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民怨共同體:韓粉的本質(一)

儘管既唸了東亞所,又到北京留學,卻連中國許多起碼知識都支離破碎,一再說錯話的韓國瑜,到底由於這樣的求學背景,再加上軍人訓練的集體主義價值觀,使他一旦有怨,便往往把個人的怨擺進集體的怨之中,使他的思維意外地符合了卡爾·史密斯對的名言:政治就是劃分敵我。

林濁水

一、韓金剛不壞之身?

當選2020年總統呼聲最高的人,居然是搜尋Yahoo和Google草包項目的熱搜關鍵字。亳無疑問的,這肯定是絕無僅有的世界奇觀;更奇的是被瘋狂KUSO到網路聲量高達8成負面,正面不到兩成,但是他選舉總統的民意支持度直到上星期仍然遙遙領先其他任何準候選人。只有週二《蘋果》的民調才在藍綠對決才被賴清德逼近。韓國瑜簡直是練成了金剛不壞之身,實在太奇蹟了,韓粉實在鐵到嚇死人。

二、真假韓粉

2018年10月,韓國瑜在高雄竄起直到投票當天,甚至到現在,高雄政治版圖仍然是綠大於藍,在這情形下,韓國瑜會勝出,一個流行的解釋是「反對民進黨」的「黨」已經超越了民進黨變成了台灣最大黨。這個最大黨的黨員就是韓粉。認定台灣最大黨是「反對民進黨」,國民黨上上下下大大振奮,立委、議員紛紛向韓靠行,認定「只有韓國瑜才能為國民黨奪回中央政權」。

但是對於什麼是韓粉,韓國瑜本人強調了一個和「反對民進黨」不一樣的說法,他説韓粉是滿懷「愛與包容」的民眾。愛與反對,調性根本南轅北轍。韓國瑜這說法很少人附和,但是最元老級的韓粉唐湘龍卻很認同。

假設愛與包容是韓粉的本質,韓粉今天為什麼動輒喚打喚殺,人人害怕?這得給個說法。

韓國瑜說是因為假韓粉混進了真韓粉之中造成的,他說假韓粉就是站在愛與包容的真韓粉的對立面,心思邪惡,是不斷攻擊其他人的小癟三,是「想幫我們樹敵人」的人,這些假韓粉他只會用X眼看他們。定義了假韓粉後,韓國瑜毫不留情地奮力出擊,用髒話盡情羞辱「假韓粉」。

韓國瑜一旦區分了真假韓粉,一時,一大群人便圍繞著真假韓粉這議題團團轉。

假設愛與包容是韓粉的本質,韓粉今天為什麼動輒喚打喚殺,人人害怕?(本報資料照)

假韓粉最轟動,最詭異的地方無非是韓國瑜一強調「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滿腔悲憤噴發而出,「假韓粉」立刻如觸電,如臂之使指,莫不奮勇攻擊,國民黨成群建制菁英從馬英九到立委、縣市議員乃至所有不贊成韓國瑜選總統的死忠韓粉名嘴馬上全面的、同步的受到密集攻擊,無一倖免。假韓粉居然可以發動這樣漫山遍野如蟻海般的攻擊,而把「愛與包容」的「真韓粉」的聲音徹底淹沒到消聲匿跡,豈不是說假韓粉軍容盛大無敵,真韓粉根本不是對手?真韓粉竟然這樣不堪一擊嗎?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於是覺得不適合太拗的名嘴韓粉只好說假韓粉中至少有一半是真韓粉,到了這幾天,趙少康乾脆說,所謂的假韓粉其實都是真韓粉。

然而,最有意思的是唐湘龍的說法。他說在18年前的韓國瑜是國民黨內喊打喊殺的衝組;不過在2018年選高雄市長時韓國瑜完全脫胎換骨,是換了一個人的韓國瑜。這個新韓國瑜登高一呼,便靠愛與包容凝聚了韓粉,這樣韓粉還進一步形成了一個政界「20年來最強的金鐘罩」,保護了愛與包容的韓國瑜讓他百毒不侵;只是不幸的等到4月訪美國回來,18年前的韓國瑜重新出現。在他的新感召之下,於是「讓這些粉瘋狂的,就是韓國瑜自已。」

這不是說當韓國瑜下達了「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的攻擊發起令,國民黨的權貴—並不是民進黨的當權者—才會被網路集體瘋狂霸凌,無一倖免?

唐湘龍特別提到韓國瑜在報馬英九的老鼠怨。這樣講,好像說韓國瑜會變回去,完全只是因為和馬英九的個人恩怨不能忘懷。其實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他忽略了韓國迄今一再強調的,他兩年來從沒有點名攻擊過一個人。真如此,韓國瑜如果有所謂報老鼠怨,是把個人放進群體中去駡,例如把馬英九擺進「台大法律系的總統」中去駡他「們」鬼混了20年把經濟、競爭力變得殘廢了,他甚至特別強調沒有攻擊過馬英九個人一句話;又如,郭台銘可以擠進爭取總統提名行列,韓國瑜也是既不點名指責郭,也不點名吳或馬,他把「權貴」當做一個集體,是他們集體密室操作下對付代表庶民集體的韓國瑜的「突襲」。他一再清楚他的反權貴是反對權貴的集體性,而不是個人;同時也不是只針對國民黨的權貴,也包括在資本主義體系下代議政治中所有顏色的權貴。他明白地說「三任台大法律系的總統」,毫無疑問的,三人中有藍有綠。

更早,在唐湘龍說韓在愛與包容的競選市長期間,他就左手批民進黨讓高雄又老又窮,右腳把國民黨一頭熱想助選的天王大老除了王金平外全踢到政見演講台下,不給他們上台了;甚至王金平雖上了台,但是在台上一開口,台下就自以為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地噓聲連連了。這一連串的場景,韓粉除了集體性的對韓國瑜的愛與包容,展現了什麼對其他人的愛與包容?這樣猛暴的、群體性的排他性場景中,配上軍樂〈夜襲〉中敵我分明、你死我活的歌詞「手握刀槍,英勇的弟兄們,鑽向敵人的心臟」,廻盪著無窮無盡的對窮對老的恨恨控訴,這氣氛很愛很包容很不殺伐?

在猛暴的、群體性的排他性場景中,配上軍樂〈夜襲〉中敵我分明、你死我活的歌詞「手握刀槍,英勇的弟兄們,鑽向敵人的心臟」,廻盪著無窮無盡的對窮對老的恨恨控訴。(本報資料照)

儘管既唸了東亞所,又到北京留學,卻連中國許多起碼知識都支離破碎,一再說錯話的他,到底由於這樣的求學背景,再加上軍人訓練的集體主義價值觀,使他一旦有怨,便往往把個人的怨擺進集體的怨之中,使他的思維意外地符合了卡爾·史密斯對的名言:政治就是劃分敵我。

由於不了解這一點,所以儘管韓國瑜一再標榜他從來沒點名駡人,其中涵義,如唐湘龍便完全沒有領會過來,只知死咬住韓馬恩怨不放而論韓國瑜變了。無論如何,韓這一個集體取向的思路和習慣於以個人性的恩怨、權謀故事看國家大事的政界習慣大相逕庭。

當唐湘龍為愛與包容幾個字折服時,韓國瑜清楚地這樣定義由韓粉滙流成的韓流:民怨!

民怨,集體性的民怨,他自己一再重複地這樣定義韓流。

無論如何,庶民之怨可以轉換成對當道之怒,可以轉換成對拯救者之愛,卻不可能轉換成對廣泛不特定對象的愛與包容。 那麼由怨而怒,有什麼不妥?無論如何,偉大的變革,集體性的怨與怒,往往是動力。

三、崩世代之怨

在西方世界及亞洲四小龍的戰後嬰兒潮世代,誕生於戰爭廢墟,成長於冷戰中經濟難以想像速度的復甦或起飛,一生中由赤貧到富裕,直到共產主義信徒霍布斯邦這樣說「一般中産之家,都過著昔日王侯般的生活」。

然而今日看來,在嬰兒潮世代走過由貧到富,由下往流動機會處處的輝煌一生而在2000年後逐步從繁華熱鬧的舞台淡出,開始頤養天年時,他們留下來的是貧富懸殊、階級流動迅速僵化的世界;這時他們發展出來無比犀利的網路工具正好成了下一個世代造反的工具。很神奇的,2010年挾網路而起的造反從西方文明的邊緣地帶非洲阿拉伯世界花朵革命開始;然後才在資本主義大本營以佔領華爾街加以呼應;2011年台灣新世代傾訴哀怨的〈崩世代〉出版;2012年蔡英文領軍三隻小豬運動跟進;接著,台灣網路世代掀起和藍綠都保持距離的白色民粹狂飈。

所謂白色民粹者,位居藍綠之外也,凡藍綠建制菁英俱在他們反對之列也。白色力量既呼嘯而起,2014年太陽花佔領國會,2014年底他們把白目的素人柯文哲拱成天龍國市長。從此,年輕世代對柯文哲的支持度居高不下,但是對民進黨的支持在2017年之後就逐步消退,並在2018年底因崛起的韓國瑜一句「北漂青年」而大大感動,被韓國瑜吸收。當時,韓國瑜的老人票遠低於陳其邁,由於支持者少很大,老很少,於是盛傳韓國瑜是柯文哲2.0升級版。但是才剛在2018年1124投完票,年輕人世代發現韓國瑜價值觀的高度保守,覺悟到認同他原來是誤會一場,他們又迅速從韓國瑜身上逃離;相反的,在投票前夕以為韓國瑜離經叛道的老人,終於了解到他原來是右翼保守社會價值觀的同路人,於是群集麾下。

依tvbs在5月上旬的調查,20~29、30~39兩個年齡層,在民眾支持度上,韓國瑜和蔡英文不相上下的少,都只有兩成多,兩人合起來才足以和柯文哲相當;但是過了40歲,韓支持度陡升,在50~59歲韓獨得55%比柯蔡兩人加起來還多了16%,老人支持度之高,真驚人。

歷經三次選舉淬煉,台灣的政治版圖,以40歲劃界,形成了鮮明的兩個版塊,滿懷崩世代之怨的年輕版塊現在是堅實的柯粉;而韓國瑜在老年版塊中獨領風騷。

白色力量既呼嘯而起,2014年太陽花佔領國會,2014年底他們把白目的素人柯文哲拱成天龍國市長。從此,年輕世代對柯文哲的支持度居高不下。(本報資料照)

四、最底層的魯蛇之怨

台灣由於特殊的歷史歷程,因此社會一直沒有鮮明的階級分化,談不上有什麼尖銳的階級認同和隨之而來的階級和政黨的結合關係,以致於雖然一直流行著國民黨代表資産階級的利益,黨外和民進黨代表中下階層的利益的說法,但這只是想當然爾的刻板印象,和事實的距離不小。事實上,因為被國民黨統治歷史形塑所致,族群正義及統獨成了區隔兩大陣營關鍵。族群和統獨議題的性格基本上是跨階級性的,於是階級認同和政黨難以緊密結盟。結果是,所謂代表財團利益的國民黨長期囊括了絕對多數的工農選票,工農對國民黨的疏離要直到2000年後才啟動,並迅速蛻變台灣政治成為「北藍南綠」的版圖。在此之前,階級和政黨的關係,我們頂多只能說黨外和民進黨在民主化過程中凝聚了改革派的中産階級、小資產階級的支持,並成了台灣民主改革的原動力。到了2000年後,縱使工農不再死忠於國民黨,卻也不表示工農形成了什麼階級認同而穩定地支持了什麼特定的政黨。

近兩年來針對台灣的政治人物和政黨的行情有非常多的民調,這些民調肯定都會以年齡和地域性當成區分民眾的項目,但是極少把階級或職業當調查項目。幸好,游盈隆的民調是一個例外,現在就以他今年2月做的民調結果作個分析。

民調中各種職業身份民眾對不同準總統候選人的支態度是這樣:

一、自營商、企業主:賴38.1%,韓32.9%,兩人旗鼓相當;柯明顯落後,是24.4%。

二、中產階級:

1、軍公教:由過去的泛藍獨佔,現在變成白(柯)38.4%;藍(韓)44.3%兩人二分天下,各佔四成;綠(賴)不及一成只有15.4%。

2、 白領階級:a、高階白領:柯獨大47.5%,等於其他兩人之合;賴、韓都只有兩成多。b、基層白領:韓37.3%;柯38.5%,兩人二分天下;賴只剩18.8%。

三、勞工:韓國瑜獨大,有41.9%,約略是賴、柯之和,兩人分別都只有兩成多。

四、農:賴最多,36.3%,韓29.8%,柯21.5%。

五、無業、待業:韓最多,43.5%,賴39.1%,柯只有不可思議的3.9%。

六、家庭主婦:三人相當。

七、退休人員:賴獨大,50.3%,柯只有6.9%。

這些數據,有幾個令人震驚的內涵:

一、在選舉過程中韓國瑜雖然標榜自已是賣菜郎,在投票時,兩個地方,雲林和高雄市的農業區美濃等地選票由深綠轉深藍,可見農民在投票時對民進黨大背離,但是在選後才3個月,全國的農民又對民進黨大回歸,在農民心目中,韓的信任度居然這麼迅速流失真令人稱奇。

二、自營商、企業主這個類別,賴38.1%,還高於韓的32.9%,可見資産階級對韓的拚經濟訴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信賴感。(也許賴的對象如果換成是郭台銘會有不同)至於柯,顯然資產階級對他的反商印象難忘。

三、在2000前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民進黨最重要的支拄中産階級的支持大量流失。在高階白領或有中産階級意識的基層白領,支持度都潰不成軍。而柯文哲在白領一人獨大,在公教方面也不錯,柯文哲得到最強的中産階級的認同。

四、意外的是韓在公教的支持度領先柯居然不多,還被柯文哲以44.3%比38.4%領先,這應該是反應韓國瑜在中產階級並不受到什麼歡迎的一個側面。

五、韓國瑜在基層白領階級和柯文哲平分秋色,在勞工則一枝獨秀高達41.9%的支持,而賴、柯兩人都只有兩成多。失業的魯蛇最支持韓國瑜,其次是個性溫馨的賴清德,而對傲氣洋溢的中產明星柯文哲有最高度的違和感。

六、從上面的數據上看來,我們幾乎可以這樣說:在歷經嬰兒潮世代主導新自由主義下的全球化型塑的貧富懸殊現象,終於在向來階級意識模糊的台灣,第一次出現了不同階級集體尋找他們的政治認同的現象1

只是非常神奇的,勞工和中産階級認同的不是具備階級意識的政黨而是個別的民粹救星:中産階級認同柯文哲;底層的民眾認同韓國瑜,和韓國瑜共構成威力強大極了的民怨共同體。

韓國瑜在基層白領階級和柯文哲平分秋色,在勞工則一枝獨秀高達41.9%的支持,而賴、柯兩人都只有兩成多。失業的魯蛇最支持韓國瑜。(本報資料照)

然而,柯文哲是中産階級世家,獲得中產階級認同屬於理所當然;只是相對於被全球化輾壓了20年的社會底層,一旦尋找他們的救星,找到的居然是既當過9年立委現在又是高雄市長,而他雖然曾經在政治上「失業」10多年,卻仍然是貴族學校的創辦人,可以送三個子女到國外留學,在中南部根本是富豪級的人生勝利一族。韓國瑜的生活樣態和底層民眾完全處在兩個不相交會的世界中,彼此之間為什麼會結合成民怨共同體,而這一個奇特民怨共同體真的就結構得那麼堅實,以致於像歷次各家民調顯示的那麼牢不可破,而韓國瑜真的就是底層苦人的救星嗎?

這是當前一連串必須進一步探討的嚴肅課題。

註:

1. 更早的勞工階級覺醒應該在1990年前後由廠商出走關廠掀起的,但是由於全球化進一步的碾壓,勞工議價條件喪失殆盡,階級意識重歸模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