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反以抗美」的黎巴嫩與伊朗

許多輿論說,真主黨與伊朗政府都是什葉派,做為同教派相互合作的鐵證。這其實只是表象,真主黨與伊朗政府同持反美立場,比較像是直接促成兩方合作的直接原因。畢竟伊朗也支持反對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哈馬斯,但哈馬斯是遜尼派,可見宗教不是友好或敵對的主要因素,政治立場才是重點意涵。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近期黎巴嫩的真主黨(Hezb-e Allah)宣稱「若美伊兩方開戰,黎巴嫩將會轟炸以色列。」單方面看來,黎巴嫩簡直是流氓國家,和伊朗一樣都是要破壞世界和平。而英國也有意將真主黨列為恐怖組織,更強化了這個國家執政黨的妖魔性質。值得探討的是,為何眾多報導之中,總是能看到美國與以色列聯手對立伊朗及真主黨(黎巴嫩)?這四個角色之間到底有什麼糾葛?

這一切,要由阿拉伯跟以色列衝突開始談起。

從1960年代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ian Liberation Organisation, PLO,後文稱巴解)成立,後由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領導的巴勒斯坦解放運動(FATAH,後文採其音譯「法塔赫」)引領風騷,致力在巴勒斯坦地區以武裝行動對抗1948年建國的以色列。從阿拉伯人的角度來看,以色列的建國如同是外來侵略者般搶奪土地、擠壓阿拉伯人的生存權益。諷刺的是,以色列背後有對外宣稱要解決紛爭、重視各民族追尋自主的聯合國。若從1947年聯合國的決議看來,讓猶太人居住區在巴勒斯坦的比例達到56%,但阿拉伯人僅有44%,顯然是不公平的作法。阿拉伯國家若因此想要消滅以色列,理由絕對正當充分。

黎巴嫩執政的真主黨宣稱「若美伊兩方開戰,黎巴嫩將會轟炸以色列。」螢幕中為真主黨黨主席Hasan Nasrallah。(AP)

只不過,在1967年以色列對阿拉伯國家的戰爭大獲全勝之後,佔領了約旦河西岸(West Bank)與加薩(Gaza)這兩個原本應該屬於阿拉伯人居住的地方,另外還有敘利亞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與埃及的西奈半島(Sinai Peninsula)。巴解只能輾轉前往黎巴嫩與約旦,繼續對抗以色列。1970年9月,巴解成員挾持並炸毀美國民航機。導致約旦政府鎮壓巴解,稱為「黑九月事件」(Black September)。巴解因此不得不離開約旦,進入黎巴嫩。巴解的到來,受到黎巴嫩穆斯林的歡迎,但基督教馬龍派(Maronite)政府卻相當警戒,這導致了1975年的黎巴嫩內戰。而巴解持續對以色列進攻,以色列也不斷反擊,1982年。以色列與黎巴嫩終於開戰。對黎巴嫩馬龍派政府來說,巴解帶來的衝突本不應該是他們的責任,但以色列對巴解的回擊,卻對黎巴嫩也造成傷害,可說是1967年之後,約旦、巴解、以色列關係的升級版。此時,80年代初期由穆斯林組成的真主黨成立,目的當然就是對抗且消滅以色列。

70年代後期是阿以關係的轉折時期,原本對以色列最有威脅的埃及,在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時期,轉而對以色列友好,也於1979年達成和平協議。但同樣在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新成立的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政府,卻持反對美國的立場,也反對美國最支持的以色列,於是真主黨便成為伊朗支持的對象之一。

1970年9月,巴解成員挾持並炸毀美國民航機。圖為道森機場遭劫持的民航機。(維基共享)

1986年,黎巴嫩發生真主黨綁架美國人質的事件。時任美國總統的雷根(Ronald Regan)正處於焦頭爛額之際,因為蘇俄正攻打阿富汗、中美洲的尼加拉瓜很有可能「左傾」,所以雷根想要透過以色列賣武器給伊朗去攻打伊拉克,以期能和緩伊朗對以色列與美國的敵意,同時順便指示真主黨釋放人質,美國再將武器販賣所得的利潤,投資尼加拉瓜的反抗軍(Contras),然後皆大歡喜解決所有問題。

沒想到,這檯面下的運作竟然在1986年被黎巴嫩媒體報導曝光,雷根的如意算盤完全搞砸,這也就是所謂的「伊朗門事件」(Iran-Contra Affair),最後雷根什麼事情也沒有搞定。1989年著名的電影《回到未來》第二集中,有個橋段影射了「伊朗門」。男主角馬蒂從1985年來到2015年,進了一家「80年代咖啡館」,店裡前來點餐的不是店員而是一台電視螢幕,畫面上的點餐員是雷根,他正要推銷當日特餐,結果突然出現一個戴黑頭巾的宗教人士擠進畫面來,那就是伊朗的何梅尼,他一直喊著:「你一定要來份人質特餐!」(You must have the hostage special!)對80年代美國重大事件發展有涉獵的觀眾,看到這段就知道這是影射「伊朗門」事件,而那份人質特餐就是真主黨的傑作。

《回到未來》第二集中,影射「伊朗門」事件的橋段畫面。(圖:網路)

於是,自50年代以來阿拉伯世界反以色列最力的埃及,搖身一變成了和平主義者,而同一時期反美反以的伊朗與真主黨,前者成為恐怖主義的溫床,後者成為恐怖主義組織。過去有傳言稱伊朗挹注大量資金給真主黨,讓真主黨成為伊朗在黎巴嫩搞恐怖行動的代理人。這說法其實不甚恰當,畢竟伊朗與真主黨是否有任何合作,並沒有明確的證據。但即使兩方有合作,又有何不可?美國與以色列在各地必然也有支持的對象,何以輿論不去檢討美以的作法有沒有問題?真要比起來,搞不好以色列情報單位摩薩德(MOSSAD)與美國中情局(CIA)才是最大的恐怖組織?

然而,真主黨真是恐怖組織、邪惡勢力嗎?許多資料說明,真主黨擁有慈善、教育、媒體、農業、旅遊等相關機構,對社會發展有極大的貢獻。開玩笑說是「全國服務一條龍」的經營策略也不為過,哪算得上是恐怖組織?再加上2018年真主黨成為黎巴嫩國會大黨,很有可能將打造出全然反以色列與反美的國家。許多輿論也說,真主黨與伊朗政府都是什葉派(Shiite),做為同教派相互合作的鐵證。這其實也只是表象,真主黨與伊朗政府同持反美立場,比較像是直接促成兩方合作的直接原因。畢竟伊朗也支持反對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哈馬斯(HAMAS),但哈馬斯是遜尼派(Sunni),可見宗教不是友好或敵對的主要因素,政治立場才是重點意涵。

此時伊朗與黎巴嫩成了「反以抗美」的政治聯盟,若真主黨得以持續執政,那對美以來說確實是很具威脅的勢力。不過,無論日後局勢如何發展,換位思考的話,就會了解沒有誰在維護或破壞世界和平,一切都只是國際間的勢力競爭罷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