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個人意見》母親節的別種可能

這世上有千萬種人,他們也許都有了孩子,但他們也是用千萬種方式在處理這個身為母親的身份,在活得像一個人,在活得像自己,只在母親節這天讚揚某種教科書式的母性,是很過時的概念。

個人意見

母親節剛過,當然普遍對母親節的想像就是那種,媽媽平時辛勞付出,所以在這天要寵愛媽媽,現代消費社會,寵愛媽媽就是買東西給她,鮮花、蛋糕或者金飾,廣告裡販賣著大家天倫和樂的這種場景,泛著暖色調的光。

我身為一個常看韓劇的人,往往在廣告時驚覺我被設定成一個師奶,因為廣告裡販賣的商品都是在針對師奶這一塊,但也有好處,因為可以理解師奶的世界,比如「不能大笑因為漏尿好困擾」的成人紙尿褲、由中年名人代言的多焦鏡片或染髮劑,以及之前我認為廣告界的經典,一個止痛藥的廣告,內容描述一位媽媽因為工作家庭壓力很大,忍不住情緒失控對小孩大吼,最後好有罪惡感,廣告的配音員以安撫的口吻「頭痛可能會牽累家人,請吃XX止痛藥。」

我看到這個廣告的時候驚覺在這社會上,即使是要賺你錢的廣告商,都把女性,尤其是媽媽縮得非常小,止痛藥廣告不能單純是因為老娘很痛,而是「不要牽累家人」所以你才可以吃一顆止痛藥,針對師奶播出的廣告往往是機能性的,你應該不要過度年老色衰,你需要看得清楚,你得照顧身體健康,還要用這種醬油那種鍋你才能照顧全家人的胃,而不是那種所謂啟發性的,個人性的廣告,比如從海邊奔馳到高山的名車,一罐具有魅惑力的香水,在海邊悠閒拿一杯飲料的飯店訂房廣告,往往不是在這種聚焦師奶的時段播出。

我對母親節廣告的看法又更複雜一點,廣告訴求的那種家庭並不是大家都有,廣告裡穿著圍裙,頭髮光滑直順面帶笑容的媽媽,顯然不是人人都做得到(而且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廣告裡的媽媽還是在從廚房裡端出菜來),在這個所謂幸福家庭的想像裡,其實對於「幸福家庭」甚至家庭的想像都是很貧乏的,到底這樣的想像在當代是否仍然適用,而天下的媽媽是否都滿足於整年一年到頭做各種大小家事(然後母親節還收到又是讓他把家事做得更好的,比如吸塵器或鍋具),只在這一天被「寵愛」就夠了,只在這一天我們特別感謝一下她就彌補了她一整年的付出,我認為很值得懷疑。

這世上有千萬種人,他們也許都有了孩子,但他們也是用千萬種方式在處理這個身為母親的身份,在活得像一個人,在活得像自己。(Huffington Post)

當「有效遮蓋白髮」的染髮劑都有十幾種從棕到紅到黑的色彩可以選擇時,為什麼我們想像中的媽媽還是只有一種?至少那些在廣告裡與家人歡慶母親節的媽媽都是同一種,是那種無怨無悔,那種付出自我,那種「她辛苦了整年所以今天該好好休息」的教科書媽媽。

我期望看到更多針對師奶的商品(至少在歐美已經開始使用熟齡女星代言保養品化妝品,而我們還千篇一律的在用年輕妹),廣告裡呈現的訊息不應該是一種需要被遵守的規則,更不該是遵守規則以後的獎品,這世上有千萬種人,他們也許都有了孩子,但他們也是用千萬種方式在處理這個身為母親的身份,在活得像一個人,在活得像自己,只在母親節這天讚揚某種教科書式的母性,我認為是很過時的概念,如果能多一點廣告的概念是,讓每個人去成為理想的自己,去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是不是所有的女人和所有的媽媽都會更開心一點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