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中國會步入鴉片戰爭的輪迴嗎?

眼前中國的處境是,掩蓋所有矛盾的集權體制正遇上周邊國家與之對立的高漲時刻,而川普和安倍二人雖仍在磨合,但他們對中國的敵意皆傾向攻勢。而其他周邊國家多半選擇靠向美日,中國顯得勢孤。而在應處內部張力與外部壓力時,如果說,目前中國鷹派氣燄高漲,那麼,習近平將會是堅持到最後的鴿派。因為他最想要穩定。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美國總統大選前,外媒都指出,中國討厭希拉蕊而比較不擔心川普入主白宮。雖說大選的結果跌破大多人的眼鏡,中國即使猜錯也算不得甚麼。然川普當選後,中國竟未能對他進行立即的分析與掌握,官媒最初甚至有計劃、有系統地討好川普,包括轉載其孫女穿唐裝賀新年、唐詩童謠朗朗上口的影片,一直到了去(2016)年12月2日川蔡通電後,中國才如夢初醒,但接著又處理失當,鷹派歇斯底里式的語彙反激起川普及其團隊的鬥性與鬥志。

中國跟美國交往管道與機會如此多,其在美國的情報網亦甚綿密,竟有後來一連串的誤判與誤處,何以致之?

道理很簡單,在中國這種講政治正確的組織文化中,鮮少有人敢講實話。習近平曾說:「共產黨不講政治還叫共產黨嗎?」。「講政治」就是,下級單位必須不打折扣地如實執行上級單位的命令或指示;道理次要,權力才是首要。

美國總統大選前,外媒指出,中國討厭希拉蕊而比較不擔心川普入主白宮。但川普當選後,中國竟未能對他進行立即的分析與掌握。(AFP)

在這種宮廷文化中,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中國的情治人員固佈滿美國各階層、各領域,但第一線的資訊在後方層層的審核下,誰敢冒大不韙,將真實所見所聞呈給習近平?好官自為,說好聽話的風險還是相對比較低。體制使人愛說假話。

也因此,當蔡通電後,王毅竟說「這只是台灣方面搞的一個小動作;這不會改變美國政府多年來堅持的一個中國政策。」而今(2017)年1月24日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痛批:「台灣有一些政客利用美國換政府,做小動作,自以為到美國見了什麼人,沾沾自喜。」;「我覺得這是一種奴才心態」;「台灣若想避免成為籌碼,回到『九二共識』基礎上,承認兩岸同屬一中,就沒什麼好擔心。否則,要擔心的事還在後面。」

王、崔二人必須說這類極盡醜化蔡英文政府之能事的話,並囈語般地威脅恫嚇,為的就是避重就輕,移轉焦點,從而加以卸責,以保住包括習近平在內一竿子人的面子。然而,正是這種傲慢而托大、不實事求事的處世與斷事風格,未來,習近平這個團隊極可能將中國帶到一個更不利的處境。美中領導人各自為自己國家利益辯護本無可厚非,但川普對於中國操縱匯率、對國企的補助、以及竊取美國公司與政府機密等等的指控,並非無的放矢。中國不僅不知自省,反而將對立的責任往外推。而找馬雲之流油腔滑調地在外國媒體上當說客,只有讓美國精英感到更憤怒。

王毅、崔天凱(圖)二人必須說這類極盡醜化蔡英文政府之能事的話,並囈語般地威脅恫嚇,為的就是避重就輕,移轉焦點,從而加以卸責,以保住包括習近平在內一竿子人的面子。(駐美特派員曹郁芬攝)

1月17日,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2017》強調,中國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支持全球化與自由化。但很諷刺的是,中國所做所為,正好與之相違。要知,習近平的偽論終究不是「次霸」面對「超霸」該有的對應之道。 基本上,中國作為一個崛起的次霸,不免會遭到超霸的打壓,以及其他次霸給予扯後腿。不過,中國對外雖採差別對待,總體上卻已擺出全面開戰的態勢。

對美國,中國的語調越來越強,包括:「一中政策沒有談判的餘地。」;「南海島嶼的主權屬誰,可能有不同看法,但這不該是美國插手管的事。」問題是,川普不願再如歐巴馬那般的「懦弱」。在經濟上,中國遭逢的已不是歐巴馬式藉TPP俱樂部加以消極排除的作為,而是川普式雙邊的直接壓迫,更慘。安保上,川普除了保存歐巴馬時期由北到南,從韓國到印度,一路的戰略圍堵外,還加碼要拉攏俄羅斯進來。川普執政下的中國之處境,看來比歐巴馬時期更窘。

中國對周邊國家的關係,尤其日、韓,每況愈下:

(一)對日:去年4至12月中國軍機侵擾日本空域,被攔截644次。對於日本名古屋的酒店APA在客房擺置否認南京大屠殺書籍一事,中國國家旅遊局於1月24日公佈措施,要求所有中國出境旅遊企業和旅遊電商服務平台全面停止與APA酒店合作。星火可以燎原;兩國的歷史仇恨會不會被撩起,而擦槍走火,誰也無法保證。

(二)對韓:中韓的「薩德之爭」未見緩解,韓國石油公社1月23日揭露,原本占蔚山北港投資比重25%的中國企業已決定撤資。韓國則已計劃對中國印刷膠板徵收反傾銷稅。中日對立看來已難有轉圜,而韓國似乎也步日本之後,不惜升高對抗的態勢。

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2017》強調,中國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支持全球化與自由化。但很諷刺的是,中國所做所為,正好與之相違。(AP)

不僅對外關係趨緊,中國的內部對立也在激化當中。日前北京市網信辦依法關閉了17家違法違規網站,其中最為引人關注的就是茅於軾創辦的「天則經濟研究所」所屬的兩家網站。茅於軾對於政府由上而下的經濟規劃和國有壟斷企業的批判向來不遺餘力。不久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政法系統電視會議上,傳達了習近平要求政法機關把維護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的指示,也就是收緊對黨和社會的控制。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竟露骨地說:茅於軾絕非榜樣,而是教訓。

1月22日,中共中央的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被任命為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媒體分析,這是「全民備戰」的徵兆。但從大局研判,這應只是一種做勢。眼前中國的處境是,掩蓋所有矛盾的集權體制正遇上周邊國家與之對立的高漲時刻,而川普和安倍二人雖仍在磨合,但他們對中國的敵意皆傾向攻勢。而其他周邊國家多半選擇靠向美日,中國顯得勢孤。而在應處內部張力與外部壓力時,如果說,目前中國鷹派氣燄高漲,那麼,習近平將會是堅持到最後的鴿派。因為他最想要穩定。

此刻誰輕扣板機,就極可能將中國帶入鴉片戰爭的痛苦輪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