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請問要付美金還是柬幣?」柬埔寨貨幣「去美元化」的面子和裏子

柬埔寨美元化歷程十分特殊,隨著中國的人、錢大量湧進柬埔寨,人民幣在市場上的交易也逐漸增多,有趕上在柬越邊境使用越盾、柬泰邊境使用泰株的情況。但柬國官方絕不想以人民幣化取代美元。

林文斌/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學系籌備主任 

日前有要去柬埔寨吳哥窟(Angkor Wat)旅遊的朋友問我,要不要先在台灣換柬幣?那一家銀行可以換到呢?我回說,柬幣在台灣不是主要的交易外幣,沒有銀行在店頭放柬幣等著人來換的。

「那怎麼辦呢?在台灣換美元,到柬埔寨機場再拿美元換柬幣嗎?怎麼換比較便宜啊?」他滿臉憂慮地追問。

我想起第1次要到柬埔寨田野調查時,也和他有同樣的想法。在金邊機場提領行李後,我看到機場的銀行外幣兌換處,便拿出100美元換了37萬5千柬幣。握著厚厚一疊柬幣,5萬柬幣上看起來有點嚴肅的柬埔寨前國王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也好像對我微笑。「呵,皮夾都放不下」,頓時感覺良好。但這種「土豪滿足感」,在平生首次品嚐帶有獨特香味和酸甜口感的柬埔寨米線後,頓時消失。親切的老闆說,你要付美元還是柬幣?

「啥?付柬幣啊」

「那1萬300柬幣,若你付3美元,我就找你2千柬幣」

我心中快速盤算一下,拿出3美元給老闆,找了2千柬幣回來。

回到旅館後,看著老闆找給我的2千柬幣,驚奇和驚愕兼有。驚奇的是,柬埔寨日常流通貨幣是美元和柬幣併用,柬幣更好像是用來找零的,而且付美金的匯率還比較好,1:4000,付柬幣就要1:4100。

「老闆還收手續費2.5%,也未免太高了吧,比刷卡還誇張」

但回想起機場兌幣匯率是1:3750,驚愕隨之而來,「慘,匯損高達6.25%」!我被狠敲了一筆還感覺良好,兌幣給我的銀行員邊數鈔一定邊偷笑吧。後來慶幸老闆提醒,不然那時付柬幣的匯損,一來一回就高達8.75%!朋友聽著我慘痛的經驗,滿心感激,歡喜而回,獨留我沉思柬埔寨奇特的雙元通貨政策。

柬埔寨日常流通貨幣是美元和柬幣併用,柬幣更像是用來找零的,而且付美金的匯率還比較好。(AP)

柬埔寨曾為法國保護國,在1954年之前和現今的越南、寮國合稱法屬印度支那(French Indochina)。法國設立柬寮越發行局(Institut d’Émission des États du Cambodge, du Laos et du Vietnam),在1885年發行不同面額的皮亞斯特(Piastre)紙鈔、硬幣,作為當地統一貨幣。皮亞斯特原指西班牙銀元(silver real),在殖民時代,廣泛為麻六甲地區的中國和印度商人們使用。他們來印度支那地區作買賣時,也一起帶入。柬寮越發行局以此為當地統一貨幣名稱,倒也具有歷史傳承意義。1954年柬埔寨獨立,設立柬埔寨國家銀行(National Bank of Cambodia)做為中央行銀行,發行自己的貨幣-瑞爾(riel),國際貨幣標示則是高棉瑞爾(Khmer riel, KHR)。瑞爾是西班牙銀元的諧音,若用柬文發音則意指小魚。

1975年5月,紅色高棉(Khmer Rouge)進入金邊,廢除貨幣,全國陷入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狀態。1978年12月,越南擊退越界的紅色高棉軍隊後,順勢入侵柬埔寨,1979年1月,將紅色高棉趕出金邊,並扶殖韓桑林(Heng Samrin)、洪森(Hun Sen)、謝辛(Chan Sy)、賓索萬(Pen Sovan)的柬埔寨派系聯合政權,建立柬埔寨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Kampuchea)。1980年重建柬埔寨國家銀行,再度發行瑞爾,但卻無力回收紅色高棉前的舊鈔。而在越南派駐大軍「管治」的10年間,越南盾(dong)也成為市面流通貨幣。1989年,越南撤軍後,內鬥不斷的國內各派系在國際調停下於1991年10月簽訂《巴黎和平協定》(Paris Peace Accords),由聯合國柬埔寨過渡機構(The United Nations Transitional Authority in Cambodia, UNTAC)監督柬埔寨的和平重建及舉行民主選舉。

柬埔寨貨幣瑞爾(riel)。(NBC)

UNTAC機構龐大,人員包括維和部隊(Peace Keeping Force),合計超過2萬多人,加上周邊相關組織、團體眾多,在1991~1993年進駐期間,不只帶來各式消費需求,來自不同國家的聯合國相關組織官員、家眷、周邊人員也帶來大量美元,估計花費達15~17億美元,是當時柬國GDP的75%。美元於是成為金邊主要流通貨幣,並快速普及全柬埔寨,市面上商品價格的標示皆為美元,以利大量外籍人員消費。美元是國際貨幣,加上柬埔寨長期經濟不佳,人們對瑞爾的信心不足,導致對美元持續貶值。1980年代初美元對瑞爾匯率是1:4,到1992年初UNTAC設立時已約在1:800,更在一年間最高重貶177%,1:2000以上已經是常態。

1992年柬埔寨順利舉行制憲國會大選,UNTAC於1993年功成身退,但仍有眾多聯合國相關機構、外商人員留駐。瑞爾雖在1995年政局穩定後一度維持1:2300的穩定匯率,但1997年東亞金融危機發生後持續重貶,一舉超越1:3000,至2000年代後多在3800~4000之間浮動。瑞爾的持續貶值,以及柬國出口至歐美市場的零關稅優遇地位、柬國政府刻意利用各項免稅措施,吸引大量外國直接投資,更強化美元在柬埔寨市面流通的堅固地位。柬埔寨的「美元化」(dollarization)已難以回頭。

以美元作為主要通貨,對傳承千年吳哥帝國悠久歷史的柬埔寨來說,在面子上有點掛不住;在裏子上更因為無法清算市面上有多少美元,難以透過各種貨幣政策工具調控總體經濟,也無法以匯率政策來調節美元匯率的波動。美國聯準會(The Fed)任何美元操作都可能影響柬埔寨的經濟與物價。美元化減損了政府的鑄幣權(seigniorage),但有避免匯率風險的好處,對將柬國當成生產基地,以出口為主的廠商極具吸引力。再加上柬埔寨為吸引外資,貿易和資本都完全自由化,沒有外匯管制,美元可自由匯進、匯出,更加吸引外資,但也因此成為洗錢天堂。去美元化(de-dollarization)成為柬國財經決策圈頭痛的議題,每當經濟稍加穩定、成長時,就被提出討論。

1995~1996年是柬埔寨歷經第一總理拉那烈王子(Norodom Ranariddh)與第二總理洪森政爭,以洪森發動政變、拉那烈王子出亡告終後第一段政經穩定的時期,約2年時美元兌換瑞爾匯率穩定維持在1:2300。柬埔寨國家銀行1996年5月針對民間智庫發佈「約有6成民眾希望去美元化」的民調,呼籲政府應認真看待,建議政府機關和國營企業要帶頭停止以美元收繳相關稅費,包括電話、水、電、郵費、機票、稅收等,都應以瑞爾繳交。不過,翌年發生東亞金融危機,「去美元化」的討論便又平息。

柬埔寨國家銀行1996年建議政府機關和國營企業要帶頭停止以美元收繳相關稅費,包括電話、水、電、郵費、機票、稅收等,都應以瑞爾繳交。(Phnom Penh Post,Heng Chivoan)

而在金融危機過去,柬埔寨經濟在2000年後穩定成長、通膨率長期在5%以下,不僅政府開始討論去美元,學術界也發現,和部分拉美國家如巴拿馬、厄瓜多,自願完全美元化,寮國、越南、緬甸等國因經濟不穩定、通膨問題,民間為避免風險而部分交易美元化的情況相比,柬埔寨的加劇美元化,有違經濟成長、通膨穩定有助去美元的「常識」。可能的原因不少,例如外資進入、外國觀光客的湧入。以觀光為例,被列為聯合國世界遺址的吳哥窟,每年吸引百萬國際觀光客,其門票都以美元標示,而非柬幣,估計2018年外籍遊客有259萬多人,單門票收入便達1.166億美元,再加上吃住費用,更是可觀。柬國觀光產值約佔柬國GDP三成,觀光客使用美元消費「支撐」著美元化。不過,業者收了美元,跨國投資人可以匯出給母公司,或和本國企業、個人一樣將美元存到本地金融體系。

柬國民眾一般都喜歡以現金交易,並將有餘現金置於家中,不太願意存到銀行,以致保險櫃販售商家生意興隆。這和柬國歷經內戰,民眾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的不信任感高有關。1999年《金融機構法》(The Law on Banking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通過,政府藉重發執照來整頓金融體系,區分為可承作存貸款、轉帳的商業銀行、大多從事貸款的專業銀行,以及提供小額貸款給窮人和中小企業的微型金融機構(microfinance institutions)。2010年後,柬國財經資訊系統近來愈來愈完善,民眾對銀行的信任感也逐步上升。柬埔寨國家銀行估計,2007年時全國銀行存戶數約60.4萬,貸款戶約82.1萬,2017分别成長到530萬、253萬戶。不過,還是只約三成的柬國成人使用金融服務而已,且絕大數使用美元。以存款為例,外幣存款佔國內存款總額比例在1995年便超過90%,到2015年時更達95%!

柬國1989年後改採自由經濟,利率也自由化。在2000年後全球美元利率走低時,一年期美元定存款利率在柬國仍有10~15%;2010年後,先進國家的美元定存利率更低至1%左右,但柬國仍達4~8%不等。而在放款利率方面,依柬埔寨國銀行統計平均竟高達11%!吸引外資銀行競相來柬設立分行。外資銀行可在全球各地分行拆款,借入成本低廉的美元,再到柬國貸放,大賺利差之餘,又從境外帶來更多的美元,加深柬國美元化。

被列為聯合國世界遺址的吳哥窟,每年吸引百萬國際觀光客,其門票都以美元標示,而非柬幣。(維基共享)

柬國政府口頭上經常宣示要去美元化,也採取了一些措施,如水、電費、郵資、政府規費,公務人員薪水必須以柬幣支付、商品必須主動標示瑞爾價格等。此外,柬埔寨沒有徵收個人所得稅,但每月徵收薪資稅(salary tax)。柬國友人笑說,剛開始要求以柬幣支付時,還造成民眾拿一大袋柬幣、大排長龍繳稅的「擠稅」情況,若是一年繳一次,可要好幾個袋子。此種狀況在銀行、稅務帳務資訊連線後才稍加解決,但利用銀行服務者也仍然有限,「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成為柬國微型金融機構最主要的目標。柬國現今模規最大的ACLEDA銀行,1993創立時就以非政府組織型態的微型金融機構起家。

推動瑞爾流通最積極者非柬埔寨國家銀行莫屬,其為提高柬幣市面流通,採取許多有創意的政策和行政指導:如調高美元存款準備率至12%,但柬幣則只有8%,希望減少美元市場流通;引導柬幣存款利率上揚,平均比美元高約2~2.5%,以鼓勵瑞爾使用。但銀行「下有對策」相應讓柬幣放款利率比美元高2~4%,變相打消瑞爾貸款誘因。2017年央行乾脆直接下令,所有金融機構的放款額,瑞爾放款比例在2019年底須達10%;每年投入鉅額柬幣,向銀行和匯兌公司買入美元,2015年上半年賣回4.13億美元、2016年上半賣回4.89億美元,2017年全年投入9.15億,2018年投入8.75億美元。兌幣公司因此獲利不少,其中實力最強者當屬李華錢幣兌換店,其甚至有影響瑞爾對美元匯率的能耐。柬國在吸引外資,與國家尊嚴榮、政策自主上左右為難,只能採取鼓勵措施,不願斷然禁止美元流通,看來要不美元霸權崩盤,或是柬國強制國內禁用美元,短期內很難去美元。

此外,近年來還有另一股可能妨礙提高柬幣流通的力量:中國大陸野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夾帶著人民幣國際化的企圖,希望在柬國增加人民幣的交易。中國對柬國的部分投資、官方援助及貸款、甚至柬國銀行向中資銀行的借款都以人民幣支付。而中國觀光客、留居人數增多(西南邊的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據估計更有2成常住人口有中國籍),市面上使用人民幣現金交易的情況也增多了,如在一些觀光景點,小販看到中國觀光客也會脫口而出可用人民幣交易。而銀聯卡、支付寶、微信支付也來愈來愈普及。據中國銀行暹粒支行統計,2016年在吳哥窟所在的暹粒(Siem Reap)省,銀聯卡交易總額就高達1億美元,該支行2017年4月就運送了1070萬人民幣現鈔至香港分行存放。9月時,中柬雙方宣布人民幣和瑞爾直兌匯率,不用再透過美元,鼓勵雙方企業的跨境交易不用美元,改採人民幣計算。

2018年10月,柬埔寨國家銀行副總裁桑尼盛(Sum Sannisith)在一場財經論壇中發言說,「柬國可從人民幣國際化得利」、「確保中國商品進口者可以獲得人民幣貸款、讓民眾在本地金融機構開戶,方便以人民幣支付」。柬國媒體將其解讀為「央行鼓勵人民幣在柬國市場流通」,逼著央行官員召開記者會澄清說,並非鼓勵人民幣作為日常支付貨幣,而是兩國的跨境貿易交易及銀行清算,「中方出口到柬國可以人民幣支付,柬國出口到中國則以瑞爾交易」。

柬埔寨美元化歷程十分特殊,隨著中國的人、錢大量湧進柬埔寨,人民幣在市場上的交易也逐漸增多,有趕上在柬越邊境使用越盾、柬泰邊境使用泰銖的情況。但柬國官方絕不想以人民幣化取代美元。我想,若柬國官方放任商家自行決定消費者若以柬幣結帳時,需支付較高的美元匯率,包括外國觀光客的消費者就樂得用美元,也更難去美元化。

對了,我要用Line通知剛出暹粒機場的朋友,最後一晩在金邊皇宮旁的洋人街餐廳,不要因為想花完柬幣,就用柬幣付費,那邊匯率可都算1:4200。

「拿回來,我算你4050就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