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波希戰爭十一】:同一時間,歡樂雅典城

經過一番苦鬥,七名波斯貴族決議:黎明時所有人騎著馬面向太陽,誰的馬第一個嘶鳴起來,誰就是新任的波斯王。 黎明一到,大流士的馬最先嘶鳴了起來。在西元前521年,這名曾出現在居魯士夢中、夢見將統治歐亞大陸的大流士,即將邁出他歐洲征途的第一步......那麼同一時間,希臘的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神奇海獅

續上篇

話說,正當大流士一行人即將闖關成功之際,卻突然殺出了個程咬金。前方迎面走來一名宦官,一劈頭便嚴正喝斥了守衛,問他為什麼在這種特殊的時刻還放人進來。接著轉頭對大流士一行人說:

「現在皇宮戒嚴,國王不會見任何人。」

大流士搬出他原本的那套說詞,堅持要面見國王:

「我是蘇薩地方長官之子,有急事必須面見國王。」

宦官比他更堅持:「任何人都不能會見國王。」

就在兩邊僵持不下之際,剩下六個人眼看著其他守衛已經慢慢接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拔出匕首一刀刺向宦官。 宦官慘叫了一聲便立刻命喪刀下。所有人拿著刀,開始往皇宮深處狂奔。

這時,假冒的波斯國王正在深宮與自己的兄弟商討對策,突然一聲傳來的慘叫聲立刻讓倆人知道大勢不妙,轉身便拿起自己隨身的武器。一人抄起了弓箭、另一人則拿起了長矛,靜靜等待著宮門被攻破的一瞬間。 七個人一衝進大殿,假國王的兄弟立刻拿長矛向前刺去,馬上便刺穿第一個人的大腿。

第一人應聲倒下,其他人跟著一湧而上,又有一名不慎被刺中眼睛。 七名刺客現在一下少了兩名,而這時他們又必須兵分兩路。原來是因為假國王看見距離已經太近,手中的弓箭根本沒辦法發揮作用,索性來個轉身就跑。

「追上去!」

大流士喊,便和另一人死命追趕假國王。

而這時假國王已經跑進另外一間房間裡,準備把房門關上!

西元前五世紀的波斯帝國與希臘。(圖:https://etc.usf.edu/maps/pages/800/836/836.htm)

情況非常緊急。每拖一秒鐘,皇宮守衛前來增援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喪失了這次機會,波斯人就永無翻身之日了! 抱著死命一搏的決心,大流士的盟友立刻飛撲過去,衝過房門和假國王扭打成一團。大流士提著刀追趕上去後,卻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你在幹什麼?快殺了他!」

纏鬥的過程中,大流士的盟友對著他大吼。

大流士當然也知道,但由於兩人幾乎已經扭打成一團,沒有光線的房間又十分昏暗,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同伴知道這件事,便對著大流士大喊:「快點!刺中我也沒關係,快下手!」 就在盟友喊出這句話的一瞬間,千鈞一髮之際大流士終於下定了決心。他大喊了一聲,舉起刀子一把便從地上扭打的兩人中刺去— 幸運的是,刀子狠狠的扎進了假國王的身體裡。

另外一邊,刺客也成功制服了假國王的兄弟。在經過這番苦鬥之後,這七名波斯貴族決議:黎明時所有人騎著馬面向太陽,誰的馬第一個嘶鳴起來,誰就是新任的波斯王。

黎明一到,大流士的馬最先嘶鳴了起來。在西元前521年,這名曾出現在居魯士夢中、夢見將統治歐亞大陸的大流士,即將邁出他歐洲征途的第一步......

那麼同一時間,希臘的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波斯王大流士一世。波斯故事到此告一段落!

關於當時的雅典,高中歷史課本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話:「公元前6世紀中後期,雅典出現僭主政治。第一代僭主是深受平民歡迎的庇西特拉圖。」

但歷史課本上沒說的是,這個年代的雅典根本就是個歡樂大本營,在希羅多德的《歷史》裡,甚至出現了一個像這樣的場景: 原來在這個時候,雅典分成貴族黨、商人黨和平民黨三個派別,只有兩個派別成功聯合之後,才有可能坐上雅典統治者的寶座。身為平民黨黨魁的庇西特拉圖為了聯合商人黨,甚至娶了商人黨魁的女兒。

本來大家想說,這樣的聯合已經夠穩固了吧?沒想到女兒回家之後,臉色卻顯得很難看的樣子。

商人黨魁覺得很納悶,在一直逼問之下,女兒她才終於說出答案:

「他他他.....插錯洞了。」

「噗~~~~~!!」

商人黨魁嘴裡的酒一口噴了出來。 看到這真不禁會讓人大喊:希羅多德幹的好啊!但是把歷史寫得這麼露骨真的大丈夫?? 原來,這中間竟然還有著種種政治考量。究竟事情是怎麼樣子,讓我們一起來看下去吧!

古希臘世界的兩大城邦:雅典與斯巴達。(圖:http://earlysocietieswebquest.weebly.com/ancient-greece.html)

原來,在大約一個世紀以前的時候,整個雅典是非常貧富不均的。 在雅典城邦初建的時候,為數不多的農田成為絕對的經濟支柱。在高利貸的剝削下,農民一旦還不起貸款,就會成為一種叫做「六一農」的農奴。一旦成為六一農,就必須把收成的六分之五全部上繳地主,而這種程度的高利貸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也就因為如此,西元前632年夏季一個美麗的清晨,雅典終於爆發了史上第一次的佔領運動,為數大約80到100人的敢死隊攻進了神聖的雅典衛城。他們拿出繩索、將自己牢牢的跟雅典娜女神像綁在一起,顯示自己決不潰退的決心。

政府軍立刻包圍了衛城。但是問題卻很棘手...因為聖殿之內不能見血,他們既沒辦法攻進衛城大開殺戒,也沒辦法把這些敢死隊拖出來。就這樣僵持了好幾天後,兩邊終於達成撤離衛城的協議。

有些激進派不願意撤離,抓著腰間的繩子邊喊邊退後,但就在這最緊張的時刻,一件事情終於讓氣氛整個爆發...綁著他們與神像的繩子,突然間斷了。

接著事情整個失控,突然間政府軍就有人大喊:「這是雅典娜女神不願意庇佑他們的證明,大家快進去殺啊啊啊!!!」 聽到這句話,政府軍隊如夢初醒,紛紛衝進神廟開始大開殺戒。雖然有祭司大喊:

「神廟裡不可見血!!」

但軍隊根本不聽,雅典娜神廟瞬間變成修羅場,有些叛亂者躲在神像後面忒忒發抖,被拉出來一刀劈死,另一些人逃到復仇女神的神廟裡,緊緊抱住神像,但也躲不過被殺掉的命運;而好不容易逃到聖地之外的,則被群眾用石頭活活砸死。

當時帶頭的執政官美迦克勒斯也因此成為「受神詛咒的家族」,遭到了流放的命運。不過這起事件也讓兩邊的敵對意識達到極限,在兩邊一觸擊發的當下,兩邊同時推舉出一個人:梭倫,來治理雅典。因為梭倫出身一個沒落貴族家庭,平民認為他會站在窮人的立場,而貴族認為他會為貴族發聲。

梭倫出身一個沒落貴族家庭,平民認為他會站在窮人的立場,而貴族認為他會為貴族發聲。(維基共享)

正在編寫法律的梭倫。據說他的朋友看到了,嘲笑他說:「你寫的法律像蜘蛛網,只能網住弱小的人;遇到強大的人根本毫無作用。」聽起來真是中肯阿!

梭倫因此陷入了兩難,於是便去了有名的德爾婓神廟請求太陽神指點迷津。

通常,德爾婓的神諭都是晦澀難解的,但這次德爾菲神諭給了他這樣的回答:

「去坐在船的中間吧,你的職責是舵手;放手去做吧,有很多雅典人是你的朋友。」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