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球春到來:沖繩春訓見學隨筆

在春訓中,日本火腿隊除了當紅炸子雞吉田以外,另一個觀注焦點是大阪桐蔭的王牌投手柿木蓮,這兩位同期入團的明星球員被暱稱為「柿吉拍檔」。「今天也關係良好的柿吉拍檔」成為日刊每天發在社交媒體發圖的標題。這種由賽事建立的對立,在球迷文化中建立(柿吉,不可逆)的粉絲連結,在媒體的塑造下,受到更多的關注,形成一種「不僅關係良好,卻也是競爭對手」的夥伴關係。

江小春/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社會學博士,腐粉文化研究者

對日本棒球迷來說,二月,是賽季結束,經歷數個月的沉寂後,開始活絡甦醒的一個月。為了迎接三月底開始的賽季,二月一開始,每個球隊都不約而同地啟動春季訓練營,為接下來的OP戰和賽季的公式戰打好基礎。而二月的沖繩,就像是在辦祭典般的熱鬧。日本職業棒球隊共有十二隊,其中就有九隊,一齊在沖繩展開長達一個月的棒球祭典-日本職業棒球團的春訓營。只是,今年號稱是平成最後的春訓,沖繩吸引了較往年更多的球迷,比往年都來得熱鬧,因為今年日本職業棒球進來了幾個紅翻天的黃金新人。先不論那位連召開記者會宣告投身職業棒球,本來只有秋田地方台打算全程直播,結果最後連首都圈的電視台都跟進直播的吉田輝星。跟吉田一樣受到關注,大阪桐蔭出身,中日隊第一順位入團的根尾昂,讓中日春訓所在地讀古村,平日湧進大約500人,假日則有多達1200人前來。至於同樣大阪桐蔭出身,加入千葉羅德海洋隊的藤原恭大,則讓千葉羅德海洋隊在春訓期間多了許多新聞版面,許多球迷都開心地說今年春訓期間羅德海洋隊非常有「存在感」。

(圖:摘自NPB http://npb.jp/camp/2019/)

筆者為了成為一個做好做滿追「星」族,今年二月中旬也特意從東京飛到沖繩。儘管近年跨國職棒春訓在台灣亦逐漸形成熱潮,甚至出現春訓經濟的呼聲,但是相對於近鄰發展成熟的日本,沖繩作為春訓基地的熱潮,頗多台灣足以借鑒之處。本文為筆者作為一個「追星族」,由粉絲觀點直擊沖繩本島北端的國頭村與日本職棒球星近距離接觸的田野筆記。

黃金新人吉田輝星

吉田選手在去年八月引燃的「吉田熱」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舒緩。。圖為去年U18亞青預賽上場的吉田輝星,(本報資料照)

日本火腿隊二軍的春訓營所在地-國頭村,位在離那霸100多公里遠(計程車直走高速公路也要花一個半小時),是一個人口僅4750人的北部(偏鄉)村落。從那霸空港來國頭村,如果不是自駕,又想省錢,就必須搭高速巴士到名護(大概要花1小時40分鐘左右)後,再轉搭一個多小時的公車才會到達。這個方圓兩三公里內沒有便利商店的小村落,卻在日本火腿隊開營首日,來了32家媒體共82名記者,以及200多名球迷。這個陣仗,大大超越去年清宮選手在的景況。而記者和多數球迷,說是衝著秋田金農出身的吉田輝星而來全不為過。打去年11月底開始,全日空和日航就頻頻打廣告,宣布春訓期間將開闢秋田直飛沖繩的旅行團。就是衝著吉田的人氣而來。我也真的碰到幾位白髮蒼蒼,一看就不是資深棒球迷的老太太(因為沒有裝備),面對穿著一樣的制服在一兩百公尺遠的地方練接球的選手們,低聲詢問:「那裡面有吉田嗎?我們是從秋田來幫他加油打氣的。」

吉田選手在去年八月引燃的「吉田熱」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舒緩。一月新人合同練習時,二軍根據地鎌谷球場每天都擠滿人。本以為春訓營離日本本島這麼遠,人應該會少一些。會這麼想的我真的好傻好天真。我住的旅館,走兩步就會遇到穿球衣、背火腿隊的包包、拿著加油棒等各種裝備的粉絲。在訓練場,吉田選手所到之處就是人團。一月新人合同練習時因為管制比較嚴,球迷和選手之間的距離很遠,但在國頭村這個球場區裡,如果你突然看到某處揚起萬丈塵埃,轟隆隆彷彿千軍萬馬奔騰而來,不要懷疑,那一定是吉田選手正在移動中。只有他,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滿滿隨侍在側。正因為這股熱潮,國頭村長在吉田選手確定加入日本火腿隊後,特別在牛棚外設置一座三層的簡易看台,方便球迷安適地欣賞吉田選手投球的英姿。不只國頭村村長,媒體(GAORA)也為了照顧無法直奔現場的吉田粉,史無前例地實況二軍的訓練情況。

只有吉田輝星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滿滿隨侍在側。(圖:作者提供)

柿吉拍檔

在春訓中,日本火腿隊除了當紅炸子雞吉田以外,另一個觀注焦點是大阪桐蔭的王牌投手柿木蓮,這兩位同期入團的明星球員被暱稱為「柿吉拍檔」。在去年甲子園棒球決戰結束後兩隊敬完禮後,優勝的大阪桐蔭選手一一過來跟當時哭成淚人兒的吉田輝星握手擁抱,展現出英雄惜英雄的感慨;在觀注甲子園的球迷中,大阪桐蔭的王牌投手柿木蓮和吉田選手握手擁抱的相片在社群媒體上被球迷瘋傳,展現在競技場上的兄弟情誼。之後兩人同時被選上日本青棒代表隊,並在亞青杯比賽期間成為好友。令人意外的是去年十月底的選秀會中,兩人在命運的安排下,分別以第一順位和第五順位被日本火腿隊網羅,球迷稱之為「栗山魔術」,自此兩位同梯就成為球迷觀注焦點。

11月底新人發表會當天晚上,就傳出在吉田的「慫恿」下,兩人在晚餐後溜出去路跑的消息。一月搬進二軍位在千葉鎌谷的宿舍「勇翔寮」,兩人的寢室亦僅一房之隔;新人合同練習時,兩人常常都是同進同出、一起慢跑熱身、一起體能訓練和傳接球。這次春訓營,兩人更被安排住在同一個寢室,外加前輩一名,每天都相偕從旅館步行到球場,然後進行同樣的訓練課程、同個時間進牛棚練投,晚上則一起到旅館的大澡堂泡澡,或一起玩電玩(2017年第三順位入團的前輩,田中瑛斗選手,在春訓期間曾在IG的「故事」上發表一小段吉田和柿木玩棒球類電玩的影片。雖然「故事」在IG上只有一天的時效,不過當時的影片曾被柿吉粉擷取轉發到其他的SNS上,或許可以在推特上看得到)。如果當天有進牛棚練投,晚上兩人會一起看教練錄製的影片,相互討論彼此吐槽。

「今天也關係良好的柿吉拍檔」竟成為日刊每天發在社交媒體發圖的標題。這種由賽事建立的對立,在球迷文化中建立(柿吉,不可逆)的粉絲連結,在媒體的塑造下,受到更多的關注,形成一種「不僅關係良好,卻也是競爭對手」的夥伴關係。

吉田與柿木在U18的可愛互動。(圖:取自推特)

由賽事建立的對立,在球迷文化中建立的粉絲連結,在媒體的塑造下,受到更多的關注,形成一種「不僅關係良好,卻也是競爭對手」的夥伴關係。(圖:作者提供)

甲子園決勝再現的紅白戰

在球迷文化中,曾經期待甲子園慘敗給大阪桐蔭的金足農,日後可以由吉田與柿木在職棒球場上的對決來重現。但在之後的國體賽因為颱風攪局導致準決賽和決賽取消而告吹。這個復仇劇碼似乎因為柿木和吉田同隊而消失,未料在春訓之中,火腿隊的栗山總教練特別將兩位選手作為內部訓練球隊主投,幫助球迷實現柿木與吉田選手對決的願望。

2月14日,栗山總教練宣布16日一、二軍合同的紅白戰,由柿木和吉田分別擔任紅、白隊的先發投手。紅白戰算是日本傳統的對抗賽模式,相傳始於日本平安時期後白河法皇的王子以仁王舉兵對抗平清盛的的源平合戰(約莫在1180~1185年間),後來只要是兩隊的對抗模式,多數會以紅白戰稱之,譬如大家最耳熟能詳的紅白戰應該是每年最後一天日本NHK晚間播出的「紅白歌合戰」。消息一出,不僅柿吉粉差一點因為太高興而炸裂,媒體也紛以「夏季甲子園決勝再現」期待著這次的紅白戰。吉田這邊宣告:「那時候(去年八月和大阪桐蔭對戰時)早就精疲力竭,這次會好好地抑制。」柿木這邊也沒有在怕地放話:「絕對不會輸。」柿吉組面對媒體時,都十足賣力彼此叫陣。

只是,沖繩二月的天氣並不穩,要風要雨要陽光普照全得看老天爺臉色。

2月16日當天,一早天氣還算不錯。不過快十點時,開始烏雲密布。真的如栗山總教練所說,當天沒什麼好擔心的,唯一要擔心的是天氣。 近中午時分,全體球員換上藍白球衣,致詞獻花拍大合照。12點,紅隊隊員換上黑色練習服,兩隊開始熱身。1點一到,由國頭村當地的小鬥士投手開球後,比賽正式開始。

紅隊先攻。(圖:作者提供)

國頭村的球場,看台就這麼點大(相片拍攝時間是上午9:46,距開賽還有將近三個小時)。中午時分,不只一般觀眾席擠得水泄不通,連本壘後方的球團相關人和媒體區,也坐滿了人。根據站在我後方的男士頻頻驚呼的表現來看,記者席似乎來了許多日本職棒大前輩和有名的球評家。(圖:作者提供)

吉田一上場,觀眾即報以熱烈的掌聲。紅隊一棒西川遙輝,兩好球後擊出二壘前滾地球刺殺出局。二棒大田泰示在一好一壞後,見吉田投出感覺速度不是很快的直球後,沒有多想就這麼棒子一揮。只聽見觀眾席「欸~」了好大一聲,吉田職棒生涯就這樣被敲了一支全壘打,失一分。

栗山總教練刻意的安排下,甲子園的決勝再現,這次紅白戰也安排了選秀順位第一前後任的對決,由2017順位第一的清宮幸太郎對決2018順位第一的吉田輝星。雖然剛剛的直球被打出全壘打,吉田強仍然保持心理穩定,清宮一上來馬上直球伺候。清宮雖然打到球,不過就跟西川一樣,拿個二壘前滾地球被刺殺出局。眼見解決了兩個,應該就順順地三人出局了吧!誰料,吉田卻連續給了四棒暱稱飯糰的橫尾俊建以及五棒的渡邊諒四壞球保送,兩人出局分佔一二壘。然後,在六棒鶴岡慎也上場一好球後,突然來個暴投,一二壘的飯糰和渡邊當然部會客氣,馬上攻佔二、三壘。看台上的觀眾看得心臟都要停了。只見這個快害人暴斃的當事人不急不緩,在兩好兩壞之後,用外角偏低直球,拿下職業生涯第一個三振。三人出局,結束第一局上半。

國頭村的球場,看台就這麼點大(相片拍攝時間是上午9:46,距開賽還有將近三個小時)。中午時分,不只一般觀眾席擠得水泄不通,連本壘後方的球團相關人和媒體區,也坐滿了人。根據站在我後方的男士頻頻驚呼的表現來看,記者席似乎來了許多日本職棒大前輩和有名的球評家。(圖:作者提供)

一局下半白隊進攻,先發則是甲子園的優勝投手柿木蓮。柿木仍然表現穩定。速速地三上三下,雖然沒有拿到三振,但也沒有失分。夏季甲子園的第二次決勝在老天的幫忙下順利結束。吉田雖然失分,但在被擊出全壘打後仍能強氣和打者直球對決的膽量,以及最後三振對手的氣勢,不管是球隊的教練群,還是觀賽的球評、職棒前輩們,都給予高度的評價。而沒有失分的柿木更是贏得球團教練群的一致讚揚。

吉田輝星。(圖:作者提供)

這次紅白戰,新人投手四名,除順位三的生田目翼,因手臂有不適沒上場外,福田俊也在第五局上半上場,跟柿木選手一樣,安定地讓打者三上三下。雖然沒有拿三振,卻也沒有失分。

除了柿木和福田穩定的表現外,日本火腿隊首次的育成球員海老原一佳,三次上場打擊共擊出兩支安打,表現相當搶眼。其亮眼的表現,也為他贏得第二天和阪神的友誼賽的出賽機會,是這屆新人裡最快在一軍場合出賽的成員。 更值得高興的是,從台灣職棒轉隊到日本火腿隊的「大王」王柏融,表現也是可圈可點。擔任白隊先發三棒的大王,第一局雖然擊出滾地球被刺殺,第四局則紮紮實實地敲出一支一分全壘打,除了為白隊增添一分,也為自己保持住每場比賽都有擊出安打的紀錄。 季賽再見 在老天爺的幫忙下,2月16日的紅白戰順利舉行,第一次看到生吉田在投手丘上投球。17日當然要善盡粉絲職責,去營訓場追星。

跟在各球隊的根據地很不同的是,春訓期間選手們住的是訓練場附近的旅館,不少住宿旅館因為離訓練場很近,選手們常常會三三兩兩徒步從旅館走去訓練場。像筆者16日那天走去訓練場時,就有兩名選手走在我前頭,與球迷毫無距離;而17日這天,走在我前頭的則是之前提到的背號46的田中瑛斗選手。從旅館到訓練場的路上,會有不少球迷停佇在球員們行經的路上,只要有球員,就會大聲地跟球員們打招呼加油打氣,或遞送慰問品(譬如運動飲料或者水)或者禮物,而球員們通常也會微笑點頭回應,這種追星體驗,決非季賽可以享有。因此,每日九點過後,球迷就會悉數湧進訓練場。有經驗的球迷甚至會先去布告欄查看當天球隊貼出的訓練表,以明瞭每個球員的訓練課程。也因為每個球員幾時會進行什麼訓練一清二楚,所以追星球迷也按表操課,追著球星跑。

當天下午三點多,選手們的練習結束,正要回宿舍的柿木選手被眼尖的球迷發現,只好在停車場外的泥土路上,辦起即席簽名會。另有一群人則堅定地守在休息室門外。我東看西瞧,沒看到吉田的身影。正打算放棄之際,警衛人員突然要大家排成一列。雖然沒多做說明,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從包包裡掏出簽名板、印著18和姓氏的球衣、簽名球等物品。原只是過來探看究竟的我,就這樣陰錯陽差卡了個好位子!

做為腦粉的我 ,那顆從一月中旬就一直等著吉田簽名的「2019 ROOKIE Year」紀念球,終於讓吉田在上面落筆簽名,順道也攜回紀念品販賣區上秒殺的吉田球衣。一趟沖繩春訓行,見著了季賽不容易接觸的「野生吉田」投球英姿,拿到吉田的親筆簽名,還到本州買不到的秒殺球衣,完全不虛此行。望著美麗的國頭村無敵海景,眾粉絲對於回到鎌谷二軍諸君充滿期待,滿意而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