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習近平在非洲的外交挑戰日趨嚴峻

過去十五年來,中非雙邊的貿易發展迅速,依「核心vs.邊陲」看,中國已將非洲緊緊地納入其經濟體系,並將非洲視為藉「鄉村包圍都市」戰略以攻頂爭霸的腹地。但隨著來自美、印、日等國家在非洲經濟、政治以及軍事上的競爭,且來勢洶洶,再加上當前中國經濟放緩,給中非關係塗上濃重的陰影,中非關係的蜜月期是否已到盡頭?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的首場外交秀是3月22-30日訪問俄羅斯、坦尚尼亞、南非和剛果四國的行程,同時也出席在南非德班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5次會晤。非洲的重要性可見一斑。而才隔兩年八個月,12月1-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辛巴威,2-5日再訪南非,並在約翰尼斯堡與南非總統祖馬共同主持「中非合作論壇峰會」,更可確認非洲在北京心裡的位置

中方的說法是:習近平的訪非之行將為中非關係的「穩定前行」注入新動力,這是中非合作論壇繼2006年10月在北京召開首屆中非峰會之後,「首次」在非洲大陸舉辦的峰會。既是首次,必然很緊要;而要穩定前行,莫非發生了不穩的情事?

習近平12月2-5日訪問南非,並在約翰尼斯堡與南非總統祖馬(左)共同主持「中非合作論壇峰會」。(AFP)

過去十五年來,中非雙邊的貿易發展迅速,從2000年的100億美元躍增到2014年的2220多億美元,增加22倍;從2009起超越美國,連續5年成為非洲最大的交易夥伴國。中國與非洲的商業合作從2000年的1000億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3000億美元,超過2500家中國企業在非洲投資,中國對非投資已超過300億美元,而中國的海外基礎建設,非洲囊括三分之一。

中國投資項目涉及:貿易、生產加工、資源開發、交通運輸、農業及農產品綜合開發等多個領域,中國對非洲援建了鐵路2000多公里、公路3000多公里、學校100多所、醫院60多所,且減免了200多億人民幣的債務。

依「核心vs.邊陲」看,中國已將非洲緊緊地納入其經濟體系,並將非洲視為藉「鄉村包圍都市」戰略以攻頂爭霸的腹地。2006年10月在北京召開的首屆中非峰會是個重要的起跑點。幸運地,2007年12月8日,德國總理梅克爾在「歐非高峰會」指責83歲的辛巴威總統穆加貝損害了非洲的形象,而穆加貝則反擊說,非洲國家無法容忍歐洲這種傲慢與優越情結。

與歐洲的裂痕迫使非洲向東走,中國則趁機加碼投入,中非關係趨密。而中國與非洲54國有邦交,意味著它在聯合國手握54張票,意義非凡。2008年初「德國之聲」便提出警告說,「歐洲以良政和人權為援助歐洲的前提,中國則是無條件的;中國重新發現了非洲,並逐漸與非洲昔日的宗主國歐洲產生競爭。」

2007年德國總理梅克爾指責穆加貝損害非洲的形象,而加貝則反擊說,非洲國家無法容忍歐洲這種傲慢與優越情結。與歐洲的裂痕迫使非洲向東走,中國則趁機加碼投入,中非關係趨密。(資料照,AP)

然而,花無百日紅。中國自2012年起經濟開始放緩,標準銀行預估2015年非洲出口中國的貿易額將下降40%,非洲對中國赤字將達470億美金,這對非洲經濟是重擊,也有傷鄰睦。而同時,2009年以降美國推動戰略包圍中國的效果在發酵中,日本與印度也紛紛對非洲透入關注,曾為宗主國的歐洲,也積極投入非洲。歐巴馬上台後專門制訂了對非戰略,雖然經貿上的效果不顯著,軍事合作卻有一定的進展;美國與烏干達、吉布提、剛果與南蘇丹等地,建立了弧形的戰略部署;美國在非洲駐軍達35個國家。

印度方面,今年10月29日第三次由印度總體莫迪主辦的「印非論壇」被譽為盛事,西方媒體甚至解讀成中印在非洲的一場外交角力,尤其在石油合作領域上,印中的企業之間呈現加劇的競爭壓力。印非的貿易額不斷在增加,從2000年的30億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700億美元,此量雖仍遠不如中非之間,但後勢強勁可期。

日本首相安倍上台後,啟動所謂的「地球儀外交」,也加強對非洲的重視。2014年1月9-15日,安倍訪問象牙海岸、莫三比克與衣索比亞,並訂定該年為「非洲外交年」,尋求與各國加強在經濟、資源、安保的合作,除了宣布對非洲的大量貸款外,並不避諱以差別化政策與中國爭奪在非洲的影響力。為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還專程從1月6日至11日,用不足一周的時間從東到西橫跨非洲大陸,先後走訪衣索比亞、吉布地、加納、塞內加爾等4個國家,而被媒體喻為「攔截安倍」。

安倍上台後,啟動所謂的「地球儀外交」,加強對非洲的重視。圖為去年安倍訪非時象牙海岸總統Alassane Ouattara(左)會晤。

綜上所論,中非關係目前正面臨來自美、印、日等國家在經濟、政治以及軍事上的競爭,且來勢洶洶。而當前中國經濟放緩給中非關係塗上濃重的陰影。非洲與中國的蜜月似已到盡頭。習近平此行是藉簽署新合同與貸款來表明其投資非洲不受經濟衰退影響的決心,但前景能長保安康嗎?

習近平所拜訪的辛巴威的立場之變遷,成為國際強權爭霸非洲的縮影。

2000年,辛巴威總統穆加貝因發動了土地改革運動,迫使大量白人農場主在暴力下逃離辛巴威,西方與穆加貝的關係迅速惡化,並啟動全面制裁。遭到西方孤立後,穆加貝改推「向東看」的政策,正接上中國的對外擴張,一拍即合。

穆加貝自1980年辛巴威獨立起就擔任總理,1987年至今更是當了近30年的辛巴威總統。同時也是目前世界上年紀最大的國家領導人。 (REUTERS)

辛巴威富於鉑、金、金剛砂、鉻、煤炭等資源,正是處於經濟高速成長和迅速轉型期的中國所需者。然這幾年來,中國經濟減速,衝擊著辛中關係。去年年底,歐盟宣佈解除對辛巴威制裁,並計劃2015年至2020年直接向辛巴威金援約3億美元;今年8月25日穆加貝在議會發表國情咨文,竟首次提出要與西方進行經濟合作。中國已遭受美歐印日等強勁對手的戰略壓迫。與此同時,中國內部對於外援立法與人大同意的監督籲求也在高漲中,北京政府未來要撒錢的自由度將越來越受限。

台灣在非洲只剩史瓦濟蘭、聖多美普林西比以及布吉納法索3個邦交國。外傳,民進黨如執政卻仍不接受「九二共識」將面臨雪崩式的斷交潮。但以中國當前的內外挑戰來看,其在非洲雖仍強勢,卻是走下而非走上的勢頭。台灣如能巧藉中國與歐美印日間的矛盾,運籌帷幄,善用資源,要安保在非邦交國應無大礙,甚至還有喚回甘比亞的可能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