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東亞漫遊》《天空之城》裡被消失的女人們

如果說《天空之城》讓我們看到韓國社會裡為了競爭所造成的人性扭曲,那麼其中最關鍵的問題,也許正是整個社會對於女性的壓迫。韓國社會對於一個女性最大的期望,就是結婚並成為一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女人對自己人生的期待與夢想,在婚後往往必須讓步給丈夫與兒女,開始為別人而活。而在一個父權社會中,女性不但是受害者,往往自己也參予了這個共犯結構。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天空之城》(SKY 캐슬)是最近話題性很高的一部韓劇,講述韓國上流社會所集居的社區“Sky Castle”中,一群努力扶持自己丈夫事業向上爬升、並積極培育子女達成學業頂尖成就以成為二代貴族的貴婦們故事。

《天空之城》講述韓國上流社會所集居的社區“Sky Castle”中,一群努力扶持自己丈夫事業向上爬升、並積極培育子女達成學業頂尖成就以成為二代貴族的貴婦們故事。(圖片來源: JTBC)

這部連續劇是韓國JTBC有線台於2018年11月23日起播出的金土連續劇,因為話題性十足而收視率屢創新高,一再刷新自身的收視記錄,並於第20集創下最高平均收視率,打破tvN電視台《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於2017年創下的紀錄,成為韓國有線電視台史上平均收視率最高的戲劇節目。這部電視劇引發了全民追劇熱潮,完結篇時剛巧遇上2019年亞洲盃足球賽,JTBC電視台決定停播一次,讓觀眾被迫拖延一週看到完結篇而引發眾人怨念,韓國足協還因此在官方SNS上公開道歉,結果韓國隊最終以0:1敗給卡達,遭到淘汰,無緣亞洲盃四強,被韓國網友在網路上大肆嘲諷。

《天空之城》討論的是韓國極端的升學教育現象。韓國社會裡各項生存競爭之激烈眾所周知,孩子們從小就被要求在學業上追求頂尖,各種私教育盛行,補習到半夜是常有的事,後來政府被迫出面立法,規定晚上十點以後不准進行補習教育。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很多私教育化明為暗,轉到地下經營(例如說改到私宅),防不勝防。不久前韓國法務部長官公開談到韓國的私教育市場規模龐大,韓國一年的國防預算約四十兆韓元,韓國的私教育市場規模就將近國防預算的一半,也因為牽涉到多方利益,要進行教育改革非常困難。

在《天空之城》這部劇裡,討論到很多韓國的社會現象,像是韓國社會「無限競爭」的扭曲情形,對於名牌大學的崇拜,以及血緣、學緣、地緣等「三緣」重要性的討論。不過,在這裡我想進一步討論的,是在《天空之城》裡被消失的女人們。

說《天空之城》裡的女人們被消失感覺有點奇怪,因為這部電視劇不就是以住在這個名門社區的貴婦們為主角嗎?而且劇中最常出現的,也是女人們為了爭取自己小孩的學業成績、丈夫事業成就而進行的各種勾心鬥角。這些女人們大聲喧嘩、費盡心機、機關用盡,還有誰比她們更奪目搶眼、充滿活力?

只是,在這些大聲喧囂、用力爭奪的表象下,悄然無聲消失的,是這些女人們的自己。

齊聚此地的,都是名牌大學教授的妻子們,許多人出生名門,丈夫不是著名大學醫院裡的醫師、就是法學院的教授,都是韓國社會裡的人生勝利組。這些女人們結婚後奉丈夫為王,積極協助丈夫的事業向上發展,費盡全副身心,努力想將自己的子女培養成天下無雙,因此而展開了各種欲望的鬥爭。

劇中韓書珍為了想得到婆婆的肯定,只能拼命想讓女兒藝瑞上最好的大學醫學院,完成婆婆三代醫門的願望。(圖片來源: JTBC)

這些女人看似有著成功美滿的家庭,其實都過著沒有自我的人生。韓書珍是天空之城中精明幹練的女王,將兩個女兒的教育問題和對丈夫的賢內助工作都做得井井有條,但其實一直隱藏著自己出身低賤的秘密,無法對人敞開真相。熱情又直爽的陳珍熙父親是江南的房地產富豪,從小就過著金枝玉葉的生活,把韓書珍視為人生模範,卻只恨自己的兒子學業不成材,老是讓她在眾姊妹中抬不起頭來。法律教授妻子盧勝惠優雅文靜,她的父親曾官拜軍事參謀,擔任過三屆國會議員。結婚後努力相夫教子,甚至中斷自己很喜歡的博士課程學業,只為了專心當個好妻子、好母親。她們的存在目的不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丈夫與兒女。

不只是這些貴婦們被迫放棄自己的人生,她們的上一輩與下一輩的女性們也是如此。這些母親們之所以這麼嚴厲的逼迫自己的丈夫與兒女,是因為這是她們生命中唯一能得到認可、獲得成就的管道。一個女人的成就,看的是丈夫事業是否比別人成功、子女有沒有比別人出息。韓書珍想得到婆婆的肯定,只能拼命讓女兒藝瑞上最好的大學醫學院,完成婆婆三代醫門的願望。她婆婆的這個願望,為的也只是讓自己能得到社會與親友的認可,女兒藝瑞從小開始努力念書、從無喘息,為的也是這個原因。

劇中最大的反派人物金珠英,是所謂的入學協調員,專門協助上層階級家庭中的考生進入首爾國立大學。劇情到最後,我們也才慢慢知道,正因為她也可能是放棄自己事業發展、想全力當個「好母親」,看到自己大學女同學在學術上得到傲人成就,心中感到無比失落。女兒K曾經是高智商的優等生,9歲考上大學,讓她好不容易扳回一城,卻因女兒發生意外而變成弱智,一切期盼毀於一旦。

也就是在這樣的巨大失落中,金珠英選擇輔佐入學的考生對象,母親必須放棄一切事業發展,全力輔佐兒女的學業與生活。劇中唯一可以稱得上快樂的家庭黃家,李秀林是這個群體中最特別的女性,而且也只有她在婚後仍保有自己,繼續從事喜愛的寫作工作。

劇中最大的反派人物金珠英,也是放棄自己事業發展、全力當個「好母親」卻落空的例子。 (圖片來源: JTBC)

如果說《天空之城》讓我們看到韓國社會裡為了競爭所造成的人性扭曲,那麼其中最關鍵的問題,也許正是整個社會對於女性的壓迫。韓國社會對於一個女性最大的期望,就是結婚並成為一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女人對自己人生的期待與夢想,在婚後往往必須讓步給丈夫與兒女,開始為別人而活。而在一個父權社會中,女性不但是受害者,往往自己也參與了這個共犯結構。韓書珍的婆婆壓迫著自己的兒子、媳婦、與孫女,為的是達成夫家三代醫門的盼望,這也許是她自己人生中所唯一能達成的成就。韓書珍為了得到婆婆的認可,繼續壓迫著自己的女兒,女兒藝瑞為了能被重男輕女的奶奶認可,也只能繼續壓迫著自己,把奶奶的期待當作自己的夢想。

在這個互相壓迫的過程中,男性往往選擇成為一個默不作聲的旁觀者,把這個壓迫結構所帶來的問題留給女人們自己去面對。當教養女兒的過程中出現問題的時候,被眾人指責的韓書珍不只一次崩潰、對著突然想介入的丈夫失聲大喊:這麼長久以來你都不關心,怎麼有資格來論斷我?

申師任堂(1504年-1551年)是朝鮮中期著名的女性書畫家、作家、儒學者和詩人,出身於江原道江陵的兩班貴族家庭。韓國銀行於2009年發行的5萬韓元正面肖像就是申師任堂,背面為申師任堂的名畫月梅圖及風竹圖,她也是第一位登上韓國紙幣的女性人物。然而,申師任堂並不是因為自身的才能與成就被後世所紀念,而是因為她是著名儒學者李栗谷(李珥)的母親,因為兒子的成就,成為良妻賢母的典範。即使在申師任堂出生地紀念館「烏竹軒」裡,所有的文字與陳設都不是為了紀念申師任堂的在儒學與詩、畫上的成就,反而都在說明李珥的出生與成長過程。

申師任堂的肖像以及作品「草蟲圖」、「八曲屏」等。(圖片來源:https://jmagazine.joins.com/monthly/view/315599)

申師任堂是是第一位登上韓國紙幣的女性人物。圖為五萬韓元紙幣。(圖片來源:https://jmagazine.joins.com/monthly/view/315599)

即使到了當代,許多女性仍然受到放下自己、成為「賢妻良母」的期待。我在美國留學時認識一對韓國朋友,夫妻兩人同時攻讀博士學位,妻子還比丈夫早完成拿到博士。後來兩人畢業回到韓國,先後有了三個小孩。在育兒與學術生涯發展這個兩難抉擇中,我親自聽到一位女性長輩對這位女性朋友的勸告,要她以家庭為重。因此她選擇了承擔育兒工作,只兼任一些兼職研究或教學工作,好讓丈夫取得大學教職並全力去發展事業。

這不是唯一的例子,還有另一位自始在學術上表現優秀的女性好友告訴我,她在首爾大學畢業後因為成績優秀留任助教,並拿到一個競爭激烈的留學獎學金。當時,許多自己的師長卻勸她把獎學金機會留給其他男性同學,因為他們比她「更需要」。後來她順利申請到哈佛大學繼續念博士,卻因為之後結婚育兒的關係,耽延多年無法完成博士學位。她的丈夫順利拿到博士,成為SKY名校醫學院的教授,她則在育兒多年之後,坎坷地終於完成學業、拿到哈佛的博士學位。雖然有名校的學位加持,卻已經錯過最好的就業時間,在求職的過程中遇到許多挫折。

我並不是認為所有女性一定要在事業上成功,我也不覺得當全職家庭主婦有甚麼不好。然而重點是,當事人自己是否有選擇的能力與機會,能選擇自己所愛的那條路。我相信我那些為家庭選擇犧牲事業的女性朋友們,是出於愛而自願,而且她們的犧牲也值得。但我也相信,一定有其他的方式,讓女性不再只能選擇犧牲自己以成全家庭。

有句話說:Happy wife, happy family (有快樂的妻子、才有快樂的家庭),我也相信有快樂的女性們,才會有一個快樂的社會。在《天空之城》裡,我們看到不快樂的女人被困在看似華麗的城裡,自己的人生被社會的期望淹沒而消失。我們也看到如果女人們可以勇敢為自己站出來、男人們願意承擔起自己該負的責任,那麼,生命可以變的不一樣。

我還是相信要先做人,再來做男人或女人。不管是男性或女性,不管處在甚麼樣的情境,我相信還是要先做好自己,把自己的生活過好,再來一起互相成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