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以色列的轟炸外交

許多媒體一再強調伊朗對於各種組織與勢力的支持,形同在各地打「代理人戰爭」,那美國對以色列的協助,又何嘗不是「代理人戰爭」呢?我們必須放開某些意識型態來了解事件的本質與意涵,如果伊朗、真主黨、哈馬斯、以及伊拉克的存在對於美國與以色列不利,被視為是破壞世界和平的恐怖組織,那麼以色列與美國,對於被攻打的國家與民眾而言,難道不也是恐怖主義?他們的行動難道不也是破壞世界和平的恐怖行動?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近期以色列(Israel)轟炸加薩(Gaza)、黎巴嫩(Lebanon)、伊拉克(Iraq)北方邊界地區,看起來似乎到了以國年度消耗彈藥的時候了。以色列對外的武裝行動,向來沒有國際制裁,至少人們不會看到各國聯合部隊進軍以色列把特拉維夫(Tel Aviv)轟爛,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不可能對以色列的行動予以譴責。以近日的報導來看,以色列的說法都是為了保護自己,但這「國防」的範圍未免也越來越大。

以色列轟炸加薩,早已不是多令人意外的事。對於以色列而言,加薩,也包括約旦河西岸(West Bank)到處都是恐怖分子。但這兩塊地區原本並不屬於以色列,而是1947年聯合國(United Nations)決議案中,給予巴勒斯坦人(Palestinian)居住的地方。其實巴勒斯坦本來就以阿拉伯人為主體,當然還有一些猶太人或其他族群,但在一百年前越來越多猶太人移入,再加上英國、美國、聯合國的協助,最後讓猶太人居住區佔巴勒斯坦57%的面積。在阿拉伯國家多次奮力抵抗之下,終於在1993年談成了巴勒斯坦人建立政府的條件,1994年之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lestinian Authority, PA)成立,由著名的巴勒斯坦解放運動(Palestinian Liberation Movement)、另稱法塔赫(FATAH)的領導人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執政。

對於以色列而言,加薩,也包括約旦河西岸到處都是恐怖分子。但這兩塊地區原本並不屬於以色列。(EPA)

然而,仍有為數不少的阿拉伯人與以色列人不願意承認對方存在,以致於當1993年和談完成後,以色列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便在1995年遭到反對人士殺害,而當阿拉法特與以色列和談時,也有人認為他越來越「溫和」,這使得伊斯蘭抵抗運動(Islamic Resistance Movement)、另稱哈馬斯(HAMAS),更加以武力行動對抗以色列。2003年起,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地區興築隔離牆,以防堵巴勒斯坦的恐怖分子;後來在加薩也有了隔離牆。當2006年哈馬斯在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獲得執政的機會後,美國便稱這是一場錯誤的結果,因為美方知道哈馬斯政府絕對會極力對抗以色列,這當然對美國在西亞的穩定優勢不利。不過,在哈馬斯與法塔赫交惡內鬥的情況下,2007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分裂,法塔赫主導約旦河西岸部分,哈馬斯則在加薩。

以色列雖然積極封鎖約旦河西岸與加薩,但法塔赫相較之下較不具威脅,反倒是哈馬斯仍持續以武力對抗,所以至今以色列轟炸加薩的消息從未間斷,並聲稱這是為了防止該區對以色列進行的恐怖行動。不過,法塔赫又何嘗願意如此「溫和」?消滅以色列仍是法塔赫的終極目標,在美國對以色列長期無條件付出的劣勢下,法塔赫的對抗根本就不可能有成效,若再積極抵抗,很可能連自治政府這樣一丁點成果都會消失。唯一的辦法,就只能處處與以色列妥協。儘管表面的和諧,不代表法塔赫不再對抗以色列,但看在哈馬斯眼裡,法塔赫形同是巴勒斯坦的叛徒。

2007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分裂,法塔赫主導約旦河西岸部分,哈馬斯則在加薩。(EPA)

黎巴嫩遭到以色列轟炸的地區,則是真主黨(Hezb-e Allah)的重要據點。真主黨是自1980年代以來敵對以色列的勢力,以色列對黎巴嫩穆斯林的攻擊,最後演變成兩國的戰爭,以色列不僅僅只是阿拉伯人的敵人,也等同是多數穆斯林的眼中釘。但真主黨的或哈馬斯的立場,其實都聚焦在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穆斯林土地的侵犯。無論以色列的建國有沒有合理的目的,對於阿拉伯人、穆斯林來說,都是不合理。但是,對於想要主導西亞地區的美國而言,只有保住以色列,才能保住在這區域的優勢。主流國際輿論多數持美國與以色列立場,以致於真主黨對於以色列的抵抗行動就是恐怖行動,再加上真主黨屬伊斯蘭的什葉派(Shiite),於是又得出什葉派等於恐怖主義代表的結論。

儘管許多說法批判伊朗資助真主黨與哈馬斯對抗以色列的行動,但說到底,對抗以色列又有何不可?自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的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政府,持反美的立場,當然就反對美國支持的以色列。西亞地區反對以色列的組織與國家,很自然地就成為伊朗欲支持的對象,真主黨、哈馬斯兩者絕對符合標準。伊朗與以色列沒有宗教、文化、人種的衝突,純然是政治立場對峙的關係。因此,主流國際輿論對伊朗也不會客氣,一再妖魔化伊朗是恐怖主義溫床的形象。今日伊拉克也遭以色列攻擊,若干報導指出,以色列認為伊朗運送武器至黎巴嫩地區,而且這裡的軍事組織背後有伊朗的支持;伊拉克則聲明,遭以色列轟炸之處,正是伊拉克政府對抗伊斯蘭國(ISIS)的區域。此外,伊拉克還強調以色列的行動是由美國主導的,同時反駁伊朗曾提供任何援助。

伊拉克政府聲明,遭以色列轟炸之處,正是伊拉克政府對抗伊斯蘭國的區域。(AP)

可思考的是,許多媒體一再強調伊朗對於各種組織與勢力的支持,形同在各地打「代理人戰爭」(proxy war),那美國對以色列的協助,又何嘗不是「代理人戰爭」呢?我們必須放開某些意識型態來了解事件的本質與意涵,如果伊朗、真主黨、哈馬斯、以及伊拉克的存在對於美國與以色列不利,被視為是破壞世界和平的恐怖組織,那麼以色列與美國,對於被攻打的國家與民眾而言,難道不也是恐怖主義?他們的行動難道不也是破壞世界和平的恐怖行動?

進入21世紀以來,美國除了前總統歐巴馬(Barak Obama)對伊朗尚有核協議的談判外,幾乎都是以軍事行動做為解決問題的主要方法。現在的情況也是,以色列逐漸與美國一樣,在西亞地區早沒有什麼外交方針了。歐巴馬不見得對伊朗友善,但至少不是小布希(George W. Bush)、川普、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這類只有「轟炸外交」的政治人物。

炸了若有用,問題早就解決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