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柬埔寨的電力危機:又缺、又貴、又不均

由於電力基礎建設因戰亂而幾乎歸零,經濟凋敝、欠缺財政收入的柬埔寨,索性自由化電力市場,將生產、輸配、零售,開放給民營公司申請營運。民間企業將本求利,當然不做最花建設、維護成本的輸配電。至於零售業務,看著路邊電線桿上有如蔓藤般的電線團,可想而知要花多少行政、營運和巡修成本。這兩項就只能由國營的柬埔寨電力公司負責。但在發電方面,柬埔寨電力公司也沒錢,僅能勉強維護歷經戰亂、小發電容量的老舊電廠,無力蓋新電廠,更無法供應足夠的電力。政府只好出面和左鄰泰國、右舍越南、北厝邊寮國買電。

林文斌/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學系籌備主任

「啊,又停電了!快打開柴油發電機去。」

在2019年4月13~15日柬埔寨新年假期前後,是首都金邊街頭最常聽到的話語。各型柴油發電機一時奇貨可居,價格上漲約2至5成不等,經銷商因此大發利市,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還呼籲廠商不要藉機哄抬價格。不只發電機價格上漲,柴油價格在2019年1月到4月,也因為需求增加,漲價1成多,1公升要價3600柬幣(瑞爾,Riel)。以美元對瑞爾匯率1:4050、美元對台幣1:30.5計,換算成台幣約達27元,比台灣的柴油價格還貴!

中南半島諸國,除越南外,柬埔寨、寮國、泰國、緬甸的宗教信仰以上座部佛教(Theravada Buddhism)居多,新年以佛歷計算。泰國俗稱新年為潑水節,柬國則多稱原名Sangkran,中文譯為宋干節。宋干的中文發音很像送乾,有意指旱季結束,雨季來臨的意味。但2018年9月起的旱季,特別乾枯,使得佔電源最大宗的水力發電廠,無法發送足夠的電力。柬埔寨電力公司(Electricite Du Cambodge, EDC)迫於電力不足,3月8日便公佈停電計畫,全國各地即日起至預估雨季開始的5月底期間,除國定假期外,每天下午或晚上分區輪流停電六小時。

柬埔寨電力公司迫於電力不足,公佈停電計畫,全國各地即日起至預估雨季開始的5月底期間,除國定假期外,每天下午或晚上分區輪流停電六小時。(REUTERS)

許多買不起發電機的民眾,便大量購置充電瓶,在白天來電時充電,以備晚間停電之用。電瓶只能作為夜間短期照明之用,但旱季晚上悶熱,又沒法長時間開電風扇,部分民眾乾脆買有點類似像帳棚的蚊帳,就地搭在家門外納涼,安睡一晚。面對缺電窘境,政府籲請民眾共體時艱,節約用電。但對商家和工廠來說,沒電沒法做生意。但柴油機發電成本又貴,不少廠商考量成本,無奈只能在停電停工,延長出貸時間。「原本一天就可交貨,現在只能分兩天做了」,一位台商朋友無奈說,停電打亂他們的生產、交貨時程,「時間就是最大的成本啊」。

柬埔寨近十年來的經濟成長率多達7%,電力是經濟發展不可獲缺的背後推手。但1990年中期才步入和平穩定狀況的柬埔寨,國內基礎建設在之前的紅色高棉、越南佔領的15年多期間多遭破壞。一般道路和橋樑建設不說,建設和營運成本更高的發電廠、輸配電網,更是無力興建或維護。因此,早期進入柬埔寨的外資,多會購置大容量的柴油發電機,甚至「自己的用電自己供」,如金邊特別經濟區(Phnom Penh Special Economic Zone, PPSEZ))、西哈努克特別經濟區(Sihanoukville Special Economic Zone, SSEZ)就自己興建火力發電廠,不僅供應區內廠商,還能賣電給柬埔寨電力公司。

由於電力基礎建設因戰亂而幾乎歸零,經濟凋敝、欠缺財政收入的柬埔寨,索性自由化電力市場,將生產、輸配、零售,開放給民營公司申請營運。民間企業將本求利,當然不做最花建設、維護成本的輸配電。至於零售業務,看著路邊電線桿上有如蔓藤般的電線團,可想而知要花多少行政、營運和巡修成本。這兩項就只能由國營的柬埔寨電力公司負責。但在發電方面,柬埔寨電力公司也沒錢,僅能勉強維護歷經戰亂、小發電容量的老舊電廠,無力蓋新電廠,更無法供應足夠的電力。政府只好出面和左鄰泰國、右舍越南、北厝邊寮國買電。柬埔寨的電網也因此區分成東北、北、西和南邊以金邊為核心的四個區域電力系統。

路邊電線桿上有如蔓藤般的電線團。(Open Development Cambodia)

隨著日益經濟發展,國內缺電的狀況日益嚴重。柬埔寨在2007年自越、泰進口的電力約佔1成,之後逐年升高, 2010~12年連續三年竟都高達6成以上!迄今越南仍是柬埔寨電力最大的進口國,2018年便進口約佔1成的電力。但越南也有自顧不睱時,如2013年3月曾臨時「斷電」,造成金邊突然大停電,消費者和廠商損失難以估計。2019年3月,柬國向越南要求增加供電,還呼籲越南讓14座水壩「多放些水」,讓下游的柬國最大水力發電廠-桑河二級(Lower Sesan II)能多發些電。越南總理阮春福在柬新年致電洪森新年快樂時,同意增加供電50MW(百萬瓦),但有沒有「放水」就不得而知了。

若以最常用的電力系統可靠度指標來看,柬埔寨的每戶每年平均停電時間(System Average Interruption Duration Index, SAIDI)在2008年高達1萬2千多分鐘;平均停電次數(System Average Interruption Frequency Index, SAIFI)則超過120次,幾乎每3天就停電1次。2016年時,SAIDI雖下降到約1370分鐘,SAIFI減少到18.7次,但依然偏多。因此,柬埔寨不只缺電,電力系統也十分不穩定。

缺電使電價高漲。以金邊地區為例,柬埔寨電力公司的電價依不同地區、不同類型用戶,訂定不同的價格,在2017年3月時的費率如下:

一、本國人用戶:每月用電50度以內,每度610瑞爾(約0.15美元、4.59台幣),51~200度,每度720瑞爾(約0.178美元、5.42台幣),201度以上,每度770瑞爾(約0.19美元、5.8台幣)。

二、國內外行政管理機構、工商業機關的用電戶:採單一費率,低電壓的小電用戶,每度770瑞爾(約0.19美元、5.8台幣)。低電壓中型用電戶用電經柬埔寨電力公司變電所者,直接以美元計價,每度0.179美元,約5.46台幣。經自有變壓站者,每度0.171美元,約5.21台幣。

三、以政府預算支付電費或外國人用戶:採單一費率,每度770瑞爾(約0.19美元、5.8台幣)。

電力供應較為充足,用戶眾多的金邊地區的電價尚且高貴,更不用說金邊之外的地區,因為輸配電建設而使電價更貴一些。如在東部的桔井省(Kratie)、上丁省(Steung Treng),省會外的一般用戶每月用電只要超過50度,便以790瑞爾計算。但在50度以下,則以610瑞爾計,10度以下則為480瑞爾,約0.119美元、3.61台幣。至於農業用電則統一為480瑞爾,以鼓勵農業發展。

柬埔寨不只缺電,電力系統也十分不穩定。(www.rfa.org)

柬埔寨電價雖在2018年4月,2019年1月,連兩年分別下調各約0.01和0.02美元,但仍然是全東南亞國家最貴的,和越南平均每度0.074美元相比(2019年3月漲價到0.08美元),更高出1~1.5倍。不過,電價昂貴,讓發電成為一門好生意。

最早的獨立電力供應商(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 IPP)應是2002年峻工,由中國國際電力技術進出口公司在實居省(Kampong Speu)興建的全國第1座水力發電廠-基里隆1號(Kirirom I),其發電容量雖僅有12MW,但2003年的發電量就佔柬國的6.43%。不過,舊式的重油火力發電則佔了將近九成。

2007年後不少新成立的特別經濟區陸續自設燃油火力發電廠,中國更加大在柬埔寨投資興建水力發電廠的力道,分別在2007~2013年間,或獨資採取BOO,或與本地企業合資採取BOT,合計興建5座水力發電廠。當在上丁省的柬國第6座水力發電廠-桑河二級於2018年12月中啟用時,水力發電已佔全國發電量的56.72%。不僅水力發電廠都由中國資本支持、技術支援、設計興建,約佔40%發電量的燃煤火力發電,也有一半以上來自中柬合資的西哈努克電廠,柬國的電力可說深受中國「左右」。

僅管柬國國內總發電量在15年間(2003~2018)成長約12.5倍,但供應趕不上需求,2019年的缺電危機時,政府估計仍短少400MW,除了急向鄰國增購電力外,2019年4月也快速批准韓資的SPHP公司將建於菩薩省(Pursat)的80MW水力發電廠計畫。但環保人士認為,水力發電廠迫遷居民,更有影響當地環境、生態疑慮,懷疑「政府藉缺電激起民意支持興建水力發電廠」。洪森總理重申缺電是因為氣候變遷造成乾旱,以及柬埔寨營建業大好而需電孔急,更動怒說「要是知道這些批評者住那裏,就斷他電,讓他點火把」!

水力發電廠在柬國引起環境和生態爭議,但日照充足的優勢,則讓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積極資助柬埔寨建設太陽能發電廠,如在2017年時貸款920萬美元給新加坡Sunseap公司在柴楨省巴域市(Bavet City, Svay Rieng Province)興建全國第一座10MW的太陽能發電廠。2018年9月,ADB又宣布將給予融資和技術協助,支持柬埔寨興建100MW的太陽能發電廠,徵求投標廠商。不過,中國企業和柬國企業合資組成的Schneitec公司,早已參與Sunseap的工程,2018年5月,2019年4月更先後獲准在三個省建設合計220MW的三座太陽能電廠!

2007~2013年間,中國或獨資採取BOO,或與本地企業合資採取BOT,合計興建5座水力發電廠。當在上丁省的柬國第6座水力發電廠-桑河二級於2018年12月中啟用時,水力發電已佔全國發電量的56.72%。(AFP)

發電事業看來在柬埔寨真是門好生意。但2018年底柬埔寨全國村里平均電氣化率仍僅86.85%(在偏遠的上丁省更只有39.6%),政府希望在2020年能達到100%。至於全國家戶接電率則仍僅75%。因此,柬埔寨國家電網無法容納更多電力、傳輸到全國各地,發電廠再多也沒用。

以水力發電來說,豐水期因為電網容量不足,為避免產生過多電力,只好洩洪,在枯水期卻又沒有充足水源,以致於無法發電。而燃煤發電雖沒有季節限制,可補水力發電不足,但卻有空污和產生溫室氣體之虞。至於太陽能發電,雖然目前成本仍高,但預估發電成本會持續下降,頗受ADB支持、推廣。

日本是對柬援助第二大國,卻沒有加入電廠興建比賽,而是將重點放在柬國輸配電網的整備,2014~2016年間投入約110億日圓。柬國朋友便說,中國人在柬國做事總是大張旗鼓,很是張揚,怕別人不知道;日本人則強調品質,做事低調、實在。不過,低調、實在的日本人也有沒輒的時候:日本曾試著無償為孤立於國家電網外的偏遠村落民眾,裝設家用太陽能發電設備。但「不到一年,都壞了」,在柬日本友人苦笑說,我們不敢再做了,可能時機還不成熟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