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波希戰爭九】謊言諸王(liar Kings)

從此以後我以為我已經高枕無憂了。但我沒想到我還是失去了我的王位,人不能違逆自己的命運...我要你們相信:我的弟弟巴迪亞,已經不在人世了。異族的僧侶已經佔有了我們波斯人的王國。我要把我一生中最後的期望囑告你們這些波斯人:去把王位奪回來!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你,不管之後誰是國王,要堅守反對謬誤。那些謬誤的追隨者-要狠狠的懲罰他。」-大流士

岡比西斯的弟弟巴迪亞即位波斯國王的消息立刻傳到了埃及,岡比西斯不可置信的聽著來自波斯的特使,傳達要求埃及駐軍宣誓效忠的消息。

怎麼可能?巴迪亞不是死了嗎??

岡比西斯立刻把自己的大臣普列克撒佩斯叫過來。這是他最忠實的大臣,事實上,岡比西斯當初就是命令他滅掉自己的弟弟的。

「你到底有沒有殺掉巴迪亞?」岡比西斯狂怒問道。

普列克撒佩斯回答:「陛下,您弟弟的確死了。是我親手把他埋葬的。」

「那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普列克撒佩斯想了一想,事到如今,只能先把使者找來問清楚,之後再決定下一步的方案。

使者被帶到岡比西斯面前,在對大臣點了點頭後,大臣便開始對使者問道:「現在我問你所有的問題,你最好給我老實回答:是新皇帝巴迪亞親自把命令交給你、讓你帶來埃及的?還是什麼人把命令交給你的?」

使者的回答果然跟岡比西斯他們猜想的一樣:他從來沒有見到新皇帝本人,而是透過一個祆教僧侶,把命令傳給他的。

岡比西斯心中頓時警鐘大作。他知道這個僧侶,在他出征埃及以前,曾經命令他負責皇家內廷的事務;身為皇家近人,他們也很有可能知道巴迪亞已經死亡的內部消息,而他也有一個弟弟,長得跟巴迪亞幾乎一模一樣!

這下真相總算大白:篡位者是假扮的!

祆教,又稱拜火教,創立者為索羅亞斯德,在當時的波斯帝國裡便已成為國教。圖上的「法拉瓦哈」為一長翅膀的光輪,是祆教最常見的符號之一。

但是,岡比西斯卻無法戳破這兩個僧侶。因為如果說出自己的弟弟已經死去的消息,那自己殺掉弟弟的事勢必也會曝光。不管在什麼時代,殺掉自己親兄弟都是絕對不被允許的罪行。

何況即使說出了實情,百姓也不一定能夠接受自己的統治。每天壞消息都接連不斷傳到埃及,整個國家似乎因為已經無法忍受岡比西斯的殘暴,竟然接連爆發19起暴亂事件。其中光是巴比倫就爆發了兩次。

古代兩河流域最輝煌的城市巴比倫裡,叛變的意志非常堅定。城裡的男人在一片死寂中,靜靜的看著載送年邁父母的牛車遠離;接著回到城中,含著淚紛紛把自己妻子勒死。

要節省,糧食的耗損...... 巴比倫的所有人,決定用死來換得城市的自由。

巴比倫裡,叛變的意志非常堅定,所有人決定用死來換得城市的自由。(Eon Images)

岡比西斯決定立刻朝波斯進軍。但也許是因為他的心神不寧、又或是平日喝太多酒的關係,在他準備上馬的時候,他刀鞘的扣子卻鬆掉了。裡面的刀刃緩緩地滑了出來,岡比西斯突然驚吼一聲,接著才看見刀刃已經深深刺進了自己的腿部,頓時血流如注。

而他的傷口正好就是他一年前,刺死埃及聖牛的那個傷口。

連命運都背棄了自己。岡比西斯的傷口造成了大面積感染及潰爛,等到從埃及走到敘利亞時,他就再也無法前進了。在高燒之際,他向旁人詢問了自己現在在哪。

「稟報國王,我們現在在敘利亞的阿格巴塔拿(Agbatana)。」仕臣說。

岡比西斯立刻想起了那個神諭。他喃喃地說道:

「看來,我注定是要死在這裡了......」

這時的他必須抉擇:是要把王位拱手讓人、還是昭告天下自己的親弟弟其實已經不在人世,要其他人幫他奪回王位呢? 自此,他便陷入深深的沈默......

阿庇斯Apis-孟斐斯神祇,位列埃及眾神第三,形象為公牛。在埃及祭拜阿庇斯時剛好岡比西斯戰敗歸來,一時憤怒就把公牛殺了。

事實上,這個王位不僅是他的家族的王位,還是他種族的王位。

很久很久以前,統治這個國家的其實不是被波斯人、而是被一個叫做美地亞的種族。那時候的美地亞國王為了保住自己的王權,甚至逼迫大臣吃下自己親生骨肉的肉;他的父親居魯士找到了缺口。透過那位大臣的暗中幫忙,他建立了舉世無雙的波斯帝國。而現在篡位的祆教僧侶,恰恰就是美地亞的遺族。

岡比西斯問著自己: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王位重新回到其他種族的手中嗎?就因為我不肯講出自己的秘密嗎??

苦苦掙扎20多天後,波斯王岡比西斯終於把所有人召集過來,告訴他們一個藏在自己心裡、最深幽的秘密:他害怕自己的弟弟,然後殺了他。

「我夢見...自己的弟弟坐上了王位,他的頭升到了天際.....」

在眾人的一片驚愕中,岡比西斯說:

「從此以後我以為我已經高枕無憂了。但我沒想到我還是失去了我的王位,人不能違逆自己的命運......」

「我要你們相信:我的弟弟巴迪亞,已經不在人世了。異族的僧侶已經佔有了我們波斯人的王國。我要把我一生中最後的期望囑告你們這些波斯人:去把王位奪回來!」

說完後,岡比西斯便嚥下了自己的最後一口氣。所有波斯的高官聽到了岡比西斯的遺言,震驚得無法言語。過了好一會後,才紛紛爭論起來:到底該不該相信岡比西斯的話?

有人說這是岡比西斯最後的遺願,但也有人說,這只是國王死前的胡言亂語而已。正在兩邊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名官員制止了大家:

「我知道,有一個判定的好方法!」

大家回頭看了這名官員,他是一名出身高貴的波斯貴族。事實上,早在岡比西斯說出他的遺言以前,這名波斯貴族就已經開始懷疑起新國王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岡比西斯的弟弟,為什麼即位已經好幾個月了,他卻從來都不走出自己的王宮、也不接見任何波斯的官員?

他告訴大家一個辨認國王真偽的辦法:原來,他的女兒已經被召進宮裡。他要女兒在侍寢時,偷偷查看國王的耳朵。

「耳朵?」女兒問。

貴族回答她:「沒錯,這名僧侶曾經因為犯錯,被前任國王居魯士割去雙耳。所以如果他是假冒的,那他一定沒有耳朵。」 這要冒著極大的危險。終於等到一天晚上,新國王終於來到了這名女兒的寢宮。等他們雙雙入睡後,女兒卻因為緊張過度的關係,怎麼樣也睡不著。

她起身,確定新國王已經深深睡著了以後,顫抖掀開國王頭上的頭巾...(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