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日本橄欖球的世界盃進擊

此屆世界盃橄欖球賽事使日本晉升世界橄欖球強國的地位可以確立,然而,橄欖球在日本相對上屬較為冷門的運動,全球主要的橄欖球會,多數集中在紐西蘭、愛爾蘭、南非、蘇格蘭、英格蘭、法國、威爾斯、澳大利亞等國,日本的橄欖球的崛起之路,依賴的是制度建立、策略正確與長期推動,對於近年致力於推動運動賽事專業化的台灣而言,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

王文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

日本橄欖球的世界盃之路

九月起,在全日本12座球場與城市同步舉行的世界盃橄欖球賽盛大進行,自開幕以來,全球橄欖球迷蜂擁至日本各大賽場,同時也帶動了日本本地的觀賽熱潮,受到球迷進場的鼓舞,日本代表隊自開賽以來連戰皆捷,竟然連敗愛爾蘭及蘇格蘭等「國際橄欖球總會」(International Rugby Board, IRB)第一輪強隊(包括紐西蘭、南非、澳大利亞、英格蘭、愛爾蘭、威爾斯、法國、阿根廷、蘇格蘭、義大利),創下歷史紀錄以分組A第一名的位置晉級八強賽。面對南非的賽事中,日本隊力抗半場,最後才因實力差距落敗;日本此次在世界杯橄欖球賽的佳績並不造成日本在世界橄欖球聯盟的排名晉升,而本次賽事展現的客觀數據,也絕對足以與愛爾蘭、蘇格蘭、阿根廷、義大利、法國等國匹敵,日本橄欖球近年耕耘有成應是中允的評估。

日本雖然長期稱霸亞洲橄壇,但實力距離世界橄欖壇頂尖的紐西蘭、南非、澳洲以及歐洲六國—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愛爾蘭、法國、義大利等國一直都有相當差距。自1991-2015年之間的7屆賽事中,日本僅有在1991年曾有擊敗辛巴威的紀錄,在1995的第三屆世界杯橄球賽,日本還遭到17比145的大比分落敗,在Youtube上仍然可以看見當年慘敗的錄影,多少令人浮現一種印象:「橄欖球不是亞洲人的運動呀」。

自此以後,日本也沒有突破「亞洲王」的命運,在世界盃中並沒有明顯突破。在本屆賽事的小組賽中,日本自開賽以來士氣如虹,開幕戰以30:10擊敗俄羅斯、隨後大爆冷門以19比12擊敗勁敵愛爾蘭,震驚了世界橄欖球界,隨後又擊敗實力強勁的蘇格蘭,在小組賽中4戰全勝,創隊史首度晉級8強的紀錄。

此屆賽事使得日本晉升世界橄欖球強國的地位可以確立,然而,橄欖球在日本相對上亦屬較為冷門的運動,全球主要的橄欖球會,多數集中在紐西蘭、愛爾蘭、南非、蘇格蘭、英格蘭、法國、威爾斯、澳大利亞等國,日本的橄欖球的崛起之路,依賴的是制度建立、策略正確與長期推動,對於近年致力於推動運動賽事專業化的台灣而言,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

日本在本屆世界盃橄欖球賽創下歷史紀錄,以分組A第一名的位置晉級八強賽。面對南非的賽事中,日本隊力抗半場,最後才因實力差距落敗。(REUTERS)

打不倒的勇者:橄欖球後進國的故事

在台灣的媒體上,橄欖球是一項被完全忽視的運動,這使得世界盃橄欖球賽第一次在亞洲舉行,在台灣也缺乏相對應的討論。來自於2009年南非傳記電影—《打不倒的勇者》(Invictus),這部拜克林伊斯威特執導之賜,找來了摩根費里曼擔綱演出南非具有傳奇色彩的民主英雄曼德拉,由麥特戴蒙演出南非跳羚隊的隊長,使得這部以描述1995年橄欖球世界盃如何形塑南非人民國家認同的運動傳記片,獲得亞洲電影市場的成功。然而,這部運動傳記片並沒有激起多少亞洲的橄欖球熱情,強烈的文化隔閡與亞洲在橄欖球上的弱勢,多少也侷限了亞洲觀眾在觀賞橄欖球上的共鳴。但在電影上映的2009年,做為橄欖球後進國的日本,已經開始改革,並且在2015年於英國舉行的小組賽中爆出史上最大冷門以34比32擊敗世界排名第二的南非,被號為「布萊頓奇蹟」!這使得理解日本橄欖球的發展歷程甚有必要。

在1866年開始引入日本橄欖球起源是在日外國人之間的比賽。1874年開始有英國水手在橫濱比賽的紀錄,到了1899年,日本才開始有慶應義塾大學的學生參與比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橄欖球運動再啟,該時主要由大學與企業體系支持,雖然在亞洲層級的賽事表現良好,並且也在偶爾來訪的外隊對戰上偶有佳作,但在真正具有競爭性的世界杯中,並沒有取得值得稱道的勝利。

2009年南非傳記電影《打不倒的勇者》,找來了摩根費里曼擔綱演出南非民主英雄曼德拉,由麥特戴蒙演出南非跳羚隊的隊長,使得這部以描述1995年橄欖球世界盃如何形塑南非人民國家認同的運動傳記片,獲得亞洲電影市場的成功。(圖:網路)

此一時期,擔任早稻田大學橄欖球蹴球部(早稲田大学ラグビー蹴球部、Waseda University Rugby Football Club)監督的大西鐵之祐,自1950年以後,連續擔任五季監督,奠定了早大在日本橄欖球界的地位。1966年起大西擔任日本代表隊的監督,開始大量引領入紐西蘭、英格蘭等地的橄欖球訓練與作戰理論,進行日本橄欖球的改革,將日本橄欖球進行現代化的改革,提出「接近‧展開‧連續」戰術來發揮日本人在橄欖球戰術與訓練上的定位與優勢,與西方橄球強權的訓練接軌。之後大西成為早大的校長,於1982年率領早大橄球隊訪問英國與法國,擊敗劍橋大學,成為日本史上第一次大學隊贏得英國大學球隊對戰的紀錄。大西將橄欖球提升為早稻田大學精神的象徵,培養出強烈的大學向心力,使橄欖球不只是一項運動,而是匯聚大學精神的象徵。在這段時間,日本的大學橄欖球人材備出,同志社、明治、慶應義墊等大學隊相繼興起,在一些面對澳洲、紐西蘭、英格蘭的海外測試賽、訪問賽中開始獲得勝利。在亞洲地區,日本也開始與香港及韓國成為三強鼎立之勢。

截至此一時期,日本最亮眼的表現,是在小組賽中偶見佳作。在1995年界盃還遭到紐西蘭狂得145分的大敗(史稱「布隆泉的惡夢」(ブルームフォンテーンの悪夢)。在進入新世紀以後,日本代表隊訪問比賽的情形甚至每況愈下,遇到蘇格蘭或威爾斯等國際橄欖球總會的8大強國,竟有兩次失分近百的潰敗,這種惡況在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如同惡夢般一再出現,在世界盃中贏得第二勝的夢想似乎遙不可及。危機就是轉機,日本協會也感受到原有以委員長‧監督組成的球隊營運體系到了極限,2005年以後,仿效歐洲體系,轉為總管‧總教練模式(GM-Head Coach)。與此同時,日本在2003-2004開始的頂級尖聯賽(Top League)開打,共有16支球隊;此同時,各種層級的橄欖球聯盟及俱樂部亦逐漸擴張。

擔任早稻田大學橄欖球蹴球部監督的大西鐵之祐(中),自1950年以後,連續擔任五季監督,奠定了早大在日本橄欖球界的地位。(圖:網路)

在新體制之下,日本開始聘任外國人擔任總教練,日本橄欖球隊的訓練走向國際化,而在2007年起,Sir John James Patric Kirwan也開始擔任日本國家隊的總教練,開啟了所謂JK Japan時代。在這段時期,日本開始展現競爭力,在IRB主辦的太平洋國家杯,日本擊敗了蕯摩亞、東加,同年在俄羅斯的熱身賽也獲得75-3的比數大比分獲勝。在此一時期日本在國際賽上面對法國、義大利等強國已可勉序抗衡,但在2011年的世界杯中,仍然無法達到取得第二勝的目標,因此JK總教練在比賽結束後也予以辭退。

在這段期間中,在日本球隊中也出現愈來愈多的「外國面孔」。這是因為英系為主的IRB對球員歸化原則的特殊規定,因此選擇成為「日本球員」的紐西蘭及東加球員也愈來愈多。根據IRB的規定,只要球員在某國連續居住36個月或總共10年,或是父母及祖父母是該國國民,就可以為該國代表出賽。此一歸化原則也有但書,就是一旦代表某一國家出賽,就不可以再成為其他國家的代表。依此規定,現今日本代表隊中的40名隊員中,計有14名外國球員依此歸化或取得日本國籍,包括隊長Michael Reach在內。依此原則,許多南太洋的橄欖球強國的球員,為了爭取更多機會,在高中就前往日本就學並在之後成為日本球員的案例愈來愈多,這使得日本橄欖球運動的球員來源遠較其他運動多元化,而這亦是未來國際體壇的重要潮流之一。

因為英系為主的IRB對球員歸化原則的特殊規定,因此選擇成為「日本球員」的紐西蘭及東加球員也愈來愈多。根據IRB的規定,只要球員在某國連續居住36個月或總共10年,或是父母及祖父母是該國國民,就可以為該國代表出賽。(REUTERS)

接任的Eddie Jones總教練利用日本啟用外國人教練與歸化外國球員已獲得的成效,2011-14年之間取得IRB第二輪隊伍中的領先地位;此一期間與義大利、加拿大、烏拉圭、美國、羅馬尼亞、喬治亞的交流測試比賽多數得到勝利,到了2014年日本的世界排名已晉升至第10,展現日本逐漸上升的實力。2015年的世界盃小組賽中,日本持續的國際征戰經驗終於獲得回報,不但在爆冷門的擊敗世界排名第二的南非,創造「布列頓的奇蹟」,同時也在小組賽中擊敗薩摩亞、美國,最後在比分之下輸給南非及蘇格蘭而未晉級,創造同屆世界杯賽事獲得3場勝利的史上佳蹟,被譽為該屆「最強的失敗者」。

接任Jones擔任總教練的是來自紐西蘭的Jamie Joseph教練,為了要強化日本競爭力,Jamie Japan的戰略特別強調力量與空間創造的重要性,引入的高技術性的踢球戰術(キッキングラグビー, Kicking Rugby)以創造空間,並且強調破壞對手進攻隊形的重要性。這些戰術後來在此次世界盃對抗愛爾蘭與蘇格蘭的比賽中都獲得成效。

運動、戲劇與地方

自從東京取得2020奧運舉辦權以後,日本政府對於各式運動賽事的支持轉趨積極,各式運動協會亦獲得較高的挹注,全國宛如依序進入東京奧運開始前的「備戰狀態」,而這次的橄欖球世界盃,或許也可以看成一次「操兵」之舉。為了要向民眾推廣橄欖球運動,日本大眾文化上具有兩點可以注意的地方:

第一、自今夏開始,當紅作家池井戸潤的小說《No-Side Game》(ノーサイド・ゲーム)由TBS製播,由大泉洋、上川隆野、松隆子等主演,描述一位經營戰略室次被貶為自動車公司的企業橄欖球隊主管,透過一再的溝通、衝突與認同,採用企業的管理方法與科學化的訓練,不但將墊底的企業球隊打造成爭冠勁旅,並帶動了日本橄欖球聯盟的改革。這種熱血的劇情並不少見,但一般民眾恐怕也很難預期緊接著節目之後的世界盃,日本會給世界帶來的大驚奇。

當紅作家池井戸潤的小說《No-Side Game》由大泉洋、上川隆野、松隆子等主演,描述一位經營戰略室次被貶為自動車公司的企業橄欖球隊主管,採用企業的管理方法與科學化的訓練,不但將墊底的企業球隊打造成爭冠勁旅,並帶動了日本橄欖球聯盟的改革。(圖:網路)

其次,面對來自全球各地的球迷,對於日本以新幹線為主的城市間移動,地方交通的運輸,運動賽場的國際接待,日本社會對於外國運動粉絲的接待,都是非常好的壓力測試。這次在這次的橄欖球世界盃賽事中,不少位於非東京的場地自小組賽開始就依序排除了各種場地、交通、場館的障礙,像主辦日本對愛爾蘭比賽的靜岡袋井市的小笠山的綜合運動公園體育場,原本是日本職業足球J-League喜悅磐田(ジュビロ磐田)的比賽球場,位於JR東海道本線的愛野站平常並沒有多少旅客,要如何處理突然湧入的數萬球迷就是一大挑戰。從結果看來,日本地方受惠於西方媒體大篇幅放送下,不但創造大量的媒體曝光,也因為國際賽事而帶動地方旅遊市場,可謂雙贏的案例。

橄欖球運動的古典結束用語是No Side,體現橄欖球運動場上兄弟不分勝負的高貴情操,儘管運動難以避免競技的成分,但從日本推動橄欖球的階段性成就,或許更可以讓人玩味當前運動賽事所具有的多面向意涵與超越性的效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