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大小川普意氣都風發,獨柯韓齊憔悴之(一)

3年多來,柯文哲勤於對國、對人、對事指指點點,經常和蔡總統唱反調,只是無論他做了多少值得肯定的事、提了多少正確的見解,他從一個人氣王,並且長期積極佈署了各式各樣,種種參選總統的期前事宜,如今卻聲望直直落,掉到必須放棄登記參選的處境,卻只歸咎於網路世界的極端效應和蔡總統意外撿到核子彈,然後變本加厲地動輒用比過去粗魯的措詞駡東駡西駡個不停,這樣做,於情雖然可以理解,但是於他的處境卻肯定只會愈來愈壞。

林濁水

2016年11月民粹領袖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柯文哲鄭重其事地說,「我老實講,從柯文哲、到杜特蒂、到川普,這有一個脈絡,要研究一下,這也是社會學上滿有趣的科學。」。

後來他更躊躇滿志地跟美國人講,素人當選出頭天,他還走在川普的前面。等到崇拜川普、杜特蒂的韓國瑜當選,柯文哲進一步解釋,兩人的當選都是極端政治的現象。年初他說,網路世界對台灣政治影響,最早是在2013年洪仲丘事件,當時25位網友透過臉路等網路號召25萬人上街頭,太陽花事件又號召50萬人上街頭,他與韓國瑜能影響台灣政治,網路是關鍵。

坦白說,柯文哲把自己擺進極端政治的光譜之中,見解很奇怪。因為一般來說,極端政治是個負面的詞,固然用來形容柯文哲欣賞的川普、杜特蒂,更用來形容法國大革命時羅伯斯比爾人等的行徑;何況從反中人士看來川普演出固然傑出;但是在正經的人士看來,川普極端得既沙文更粗魯實在不敢領教。如今且擱下對川普般的粗魯沙文右翼意識型態的好惡不論,先單就柯文哲說的極端政治和網路世界的關係來探討。

繼柯文哲而出的川普之後,民粹明星在全球各地崛起:

熱帶川普、左翼川普先後在巴西、墨西哥當上總統;西歐在反移民的風潮中,右翼民粹大興,義大利早已由民粹政黨執政,英國執政黨雖然是傳統保守黨,但是首相卻是「邪惡、小丑、種族主義和偏執狂」的,是「唐納·川普同義詞」的鮑里斯·強森;今年歐洲議會議員選舉,傳統左右兩大黨團第一次合計不再過半,法、英、義,民粹主義黨躍起成最大黨;至於東歐,民粹主義逐一攻陷波蘭、匈牙利、捷克,烏克蘭,直到土耳其,「迷你川普們正不斷壯大」⋯⋯。

《衛報》報導,放眼整個歐洲,已經有超過1.7億歐洲人生活在民粹政客的管理之下。不料在各地民粹主義氣焰持續上升時,台灣最耀眼的兩位民粹明星卻斯人憔悴。兩人在今年年初,選舉總統的民眾支持度高居全國第一、第二,卻一路崩塌,到現在,柯文哲已經跌到不得不放棄參選總統的計劃,韓國瑜雖然堅持選到底,卻令成群國民黨員立委候選人,避之唯恐不及,不肯搭檔。

柯文哲認為,他與韓國瑜能影響台灣政治,網路是關鍵。(本報資料照)

在柯粉猛掉,30天掉了13萬後,柯文哲感嘆極端政治就是這樣,政治版圖愈來愈不穩定,支持來得猛去得快。他說,我們要思考面對極端「氣候」,如何能建造穩固的社會。柯文哲把柯韓兩人的起和落都歸因於網路。

放眼國際,的確,充分受惠於網路,靠網路迅速形成瘋狂粉絲的並不只是是柯、韓,他們欣賞甚至崇拜的川普和杜特蒂也一樣。其中杜特蒂操控網路更是惡名遠播

但是善用網路而起的,更有早於柯文哲。那就是美國的歐巴馬。只是歐巴馬溫文儒雅,是自由派建制菁英,不只不屬於極端政治一員,而且還信誓旦旦要反對極端政治。歐巴馬之後,在網路世界精彩演出的是顏色革命而不是民粹政治明星:2010阿拉伯茉利花革命、2011佔領華爾街、2013台灣的白色街頭、太陽花⋯⋯在這些運動調性大逆轉,反建制反菁英色彩強烈,但是,另一方面也呈現了強烈的左翼的、進步的和去中心化的色彩;然後接在後面登場的,調性再變,由柯文哲開頭,右翼的、保守的,既訴諸大眾又凸出領袖個人英雄主義的大小川普們,彼此惺惺相惜地崛起,帶動反建制菁英的極端政治到處迅猛出台,同時備受底層社會崇拜

當今之世,極端政治崛起固然迅猛,但並不是政治力量只要迅速崛起,就屬於極端政治。法國「共和前進!」竄起之快,在人類史上空前絕後:籌備才一年,緊接著在總統選舉後才正式正名為黨,然後一個月,就在選舉中成為法國眾議會第一大黨。這一個黨標榜的是「中間立場」,強調是為了反制「極端政治」崛起而成立的政黨;相對的,經長期奮戰才茁壯的政治力量,如國民聯盟,他的前身民族陣線在1972年就成立,經過40多年長期奮戰,一直到2014年和2019年才兩次在法國歐洲議會選舉成為第一大黨,這個黨倒是貨真價實的極端政黨。

事實上,現代意義的極端政治淵遠流長,其崛起完全和網路無關,早在法國大革命時就出世,當時羅伯斯比爾實行恐怖統治,奉行殘暴理性主義,說明的是文明的人權主義和野蠻的極端主義正是啟蒙運動理性主義的雙生子女。

充分受惠於網路,靠網路迅速形成瘋狂粉絲的並不只是是柯、韓,他們欣賞甚至崇拜的川普和杜特蒂也一樣。其中杜特蒂操控網路更是惡名遠播。(AFP)

如今柯文哲把在人類歷史中不同時代背景下出現的網路力量和極端政治,送做了堆,實在蠻生硬;其實頂多可以這麼說:網路力量使極端政治更容易出頭,但是彼此從無因果關係。至於網路力量使極端政治容易出頭,關鍵在於社群媒體和行動載具迅速取代傳統媒體和傳統政黨,成為一般人接受訊息的主要管道,並在閱讀介面縮小到5吋的手機螢幕後,訊息的呈現既短又快,於是極端語言、強烈訴求當道,狂人領袖出頭。終於,網路上川普的嗆辣兇狠蔚然成為主流,歐巴馬的溫文儒雅反而只能聊備一格,變化雖然真神奇,脈絡卻也清楚。

另一方面,民粹的迅速沒落也和網路的盛行没有因果關聯,柯、韓固然被網路所黑而江河日下,但川普卻靠網路而愈戰愈勇,打得習近平手忙腳亂,美國庶民世界一片叫好,甚至形成肯定他政策的和支持彈劾他的民調同步升高的詭異現象。

柯為什麼崛起?他除了強調網絡因素之外,幾年來智商157的柯文哲已經寫了一本書又一本書地向大家細細傾訴其中緣由,大談他的優異領導才能和見解、政策;但是無論如何,他和韓國瑜同樣從極盛到民望大落,理當和他們的迅速崛起是同等份量的大事,必有同樣份量重大的理由,但是他到現在,指出的卻只是網路造成的,頂多加上因為香港反送中,蔡平白撿到槍甚至可能撿到原子彈,芒果乾賣到全國無敵而已。

是這麼單純?且簡單問柯一句,8月6日民眾黨一組成,柯鐵粉歌手謝和弦馬上哭哭啼啼地帶動驚人的粉專退讚,是當天蔡英文投出了什麼超級炸彈嗎?如果當天真的有什麼超級炸彈豈不是柯文哲自爆的?

柯文哲和韓國瑜同樣從極盛到民望大落,理當和他們的迅速崛起是同等份量的大事,必有同樣份量重大的理由,但是他到現在,指出的卻只是網路造成的。(本報資料照)

3年多來,柯文哲勤於對國、對人、對事指指點點,經常和蔡總統唱反調,非常湊巧的,其中有許多看法和我不約而同。只是無論他做了多少值得肯定的事、提了多少正確的見解,他從一個人氣王,並且長期積極佈署了各式各樣,種種參選總統的期前事宜,如今卻聲望直直落,掉到必須放棄登記參選的處境,卻只歸咎於網路世界的極端效應和蔡總統意外撿到核子彈,(頂多再加上他所謂的台灣政治文化不及格)然後變本加厲地動輒用比過去粗魯的措詞駡東駡西駡個不停,這樣做,於情雖然可以理解,但是於他的處境卻肯定只會愈來愈壞。

對於自己支持度崩跌,他迄今的反應很令人惋惜。最近他說台灣社會討厭藍、討厭綠,那(第三黨)空間是有的。且兩大黨表現不好、表現太爛,才會出現這個局面,表現好,早就移到一邊去了。

這話說得沒有錯,只是空間既然有,兩大黨之外,政黨也好幾個,那麼為什麼兩黨還是那麼大,其他的黨還是那麼小?這不是民眾黨和時代力量一樣,都辜負了民眾已經空下來要提供給他們的空間?尤其為什麼舉世民粹明星繼續崛起,逐步進佔傳統兩大黨被迫空出來的空間,而柯韓卻斯人憔悴,任令民眾提供給他們的空間荒廢,理由必在柯文哲説的之外,這是我們非得深入探討不可的。

註:

1. 儘管杜特蒂上台後翻臉一變,嚴厲管制網路傳播。

2. 其中柯文哲是唯一被底層苦人拒絕的異類。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