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百廢待舉的戰後:超短命的東久邇宮稔彥內閣

東久邇宮稔彥是皇族出身,因為留學而有開明形象,又具有軍人身份,因此被認為是最適合接掌鈴木辭職後的政權,帶領日本順利投降的重要人物,東久邇宮稔彥內閣於是登場。稔彥有三個重要的任務,第一個是解除軍隊武裝,第二個是確保佔領軍順利進駐,第三是簽署投降文書。

李拓梓

續上篇

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後,鈴木貫太郎內閣隨即總辭,接任的是先前就一直被傳說要組閣,卻因為擁有皇室身份而多次婉拒的東久邇宮稔彥。這一次他以皇族之姿組閣,用意就在結束戰爭體制,回到平時體制,解除軍隊武裝,安定民心。稔彥一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宣佈從今天起,國民如果有任何意見,都歡迎寫信給他,結果信件如雪片般的飛來。

稔彥是明治天皇的競爭者朝彥親王的第九王子,朝彥親王本來在青蓮院出家,但因為幕末風起雲湧而登上歷史舞台,他支持「公武合體」,謀劃掃除長州勢力,在明治維新之後,因為被認為勾結德川慶喜,一度被認為是皇位的挑戰者,因此被幽居在廣島。

不過明治維新對皇族頗為寬容,確立了權力無虞後,天皇也寬待了他的政敵。朝彥親王晚年在伊勢神宮度過,幾位王子也都受到好的教育,東久邇宮稔彥就是其中之一。稔彥畢業自陸軍大學校,畢業之後赴法國留學。由於他出身皇族,和法國上流社會往來密切,首相克里蒙梭、一次大戰的戰爭英雄貝當元帥,畫家莫內,都曾經是久邇宮家的座上賓。

稔彥畢業自陸軍大學校,畢業之後赴法國留學。由於他出身皇族,和法國上流社會往來密切。圖為留學時代的稔彥。(維基共享)

後來皇室決定要讓稔彥和聰子內親王成婚,只是稔彥在法國呼吸了自由的空氣,也談了戀愛,不想回日本結婚,引起了軒然大波。這位桀驁不馴的王子回到日本,在大正天皇去世後才乖乖回國。稔彥回國之後任職陸軍,在戰場上也有傑出表現,在中國戰場以第二軍司令身份參與武漢會戰,太平洋戰爭期間也有深入的參與。

他是皇族出身,因為留學而有開明形象,又具有軍人身份,因此被認為是最適合接掌鈴木辭職後的政權,帶領日本順利投降的重要人物,東久邇宮稔彥內閣於是登場。稔彥有三個重要的任務,第一個是解除軍隊武裝,第二個是確保佔領軍順利進駐,第三是簽署投降文書。

東久邇宮稔彥內閣。(維基共享)

為了解除武裝,稔彥親兼陸軍大臣,並把鈴木內閣的海相米內光政留了下來,一起為解除軍隊武裝和復員努力,輿論稱之為「老練內閣」。八月二十八日,第一批佔領軍抵達日本,東久邇宮稔彥首相提出了「一億總懺悔」的說法,相對於前不久小磯國昭首相才說了「一億總玉碎」的主張,讓日本人一時感到非常錯愕。因為戰敗,政府完全毀棄掉過去的主張,也讓日本民眾體會到戰時體制的荒謬與瘋狂。

八月三十日,麥克阿瑟將軍飛抵東京厚木機場,原本以為他將發表一場長篇大論,結果這位叼著菸斗,手總是插著腰的軍人,只說了「從墨爾本到東京,回想起來,距離很長,是一段冗長艱難的過程。不過,至此彷彿萬事都結束了」。簡單的講話讓日本人為這位未來統治者瘋狂,改革與佔領的時代即將開始。

九月二日,經過協商,同盟國同意具有皇族身份的東久邇宮稔彥首相不用出席投降儀式。他派出外相重光葵,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出席停泊於東京灣上的密蘇里艦上的投降儀式。重光葵在日中戰爭期間失去了一條腿,登艦時一跛一跛,艱辛無比,好似也意味著日本將跛著腿走接下來的佔領路。

東京灣密蘇里艦上參加投降儀式的日本代表團。(維基共享)

不只是佔領軍的事要辦,東久邇宮政府的棘手難題,還包括內政。當時日本的主要城市,幾乎都被美軍轟炸過,首都東京殘破不堪,被認為藏匿大批軍需工廠的隅田川兩岸,幾乎被夷為平地。被原子彈轟炸的廣島、長崎更不用說,幾乎是全毀。大批人民無家可歸,配給糧食不敷使用,接下來還有數百萬「引揚者」要復員歸國,社會充滿了不安的氣氛。

好的氣氛也不是沒有,比如有家屬在外地打仗的,難免會有終於可以回來了這樣的期待。此外,恢復了戰時因為阻擾空襲而停止的氣象預報,以及人們終於適應了晚上可以把窗戶上的黑紙撕下點燈的平時生活,還有發行了彩券,都是好的改變。但總歸社會的氣氛,就像是可以點燈但油不知道在哪那樣,對未來惶惶不安。

東久邇宮稔彥內閣。(維基共享)

比如在戰爭時期,因為把「鬼畜美英」形容得太恐怖,因此戰爭結束之後,百廢待舉的日本政府協助佔領軍的重要業務之一,就是叫大家衣服務必穿好,不要助長犯罪,同時「特殊慰安設施」也在政府緊急貸款的政策下,急如星火的成立了。政府和特種行業協商,招募年輕女性加入慰安行列,認為這樣可以大大減少美軍的燒殺擄掠,據說當時特種行業的業者還跑到皇居前高呼萬歲,喜迎這個「為社會安全做出貢獻,為護持國體挺身而出」的愛國財。

不過同時,1945年也是一個農業的荒年。連年的戰爭和轟炸疏開,導致了田園的荒廢。前面幾年,還可以依賴殖民地進口物資來補足國內不足,現在外援全部斷絕,都市的生產能力又遭到毀滅性的破壞,吃不飽已經變成嚴重的社會問題。飢餓引發犯罪,也導致了營養不良和疾病,許多人跑到鄉下以物易物換食物,也造成了都市缺工的問題,整個社會秩序可以說是陷入混亂。

十月四日,佔領軍要求日本政府執行「人權指令」,釋放政治犯。東久邇宮稔彥內閣拒絕。他認為現在日本夠亂了,把那些共產主義者放出來,不亦是製造更大的混亂。此外,他也不同意佔領軍以民主化的理由,要求內閣「廢止政治警察」,並要求撤換內相、警保局長、警視總監,以及一大票的中央地方警察共計四百多人的要求,稔彥覺得這樣搞只會讓政府無法運作。

稔彥的不合作惹得麥克阿瑟非常不高興,他批評被日本人當作自由主義者的稔彥「思想、行動皆非民主主義」。稔彥不願屈服,直接宣布內閣總辭,在職一共54天,成為日本歷史上最短命的內閣。那些應他邀請,雪片般湧來的信,這下都變成下任內閣的事了。

退休之後,稔彥向天皇稟奏要「臣籍降下」離開皇室,改名東久邇稔彥。這位一生桀驁不馴的親王,離開政壇之後從過商,也成立過新興宗教,有一段時間幾乎為人們所遺忘。不過他非常長壽,直到1990年才以102歲的高齡過世。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