的民怨是那麼的強、那麼的深,那麼廣泛,縱使韓國瑜下去了,苦人們的民怨並不會就因此消失消散的問題。無論如何,這是台灣當前,甚至還會持續相當久的未來最深最深的痛。

林濁水

續上篇

五、小富豪韓國瑜之怨

韓國瑜是貴族學校的創辦人,他的家庭三個子女都送到國外留學,這在中南部毫無疑問屬於富豪身份,韓本人當過立委是現任直轄市長,太太是縣議員,是地方派系世家政二代,這樣典型上層社會身份居然令台灣下層的苦人們瘋狂認同,真是天大的奇蹟。

這奇蹟源於他的出身和人生經驗中堆疊出來的個性,產生了令天下苦人們難以拒絕的魅力。

韓國瑜父親是黃埔正科軍官,隸屬戰功彪炳的緬印遠征軍,有這樣的父親,韓國瑜以出身軍人家庭為榮,但是韓父來台所屬部隊牽涉到兵變,不得志而中校退伍,於是以出生軍人家為榮,住在底層眷村的韓國瑜,在「17歲離家外出闖蕩」後只能跑去當成分上根不正苖不紅的專科班軍官,無論如何不能算是人生勝利組一員;他當到上尉就退伍,苦苦攻讀唸了碩士。力爭上游,進立法院時,卻正值國民黨正藍的死對頭李登輝當總統,還面對崛起於國會,毒蛇猛獸般的民進黨,於是滿腔悲憤加入極右的新國民黨連線以圖救黨救國,成了喊打喊殺的軍系立委—新連線是這樣的:立委當得頭角崢嶸的,豪邁叛出成為新黨親民黨,展現進步風格,剩下不出色的,留在國民黨內喊打喊殺,立場極右,其中韓國瑜因為立委當得太混,毫不出色,是沒有什麼人注意到的一個角色,接下來,無論先是要當不分區立委後又想選區域立委都被排擠而不能如願;落魄地離開立法院後,在政壇原本就沒什麼名的他,就更加鬱悶不得志;夫人李佳芬在接受李四端專訪時,談到韓國瑜天天待在家那段日子,坦言「那段時間的調適,對一個40多歲的男人來講,他的衝擊是很大的」。

當時李佳芬還曾要韓國瑜出去找工作,讓他感覺很受傷。鬱悶了10幾年才被當砲灰般硬塞到深綠大本營選市長,等到聲勢突然竄起,眾皆曰是國民黨當選總統的唯一希望,又半路殺出程咬金郭台銘,使得李佳芬哀怨地說被背後放冷槍,還特別點明:「真正傷他的人,是國民黨的同志。」幽幽一句,道盡十幾年政壇落魄,再加上早年坎坷一輩子的哀怨。

鬱悶了10幾年才被當砲灰般硬塞到深綠大本營選市長,等到聲勢突然竄起,眾皆曰是國民黨當選總統的唯一希望,又半路殺出程咬金郭台銘,使得李佳芬哀怨地說被背後放冷槍。(本報資料照)

六、民怨共同體

長期的悲憤與怨的深刻體驗,這使今天韓國瑜生活雖然富裕,卻和被全球化輾壓在社會底層的眾多苦人,哀怨情懷彼此連通。然後,一方面他因為強悍好戰的軍人性格,就恰巧被認同為天下苦人們的天命領袖;另一方面,眷村混混突然年輕英發成為立委,中年困頃,到了老年又勝選的事跡,乃至創設貴族學校有成,可以過富豪生活等等起起落落生涯,都被當成苦人意志堅決,愈挫愈勇,終於苦人大翻身的勵志典範;最後,生活屬居上層社會,卻對權貴時時流露不屑,態度叛逆,更不愛穿西裝打領帶,談吐維持眷村底層情調,更被底層社會肯認果然是不變節的自己人。從此韓國瑜和韓粉惺惺相惜,結合成了不可分割的民怨共同體。這一個共同體怨是那麼深,蔣萬安說韓粉比較不理性,受苦了20年,廟堂中人要他們理性恐怕未免太強求。

七、藍色菁英的反撲

韓國瑜的崛起意味著苦人們集體性的對建制精英的造反,這一點,以右翼為主流的建制菁英自然有人警覺,例如胡幼偉說看韓這個人,不能光從「廟堂」的角度來看;你還得從「江湖」的角度來觀察他的策略。他說韓:「跟國民黨的傳統菁英份子,不是同一掛的人。他一度落魄的經驗告訴他,傳統的國民黨大小菁英看不起他。他要選總統,不能依靠國民黨大權貴、小權貴和奈米權貴的支持與幫忙,而是要以全台灣地氣族精神領袖與代言人的身份,超越黨派界限,囊括全台大多數工農群眾的選票,才能登上大位!」然而胡幼偉這看法是昏頭於國民黨就要復興的興奮的眾藍色菁英中例外的例外。

無論如何,眾藍色菁英見韓國瑜如大旱遇甘霖,完全把抗白打綠中興國民黨的大業寄託在他的身上;然而,這時藍營中卻又有極少數人如杜紫宸,許舒博,驚覺必須跳脫唯藍綠是問的權力鬥爭立場看韓國瑜的崛起。他們害怕韓國瑜,害怕他一旦當權,他的草包能力加上狂傲個性會把國家搞垮。他們攻擊韓國瑜草包時一點也不比民進黨手下留情。但是韓國瑜到底在藍綠菁英連手持續攻擊他是草包的情形下,一直立於不敗之地,迄今維持藍綠之中最高的支持度。

八、韓國瑜為什麼終究沒有成為連勝文2.0?

韓國瑜和連勝文兩人都屬於志向極大,但是治理之才極疏,甚至連一般常識都有問題之輩,兩人的政治主張經常流於荒誔,所以韓初提太平島股票上市馬上就被說是連勝文2.0。不料一旦參選市長,卻一個落選一個當選,韓國瑜終究沒有成為連勝文2.0,很令人好奇。考其原因除了口才兩人南轅北轍外,更有參選時迥然不同的時空背景和個人歷練與形象塑造的差異的原因。

連勝文與韓國瑜除了口才南轅北轍外,更有參選時迥然不同的時空背景和個人歷練與形象塑造的差異的原因。(本報資料照)

權貴世家子弟連勝文在驕傲的天龍國,自我形塑是菁英中的菁英的形象,本來自信滿滿,以為廣大庶民將會敬佩擁戴,不料政見草包,淪為天龍國民喜愛的KUSO對象,於是水土不服地被天龍國民眾拋棄。至於韓國瑜,在長期因國家重北輕南的背景下,到高雄,從鮮明的庶民情調出發,訴求向菁英的對抗,便有如當代世界許多崛起的民粹領袖川普、杜特蒂一樣,都在愈來愈痛苦的底層民眾支持下異軍崛起。川、杜兩人長期被建制菁英攻擊為草包,卻被愈攻愈勇;至於韓,在攻擊之後,支持度雖然有明顯下降,但是聲望仍然台灣名列第一。毫無疑問,這充分說明了民怨共同體認同凝聚力的堅實是普世現象。也證實了學者說的在台灣「菁英愈不爽韓,地氣族愈爽韓!」 要理解他們為什麼被以草包屢攻而無傷,無論如何,必須跳出菁英同溫層的思維,進入民怨共同體的世界中去體會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當菁英愈攻擊韓國瑜是草包時,便愈喚起許許多多苦人在社會底層受盡委屈的記憶,愈對韓國瑜感同身受,愈對菁英反感,愈鞏固對韓國瑜的認同。

無論如何,受困於顏色對立一時迷失的菁英們對自己愈來愈不受底層信賴的現實太缺乏認識了,使他們難以了解為什麼草包的支持度硬是駡不下去,為什麼有人真的非韓不投。

九、韓國瑜慌了

被國民黨權貴蔑視,累積了一生的怨後,韓國瑜對民眾集體性的怨太熟悉了,也太了解自己力量是來自對民怨的動員,而不是愛的感召了。由於對怨的熟悉,因此在走向權力之路上,他往往簡單一句話就非常有效地動員民怨共同體的怨替他掃除權力之路上的路障。不管怎樣,假使趙少康、唐湘龍都知道,韓粉就是韓粉,韓粉的殺伐之氣根本是韓粉對韓國瑜的忠心呼應,那麼韓國瑜本身怎麼可能不知道?當然知道。他知道「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是一句攻擊發起令,他也知道,令既下,韓粉肯定對「權貴們」全面進擊,權貴肯定受到難以承受的壓力;就像他更早針對黃光芹說他曾答應做滿市長四年任期時,一句「誰說的」是攻擊發起令,並知道,令既下,韓粉肯定對黃光芹無情進擊一樣。

既然在聽說有人將公布韓冰黑資料時,他會暴怒地聲明會全力反擊;當黃光芹苦苦哀求韓粉不要威脅她兒子的生命安全時,怎麼會不知道黃光芹的處境怎㨾,然而他刻意輕描淡寫。 對黃光芹被韓粉網路霸凌輕描淡寫的韓國瑜,終於替黃光芹講話了,但那是在他的5點聲明惹起大禍,包括死忠的韓粉的藍營菁英被攻擊得亂成一團而氣憤不已後。這時韓國瑜氣急敗壞地公開痛斥網路上對國民黨建制菁英無分別性的攻擊的是「假韓粉」,他下令要他們退散。這時他才提到攻擊黃光芹是不對了。為什麼攻擊黃以前沒什麼不對,現在才不對?道理再淺顯不過:黃光芹的哀怨太個人性了,不必在意,而黃光芹的恐懼正是他想要的;等到反彈的不只黃光芹,加進了趙少康、李艷秋、唐湘龍⋯⋯一堆,這是成群結隊了,不能再不當一回事了,於是在講到趙少康等人時也順便把黃光芹送做堆。

由於韓國瑜對怨的熟悉,因此在走向權力之路上,往往簡單一句話就非常有效地動員民怨共同體的怨替他掃除權力之路上的路障。(本報資料照)

有粉就有瘋狂的粉,瘋狂的粉必有強烈攻擊性,強烈攻擊性就容易出亂子,這是現代人類生活中的日常。足球大賽時,此粉和彼粉大打出手甚至引起暴動,不正是歐洲人生活中的一部份嗎?足賽粉都那樣了,更尖銳的權力角力中的政治粉豈不是更容易慷慨激昂?面對遠比韓粉溫和的柯粉出狀況時,柯文哲說,他只能對柯粉「道德勸說」。不劃清界線而道德勸說,不必懷疑,是因為柯認為他沒有理由不正面對待柯粉對他無私的忠心,不能背叛他們;但是也不能同意他們的過激行動。然而,韓國瑜對因為自己「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一聲令下而對國民黨「權貴」發動全面攻擊的無數韓粉,對待之道不是道德勸說而是對他們進行徹底的人格毀滅,用盡醜陋不堪的話加以糟踏,要他們「退散」。韓國瑜這個令人瞪目結舌的舉措,寧願相信是出於一時情緒失控導致的舉止大亂,否則如果是出於理性盤算後的措施,那麼就太令人驚嚇了:政治領袖這樣對待被自己動員出來的崇拜者,只有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中才看到。文革中正有這麼一句我們耳熟能詳的話:「打著紅旗反紅旗」。凡「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必該制裁。文革中領袖這等做法和韓國瑜對舉著韓粉大旗搞破壞韓粉該制裁的說法有什麼不同嗎?

把最激烈但也可能最忠心的韓粉駡得狗血淋頭,他會不會擔心被崇拜者認為領袖背叛了他們?我們並不知道,但是我們看到的是: 韓國瑜在向天龍國的名嘴藍,或者是所謂的「知識藍」道歉,承認自己「密室政治離人民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一句一棒打死一堆人有問題之後,第二天他馬上po文追加一句:「深知數萬人頂著烈日、排著長龍,不是為了造神追星,而是長久以來見識太多政治鬼話,所以嘶吼著對於台灣未來的憂心、也揮舞著對於無恥無能政客的厭棄。」

這句話對權貴的攻擊之狠居然比5點聲明還超過了;於是沒多久他下令撤文;撤文這動作又太大了,於是又說只要改幾個字;然後不久又說文已經被轉貼了,就算了,而且撤了就撤了,卻重貼了一篇完全不同而不是只改幾個字的文,他透過一連串反反覆覆的動作和大家大搞撲朔迷離遊戲。

直白不是他的驕傲嗎?如今卻在三天之內天天劇烈反覆,最後對落入撲朔迷離,這是因為他不斷被自己嚇到了嗎?還是被他的韓粉嚇到了,還是兩者皆是?這是除了他自已,包括鐵粉在內所有的人都敢說的,大家看到的只是他支持度下滑了,但仍然是全國第一名。

凡「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必該制裁。文革中領袖這等做法和韓國瑜對舉著韓粉大旗搞破壞韓粉該制裁的說法有什麼不同?(本報資料照)

十、鐵粉到底有多強?

持續下滑的支持度會不會進一步下跌?會不會跌到讓他終於不得不棄選總統?

早在選後沒多久趙少康已經驚訝地發現到在tvbs的民調中,韓國瑜在1124投票後的中間選民流失非常快了;現在,蘋果民調的數據是在和賴淸德藍綠一對一對決時,他在中立人士中的支持度居然更出現了以22.3%比33.6%大幅落後的警訊!

在這情形下,非韓不投的鐵粉可以持續性地撑住韓國瑜場面嗎?

如今,台灣雖然貧富差距擴大了,但是已經是後工業社會的台灣,從統計上看,畢竟勞工佔人口比例並不高,只有約17%;基層白領人員也只有17.7%,加上失業待業的4.3%,這些構成社會底層的基礎民眾加起來是人口的39%,這不是小比例,但是從民調看他距離通吃這些人的支持還差得相當遠,大概只能得到其中35%~40%支持而已。也就是如果類族群構成了非韓不投最主要的基礎的話,那麼這樣的鐵粉只佔總人口的15%左右。這數據距離勝選總統所需要的支持度非常遙遠。於是菁英們如果繼續以草包追撃,能使他的鐵粉之外的支持群眾中持續産生鬆動效應,韓國瑜勢必出局。

十一、 韓粉退散,韓倒台,但底層的痛苦不會因此解銷

很難想韓國瑜會一直撐得住盤,而直到當選總統。無論如何,雖然同樣被建制菁英叫做草包;但是比起來川普和杜特蒂,其實都有自己的一套足以和傳統建制菁英抗衡,甚至加以超越的治國方案,也知道傳統菁英治國時賣的是什麼膏藥,並加以反制;但是在這一方面,韓國瑜除了草包之外,仍然是草包,並沒有稍稍有一點條理,像一點樣子的治國之道。他強調庶民、庶民經濟,但是其實他掌握庶民之怨固然是精準的天才,但是他對所謂的庶民本身和庶民經濟都沒有起碼的認識,否則他就不會專提荒誕不經的怪政策了。

因此我們如今遇到的不是為什麼韓國瑜打不下去的問題,而是凝聚在韓國瑜身邊的民怨是那麼的強、那麼的深,那麼廣泛,縱使韓國瑜下去了,苦人們的民怨並不會就因此消失消散的問題。無論如何,這是台灣當前,甚至還會持續相當久的未來最深最深的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