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藍、綠 · 蔡、韓,種匏仔生菜瓜

蔡英文已經堅決總統非要選下去不可,而韓國瑜也大有對總統選舉心動的客觀條件,甚至有了主觀心意了,只是,她們的自我認同和群眾對她們的定位間的巨大鴻溝和矛盾,恐怕是她們迴避不了的課題,這落差和矛盾,既存在總統和各不同屬性的民眾之間,還存在於總統本身和民進黨改革傾向的傳統政黨屬性之間。

林濁水

就在韓國瑜敲鑼打鼓到新加坡為農民打拚的時候,台灣民意調查基金金會公佈了可以令韓粉興奮得不得了的民意調查。韓國瑜選總統的支持度又上升了。但是這一份調查中也出現了很詭異的數據,以34.4%領先柯文哲的29.6%,並號稱最為農人拚命的韓國瑜只獲得26.8%農民的支持,居然遠遠落後於蔡英文的44.1%。從去年初開始,國民黨就借著天災和吳音寧及韓國瑜當議題,猛轟民進黨的農業政策,在2018年選舉中,民進黨農村選票強烈流失,甚至雲林居然大敗,高雄的敗,農民紛紛倒戈也是關鍵,不料選後才3個月,農民又集體地疏離了韓國瑜,速度之快、幅度之大,令人驚歎。

同樣詭異是,韓國瑜主張台灣經濟要進一步和中國整合,他主張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的中國觀光客進來。他這主張理當有利於台灣的服務業,但是他在基層白領中,支持度以36.2%比40.7%落後柯文哲,高階白領更以24.4%落後於柯文哲的43.6%,甚至比蔡英文的28.2%還少,真是古怪。

古怪的不只是這樣。韓國瑜的兩岸經濟整合,依過去20多年的軌跡是有利於企業主,這在民調上的表現是表現出來了,他在自營商和企業主中得到比較高的支持,以35.4%領先蔡英文和柯文哲;但是兩岸經貿整合的另一個必然效應是台灣製造業的空洞化,大大不利於製造業勞工,但他偏偏在這個領域得到了39.9%的支持,遠遠把柯文哲和蔡英文拋在後面。

從農民和勞工對他支持不支持的兩極化對比,呈現了他提出政策後居然出現了「種匏仔生菜瓜,種菜瓜生匏仔的怪象」。

在這一份民調中,發生政策訴求和民意反應上發生種匏仔生菜瓜現象的並不只在韓國瑜身上,在蔡總統身上居然也一樣。

從農民和勞工對他支持不支持的兩極化對比,呈現了韓國瑜提出政策後居然出現了「種匏仔生菜瓜,種菜瓜生匏仔的怪象」。(本報資料照)

總統不斷強調她為了世代正義,照顧年輕人,所以推動年金改革才引起民怨,以致於民調不高。

按照她這邏輯,那麼民怨應該來自於年老的、退休的,而強力的支持會來自於年輕人才合理,不料民調的數據是,退休的人支持她的高達45.5%,韓國瑜雖然出自於強烈維護退休公教退休福利的國民黨,但是在這族群中的支持度仍然落後了10.4%;65歲以上的又有高達45.8%支持蔡英文,支持度超過柯文哲和韓國瑜兩人加起來的總數;相反地,年輕人的支持度比柯文哲韓國瑜都低,這不完全又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種匏仔生菜瓜現象?

她還強調支持她就是支持改革。如果是這樣,她的支持群眾應該集中在年輕人和高學歷民眾以及學生身上,因為任何社會都一樣,這三個族群都是改革的最積極支持者,1相反的,低學歷的、年紀大的多半傾向保守,對改革懷有戒心。然而民調的數據是這樣的:她20~24歲支持度超低,只有9.5%,25~34也還是超低支持度只有22.8%,既遠不如柯文哲,甚至比韓國瑜都差;在大學學歷以上民眾方面也一樣,只有22.8%支持,大大落後於柯、韓兩人,至於學生23.9%只稍微多於韓國瑜,兩人加起來還沒有柯文哲的55.6%多;相反的,65歲以上和國中、國小以下的支持度她都超級高,分別是45.6%和40.3%,根本不是柯、韓國兩個人比得上的,至於另外,農民傾向保守,她們最支持總統,而中產階級,儘管往往是民粹主義的發源地,但是各國的改革運動同樣也由他們開始。白領多半自認為是中産階級,而如今,不管是高階或基層白領,蔡總統的支持度都大幅落後給柯文哲,兩人兩樣加起來的比例是42.0%比20.0%,相差一倍還多。

又是一個匏仔生菜瓜現象。

總統訴求改革,兩年多以來,農民、老年人、低學歷的傾向保守民眾群起而支持總統,相反的,高學歷、中產階級、年輕人、學生這些改革傾向的民眾大幅疏離於總統。實在夠怪。

匏仔和菜瓜現象在韓國瑜身上還有另一相當戲劇性的變化。

韓國瑜在選市長時大受改革傾向民眾支持,而保守傾向民眾則多數背離,例如依tvbs的調查,在去年11月,20~29歲民眾高達64%支持他,依美麗島島民調大學以上學歷50.0%支持,全大幅領先他的民進黨對手;而保守傾向的老年人和低學歷民眾都落後於對手,另外,中間選民韓國瑜也壓倒性勝出;但是現在依這一個新民調,他20~24歲民眾支持度腰斬到剩32.7%,25~34歲民眾更慘,剩下23.5%而和蔡英文平手,兩人加起來總和比柯文哲一個人還少。他大學以上學歷落後柯文哲,國中小學歷民眾則反過頭來大幅領先柯文哲。

換句話說,在當選市長時,勝出靠的是改革派民眾支持,但是未來如果要選總統,他將和蔡英文分食保守派民眾的大餅,至於多數改革派民眾則選擇站在她們兩人的對立面。蔡總統不斷說她因為推動改革所以「民眾跟不上」她的進步,但是如今的民意卻是多數改革派民眾認為她不夠改革而背離,反改革的多數保守民眾反而成為蔡粉的主要來源。

蔡總統不斷說她因為推動改革所以「民眾跟不上」她的進步,但是如今的民意卻是多數改革派民眾認為她不夠改革而背離,反改革的多數保守民眾反而成為蔡粉的主要來源。(本報資料照)

韓國瑜出身軍系深藍,選舉時因為講話嗆辣被改革派民眾誤認,如今保守、改革民眾各自歸隊,還給他老藍本色也是無可厚非;但是蔡英文呢?為什麼她的自我定位、自我認知和多數民眾相反?另外,韓國瑜縱使老藍的色調愈來愈明顯,而且中間選民愈來愈流失,但是總體支持度會反而上升?民調呈現出來的這些一重再一重的種匏仔生菜瓜現象真是詭異再詭異再再詭異,到了極點了。

這一切倒真是民意如流水的典型演出;只是民意之流也未免流得太怪異了。

現在蔡英文已經堅決總統非要選下去不可,而韓國瑜也大有對總統選舉心動的客觀條件,甚至有了主觀心意了,只是,她們的自我認同和群眾對她們的定位間的巨大鴻溝和矛盾,恐怕是她們迴避不了的課題,這落差和矛盾,既存在總統和各不同屬性的民眾之間,還存在於總統本身和民進黨改革傾向的傳統政黨屬性之間,很明顯的,這雙重的巨大落差就是總統民意支持度一直低迷的最關鍵因素。只是對這一個巨大鴻溝和矛盾現在可能選總統的她們甚至還毫無知覺。

註:

1. 只提學生、年輕人、高學歷,不提「中間選民」和中產階級,是因為前者對政治相對冷感,不會成為改革主力,多半只是改革的追隨者;後者,固常成改革主力但是也常常是右翼民粹主義的溫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