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開講》從我所認識的「反管」台大生潘儒鋒,談「新五四運動」

2018-05-13 10:54

◎蘇信宇

五月四日,自稱「新五四運動」,實際是「挺管」的活動,在台大舉行。台大資管系的學生──潘儒鋒,在自己的校園,遭到68歲、非台大畢業,自稱只是「路過」又只是「順手」繫上「黃絲帶」,但堅稱自己不是挺管人士的──前駐韓外交官劉順達拉扯衣領而受傷。台灣社會又因為部分媒體的斷章取義,將事件操作成「自掐」而失焦,在事件沉澱幾天之後,筆者身為潘儒鋒的朋友,在徵求他本人的同意後,透過線上採訪,補充第一手資料後,決定從我所認識的潘儒鋒,談談「新五四運動」。反管的台大潘姓學生(白衣男)遭挺管人士前駐韓外交官劉順達抓住衣領,雙方發生衝突。(資料照)  

認識潘儒鋒,是在太陽花學運期間的課輔教室。筆者當時是台大國發所的研究生,儒鋒是台大資管系一年級的學生。在聊天的過程中,頗驚訝他在高三到大一這兩年間,就開始關注甚至親身參與了關廠工人、洪仲丘、國道收費員事件到太陽花學運等。有別於一般高三到大一年紀的學生,過著讀書、打打電動的生活,筆者看到了一個關注社會議題、積極公民參與的有為青年。

儒鋒站正中間。筆者右二。另外三位都是台大的學生。(作者提供)

在學運之後沒多久,筆者離開母校,到南台灣工作。儒鋒則繼續在台大讀書,彼此仍透過臉書更新狀態,他所關注的社會議題從,核四、反課綱、南港瓶蓋工廠、死刑存廢、婚姻平權、勞基法爭議、轉型正義、年金改革、大學法改革到「校園自治」,即使2014、2015兩度參與學生代表落選,仍鍥而不捨,終於在2017年當選。試問,一個原本就極為關注社會議題,並熱衷參與的青年,同時也具有台大學生代表的身分,當母校的校長因為遴選爭議而難產,豈有不關心的道理?

筆者詢問,參加「新五四運動」前,是否有什麼計畫與想法?儒鋒本人表示:「我是純粹去表達另一種聲音。當天我與一眾夥伴(約二十餘人)自台大小福出發,一路搖鈴仿師公送葬儀式,並在現場焚香祭拜、招魂、灑水灑米祭鬼神,要表達台大「法治已死」的訴求。為了不與民眾起衝突,所以我也不選擇在傅鐘正前方,而是在旁邊演戲。至於媒體曲解本人說「諷刺現場群眾都是髒東西」,實屬挑起對立之說。演完戲以後,其中一位夥伴抓起「管公中閔純潔騙殺全國」之布條往傅鐘正前方,與黃絲帶運動群眾發生口角,本人即刻上前以身體為人牆,欲助夥伴脫離,不想遭劉姓老翁扯住衣領,爾後試圖掙脫時腰傷復發,加以先前掐頸的不適感,在老翁放手後失去平衡倒地。」

儒鋒本人表示:因其中一位夥伴抓起「管公中閔純潔騙殺全國」之布條往傅鐘正前方,與黃絲帶運動群眾發生口角,本人即刻上前以身體為人牆,欲助夥伴脫離,不想遭劉姓老翁扯住衣領。(圖擷自YouTube)

反管的台大潘姓學生在被拉扯後,一度倒臥在地。(資料照)

在事件爆發後,影片畫面被部分媒體刻意剪輯,操作成「自掐」、「自摔」,試圖帶風向,並用定格畫面的照片,把儒鋒冠上「自掐哥」、「戲精」等汙名,真正台大學生對於「管案」的聲音,全部被糞水掩蓋,只剩下校外人士「乞丐趕廟公」的臭不可聞。筆者認為,這就是部分媒體長期以來的抹黑手法,讓讀者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核心。試問,如果今天是一個校外老翁進入女校,試圖拉扯女學生的衣領,不論主觀上老翁是否有性侵的意圖,該女校生因為被拉得快窒息而表情痛苦,不論最後摔倒的那一個瞬間,是因為老翁暴力拉扯,或是重心不穩,又或是舊傷復發而摔倒,這似乎都不是問題的核心吧?重點是,為何女校會有一個校外的老翁來鬧事又對女學生動手動腳呢?場景轉換到台大,不論老翁主觀上是否有「強制罪」的犯意,客觀上粗暴的出手拉扯學生的衣領,就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譴責了吧?難道今天儒鋒剛好不是女學生且長得人高馬大,在自己的學校,和平地演戲,表達訴求,即使被號稱支持「校園自治」、「言論自由」的校外老翁動手動腳,還保持風度未反擊,社會主流風向居然不譴責加害者,而是檢討被害人?未免也太荒謬了!

在事件爆發後,影片畫面被部分媒體刻意剪輯,操作成「自掐」、「自摔」,試圖帶風向,並用定格畫面的照片,把儒鋒冠上「自掐哥」、「戲精」等汙名,真正台大學生對於「管案」的聲音,全部被糞水掩蓋,只剩下校外人士「乞丐趕廟公」的臭不可聞c

事件爆發後,有人從儒鋒臉書截圖,「我需要幾個人來幫我錄影,如果我被動手我才比較好領年中獎金」,想用臉友間私下比較戲謔的對話,再進一步將儒鋒抹綠成有錢領的「綠衛兵」,試圖瓦解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的自主性與正當性,筆者覺得啼笑皆非。試問,如果一個沒有是非價值,純粹以「年終獎金」多寡為目標的台大生,真的想賺錢,也應該效法台大畢業的學長「炳忠哥」吧?隨隨便便領中共的「稿費」就有20萬美金,老爸「不小心」就可以丟掉2萬美金!部分媒體,用放大鏡看儒鋒的私人臉書,看到「年終獎金」就見獵心喜大幅報導,至於「炳忠哥」的20萬美金稿費,作為媒體的責任呢?還是背後還有高層下令,點到為止即可,不宜深入追查?可能也會有人說,不是所有人都像「炳忠哥」「胸懷大志」,也許只想賺點小外快,領領500。筆者必須說,一個台大管理學院的高材生,出去應徵英文、數學等一對一家教,行情大約是一小時600-1000元之間不等,我所認識的儒鋒也已經幫助好幾位學生考上台大國企、台大地質與北一女中等明星校系,如果真的只想賺500,參加活動,動不動就要半天、一天,風吹日曬還要被校外老翁施暴,相信只要有一點點國中經濟學、機會成本的概念,就可以知道,使用抹綠或用金錢利誘等潑糞手法,來否定學生自主性參與社會運動,是不被社會肯定且唾棄的。

事件爆發後,有人從儒鋒臉書截圖,「我需要幾個人來幫我錄影,如果我被動手我才比較好領年中獎金」,想用臉友間私下比較戲謔的對話,再進一步將儒鋒抹綠成有錢領的「綠衛兵」。(作者提供)

在經歷被校外老翁施暴,部分媒體惡意操作與帶風向後,我問儒鋒,有沒有什麼想說?他僅表示:「沒特別想說的,公理自在人心,真理是愈辯愈明的。相信司法會還我公道。希望社會大眾自重、媒體自律。」筆者離開母校已有數載,感慨校運多舛,自己只能遠距離關心卻無能為力。如果連勇敢站在第一線的學弟被潑糞,都怕惹麻煩不站出來聲援,真的會讓社會以為,那些校外人士所主導的「新五四運動」,就是台大的主流聲音,沉默就是一種默許跟縱容!本文希望讓讀者重新認識潘儒鋒,也希望拋磚引玉,讓更多的台大學生、台大畢業學長都站出來發聲!

(現任歷史補教老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