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偶然言中》習近平考察重慶,胡春華、陳敏爾政治行情依然穩定

重慶座談會的座次安排邏輯體現的應該是「先按職務,後按姓氏筆劃」,而非政治份量。此次會議的主題是扶貧,尤其是針對適用於相對內陸的所謂「西部大開發」的相關省市(外加農業大省吉林)。習近平到重慶的動作則是被定性為「考察」。這兩者加到一起,會議的畫面就很容易理解了:習近平是帶領中央管理扶貧相關業務的主管們一起到地方考察扶貧的執行情形。會場的主桌屬於主管經濟的「考官」,坐在對桌的則是「考生」,也就是扶貧績效被考核的地方官。

宋文笛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於4月中旬前往重慶視察。由於從《新華社》的相片中看到的諸位領導座次似乎並不十分直觀,又一次引起了各界議論中共諸勢力之間的此消彼長。筆者認為,此次新資訊乃循例而為,尚無充分證據顯示相關人物的政治地位出現浮動。解讀的渠道,第一是理解座次的排法,第二是看《新華社》新聞稿對於出席者的敘述方式。

4月15-16日,習近平前往重慶,並且在重慶召開扶貧座談會。此為習近平2007年進入中央之後的第三次赴渝。在16日舉辦的「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會議上,諸位領導一字排開,主席桌上從左到右依序是何立峰、陳敏爾、劉鶴、習近平、丁薛祥、陳全國、胡春華 。乍看之下,陳敏爾和陳全國似乎在內圈,只離習核心一步,原本於十八大期間(2012-2017) 一度被看好的胡春華反而被隔到相對外圍,離習近平兩步。至於其他在場的另外六名省級黨委書記(正部級官員),則坐在主席桌的對桌,地位低於主席桌。

4月15-16日,習近平前往重慶,並且在重慶召開扶貧座談會。此為習近平2007年進入中央之後的第三次赴渝。(新華社)

由於2017年西方觀察家們一度誤以為陳敏爾即將於十九大入常,而近半年來西方又高度關注中國西部議題,屢屢認為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即將在二十大入常(例如美國《彭博社》和香港《南華早報》引用的分析)。這兩者相加,套上上述的會議座次畫面,不少人認為這是代表習近平重用二陳,共青團中央出身的胡春華即將失勢。

其實西方觀察中共一貫容易出現「近因偏差」(recency bias),將個別政治人物短期的知名度直接和長期政治前途畫上等號。這在十八大之前曾經失手過一次(看好唱紅打黑的薄熙來),十九大之前又連續失手兩次(先看好證明是被捧殺的「孫政才」,後看好取孫政才而代之的陳敏爾)。這股看好二陳的思想土壤一直都在,每次有乍看之下有利的證據就會再度發芽。此次重慶視察引起的討論也是一例。

舉辦的「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會議上,諸位領導一字排開,主席桌上從左到右依序是何立峰、陳敏爾、劉鶴、習近平、丁薛祥、陳全國、胡春華 。(新華社)

座位安排:先按職務,再按筆劃

實情恐怕沒有那麼複雜。重慶座談會的座次安排邏輯體現的應該是「先按職務,後按姓氏筆劃」,而非政治份量。按照《新華社》新聞稿的官方標題便是《習近平在重慶考察並主持召開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首先,此次會議的主題是扶貧,尤其是針對適用於相對內陸的昔日所謂「西部大開發」的相關省市(外加農業大省吉林)。其次,習近平到重慶的動作則是被定性為「考察」。

這兩者加到一起,會議的畫面就很容易理解了:習近平是帶領中央管理扶貧相關業務的主管們一起到地方考察扶貧的執行情形。會場的主桌屬於主管經濟的「考官」,坐在對桌的則是「考生」,也就是扶貧績效被考核的地方官。

這解釋了主桌上為何坐的是總書記習近平、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習的貼身總管)、劉鶴(中央財經辦主任、副總理)、胡春華(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副總理)、何立峰(發改委主任和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組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主桌的對面則坐著扶貧績效等待被考核的六名省級黨委書記。

出席的還有另外兩名省級行政區的黨委書記-重慶書記陳敏爾和新疆書記陳全國。由於中共的邏輯是品位重於職務,所以雖然按照職務,他們是「考生」,應該坐在對桌,但是比起職務,這兩人更重要的身分是「政治局委員」,所以被升級到主桌。否則如果連政治局委員都不是的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坐在主桌,身為政治局委員的二陳卻坐在對桌被下位者考核,會於禮不合。

其次,一旦確定了誰坐在主桌,那麼順序就是明顯先按照品位,同級的人裡再按照姓氏筆劃排。這是為何主桌上按照順序,坐的依序是(正國級)習近平、(副國級政治級委員)丁薛祥、劉鶴、陳全國、陳敏爾、胡春華、(副國級中央委員) 何立峰。

《新華社》文稿沒有貶低,反倒突出了胡春華-以及陳敏爾

這個座次論證了胡春華雖然坐次排在二陳之後,但是那和政治前景(political fortune)無關,和姓氏筆劃有關。再往前一步,細讀新華社的文稿中,可以看出它稍微突出了胡春華和陳敏爾。引用兩段《新華社》原文

「座談會上,廣西、重慶、四川、貴州、雲南、陝西、甘肅、新疆等地黨委書記作書面匯報,重慶市石柱土家族自治縣縣委書記蹇澤西,奉節縣平安鄉黨委書記鄒遠珍,城口縣周溪鄉涼風村黨支部書記伍東,教育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水利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醫療保障局等部門主要負責同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先後發言。」

「聽取大家發言後,習近平發表了重要講話。. . . 17日上午,習近平聽取了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工作匯報,對重慶各項工作取得的成績給予肯定. . . 丁薛祥、劉鶴、胡春華、何立峰等參加上述活動,陳全國、陳敏爾出席座談會。」

首先,文稿的最後一句重複了上一段落的意涵,坐在主桌的扶貧業務主管們「參加上述活動」,其他非扶貧業務主管但是品位達到政治局委員級的陳全國、陳敏爾二人則獲得特別標註,紀錄他們有「出席座談會」。

會議的主題是扶貧,尤其是針對適用於相對內陸的所謂「西部大開發」的相關省市(外加農業大省吉林)。習近平到重慶的動作則是被定性為「考察」。(新華社)

更重要的是,曾經被視為下一代領袖儲備人選的胡春華和陳敏爾二人,在文稿中得到了稍微高於他人的待遇。第一段話裡,各地被考察的省級黨委書記皆被同一句話輕輕帶過,包含陳敏爾和陳全國都被淹沒在眾多省級地方官員之中(見這句話「廣西、重慶、四川、貴州、雲南、陝西、甘肅、新疆等地黨委書記作書面匯報」)。唯有胡春華單獨得到一句敘述,並且由於胡是最後講話,頗有可能是以扶貧業務主管的地位,在聽完各地的會報情形之後做出會議的事務性總結發言(然後再交給習近平做更重要的政治定調的政務性「重要講話」)。

在此基礎上,做為平衡,習近平也需要適當加持子弟兵陳敏爾,因此隔天(17日)習特別聽取地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匯報工作,並且公開給予肯定。這屬於額外加場,因為習近平在前一天的座談會上已經聽過陳敏爾代表重慶匯報工作。雖然關心當地亦屬合情合理,如此用心,想來多少也懷有加持陳敏爾的心。

由於中國觀察的資訊太不對稱,凡事只能盡力在五四領袖胡適說過的「大膽假設」和「小心求證」之間找到平衡。看到新發展,先換位思考,思考常態的規矩是怎樣的,再來比較新發展是否異於常態。如此方法或許可以提高 signal to noise ratio(訊噪比-有效信息和無效雜音之間的比率),避免不必要的大驚小怪,但是同時又難免面臨「黑天鵝效應」(black swan)和「溫水煮蛙」(boiling frog)風險。取捨之間,實為兩難。願和讀者先進一同努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