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偶然言中》「四中全會」決定,透露中美貿易戰將會持續到 2020美國總統大選

習近平宣布在十月份召開四中全會一是黨章所需,二是權威所繫,然而從全會議題的選擇可見習近平對於美中貿易戰落幕並不樂觀,本文將依序回答:為何習近平在此時召開全會、本屆全會議題如何透露出中共對美中貿易戰前景感到悲觀,而中共又是在什麼時候走向悲觀的。

宋文笛

2019年8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終於決定,將在10月於北京召開四中全會,議題聚焦於「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此前出於忌諱川普變數,中共已將原本去年底就應該召開的四中全會日程延後至今。現在宣佈將召開全會的消息,代表中共判斷等待不再有意義,也就是習近平認為在美國2020總統大選之前,中美貿易戰不容易有明確改善,中共決定停止被動,回歸「以我為主」基調。

2018年二月份,中共召開中共建政以來最早的三中全會,比起歷屆形成的在十月前後才召開三中的慣例,提前了大半年。當時各國的中國專家因而議論,會議提前是否代表習近平在準備修憲廢除國家主席連任限制時遇到黨內阻力?是否習近平權勢不穩,才需要連續召開兩場全會?是否因為一場會議擺不平,只好開兩場?

去年三月初,筆者當時發佈拙文〈這一屆中共三中全會為什麼「提前召開」?〉,判斷習近平權勢十分穩固,並非如一般外界所說的三中全會「提前」或著「搞不定」。事後證明無誤,在修憲之後,以散播習近平思想為主題的「學習」宣傳只有愈加深化。舉例來說,2018年10月,《湖南衛視》開始播放名為「新時代學習大會」的節目;2019年1月,「學習強國」手機 app出爐,成為高校教師和公務人員必須打卡的差事。2019年8月25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文章〈人民領袖愛人民〉,以原本只專屬毛澤東一人的人民領袖稱號,加冕習近平。

8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終於決定,將在10月於北京召開四中全會,議題聚焦於「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圖:新華社)

筆者於去年初的判斷除了對於習的權力基礎的認識外,更多是出於對歷屆全會慣例的瞭解。議題方面,歷屆三中全會的焦點有二:一是總體經濟規劃,二是黨政關係改革。舉例來說:

一、劃時代的十一屆三中(1978)開啟社會主義(經濟)現代化建設,停止使用「以階級鬥爭為綱」,並且否定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必要。

二、十二屆三中(1984)決議發展「社會主義商品經濟」,替代傳統指令經濟體制的「計畫為主,市場為輔」說法,也奠定了「國退民進」的政府-社會關係方向。

三、最近一屆的十八屆三中(2013),在經濟上決議授權「混合所有制改革」,改變了國有企業產權格局,在黨政治理上則通過決定設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以及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

而去年三月份召開的三中,卻和這些議題無關。可想而知,去年的十九屆三中其實並不是一般意義的三中全會,只是額外「加開」一場全會,為了修改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問題取得充分的政治授權。所以若無意外,去年底應該會召開真正的三中全會(雖然在本屆名為四中),處理平常三中處理的議題,即總體經濟和黨政關係。

實際上,上週公布將要召開的四中的主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便是傳統三中涉及的國家體制議題,基本證實筆者猜測。

去年的十九屆三中其實並不是一般意義的三中全會,只是額外「加開」一場全會,為了修改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問題取得充分的政治授權。(圖:網路)

美中貿易戰導致四中拖延至今

然而,總體經濟和黨政關係兩大議題,這次好像只提後者而不太提前者?怎麼解釋?答案是中美貿易戰。

去年初拙文的不足在於,在一年半前,筆者並沒有預見到川普將會在中共完成修憲之後數周便發動中美貿易戰。

正常情況下本屆四中是應該談及總體經濟,卻面臨愛回答「我讓你猜」 (“I’ll keep you in suspense”),以不可預測和多變自豪的川普,中共卻不敢在中美貿易戰尚未穩定的局勢下召開四中。不然,要是剛定下經濟改革大政方針,隔日醒來一滑手機,卻發現晴天霹靂,川普凌晨又在推特上發布新一輪對華制裁,導致中共剛剛公告世人的大政方針又得修改,中共領導層豈不是會顏面盡失?事涉國家大政,民主政體的川普固然可以推特治國,將一切視同兒戲,但是舉國體制的中共卻必須「君無戲言」,要是朝令夕改,損傷政府威信,嚴重時或將會動搖中共統治基礎。

所以在此充滿不確定性的時刻,經濟方針暫且不適合以白紙黑字的全會公報的形式公告世人。因此雖然中共原本去年秋季便應該召開四中全會,卻不得不將會議延後,等待牽一髮動全身的貿易戰大局明朗化再說。

本屆四中應該定調的經濟方針,最後以比較彈性的政治局會議決議方式部分完成。回溯舊聞可知,2018年10月31日,習近平主持以「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當前經濟工作」為主題的政治局會議,會議強調「兩個毫不動搖」,要「促進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研究解決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發展中遇到的困難」。會議前後習近平舉行經濟改革開放意涵的「二次南巡」,除了再次強調自主創新,並且提出要「積極有效利用外資」,鮮見的放寬中外合資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

全會慣例是治世象徵,挑能談的議題談

依照中共黨章,每年應該召開至少一次全會,除非是如同文革時期等非常態的板蕩年代。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去年二月剛剛完成修憲,正準備長期執政,若是連續兩次都沒能按例開會,豈不等於承認當今是亂世?而主政於亂世的,又豈能是明君?因此,今年雖然中美貿易戰的不確定性依然存在,卻不得不召開全會。

既然要召開,只得聚焦兩大議題中相對可以自主的部分,也就是黨政治理,更宏大的總體經濟戰略思維部分,在美中貿易戰穩定化之前,暫且無從談起。這也是為什麼剛剛宣布的本屆四中全會的主題僅涉及黨政關係,也就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

記習近平在去年二月剛剛完成修憲,正準備長期執政,若是連續兩次都沒能按例開會,豈不等於承認當今是亂世?(AP)

所以本次全會不提經濟議題,代表著中共對於中美貿易戰在近期內落幕感到悲觀。那麼中共是在什麼時候走向悲觀的?答案是在今年春天。

中共對於川普對華立場於今年春季已有定見

按照慣例,全會決定屬於動見觀瞻的綱領性文件,按照曾經六次參與起草中央重要文件的高尚全教授的經驗分享,從首次成立文件起草小組,到徵求專家和黨政高層意見,再到多輪修改和最後通過全會,大約需要半年左右的時間。所以從十月份舉行四中全會的時程表回推,習近平應該在春季便已經決定對川普不再抱持期待。時間上,大約就是今年四月底五月初,中美第十輪經貿高級別磋商前後,當時的標誌性事件便是五月三日,北京忽然對於被外界認為已經八九成定案的貿易協議草案發出重大修改要求;三天後(五月六日凌晨),川普在其推特 (Twitter) 上宣布將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從10%上調到25%。

既然習近平對於在十月份召開四中全會之前讓中美貿易戰落幕並不樂觀,而下一場全會按照慣例應該在明年 (2020)秋季舉辦,也就相當於美國總統大選(2020年十一月初),我們可以確定習近平已經判斷在美國 2020年底總統大選之前,川普將會讓中美貿易戰延燒,靠著經濟愛國主義 (economic nationalism or mercantilism) 做為爭取中西部白人藍領選票的說帖。既然如此,台灣的決策者可以預期未來一年多的時間內中美關係將會持續動盪,在貿易層次上,也不適合過度樂觀期待中美貿易戰會在短期之內落幕,有責任幫助處在中美兩大經濟體的夾縫之間的台灣商界更加積極尋求避險方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