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中國「漁民」在南海爭端中的角色

漁民的歷史證據,以及漁民與海上民兵作為南海拓展先鋒,將會是未來中國避開美日及東南亞周邊國家軍事力量介入用以反擊的作法,屆時再塑造成受害者要求中國軍事力量介入,取得軍事介入的合理性,也是南海周邊國家未來需要特別面對的難題。

林廷輝/新台灣國策智庫副執行長

就在11月7日馬習會的前兩天,台灣與菲律賓簽署了「台菲有關促進漁業事務執法合作協定」,確立了執法的原則,但尚未確立的是漁區與海域的問題,雙方也沒有處理南海的問題,對中國批評者來說,並未真正審視內容,只認為台灣是配合美國亞太再平衡下的產物,對美國來說,當然樂觀其成,畢竟透過制度化、法律手段解決漁業糾紛問題,才是王道。

漁民剪纜撞船奈我何

除了天然資源的爭奪戰,漁民的權益問題也是南海相關聲索國必須面對的問題,在民主國家中,當漁民權益受到侵害,在政治上將形成一股壓力,迫使民選政府不得不對外採取一定的作為,爭取相關的道歉、補償與賠償等,政府處理不好,漁民將結合反對黨勢力,不斷抹黑執政黨;但對威權國家來說,漁民權益倘與國家對外權益相抵觸,威權政府寧可犧牲老百姓權益以顧全大局,不過,漁民也可能被威權政府當成一種具有靈活操作的工具。

漁民的權益問題也是南海相關聲索國必須面對的問題,在民主國家中,當漁民權益受到侵害,在政治上將形成一股壓力,迫使民選政府不得不對外採取一定的作為,爭取相關的道歉、補償與賠償等。(AP)

例如2011年6月9日,越南油氣集團租用「海盜二號」(Viking II號)探測船,在越南南海海域136/03礦區遭到中國籍漁船62226號剪纜,但中國漁政船311號和303號卻在旁護衛62226號漁船的作為。2014年5月,當中國中海油981鑽井平台在鑽油平台南方17浬處海域作業時,越南漁船不斷干擾,而船身編號為DNa90152的越南籍漁船,遭到中國籍編號為11209的漁船衝撞,造成船上10名越南漁民全部落海,被撞漁船隨即沉沒,落水的漁民則被附近作業的越南漁船救起。

中國南海維權,漁民、海上民兵將成先鋒

2015年11月18日,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審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公布「2015年年度報告」(2015 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在說明中國與東南亞國家關係的章節中也發出警告,中國漁民在維護南海的角色越來越吃重,特別是在海南島的漁民受到當地政府的鼓勵,紛紛前往爭議水域捕魚,同時,只要是前往爭議水域捕魚的漁船都可獲得政府在燃料油方面的補助,此外,船舶上裝設的衛星定位系統,其安裝價格也獲得減免。

中國漁民在維護南海的角色越來越吃重,特別是在海南島的漁民受到當地政府的鼓勵,紛紛前往爭議水域捕魚。(REUTERS)

此外,中國也開始強化海上民兵的力量,特別是這些民兵的身分就是漁民,這些海上民兵組織的地方均以中國的港口為基礎,接受軍事訓練,包括使用輕武器,中國訓練這些民兵主要的用意在協助人民解放軍及中國海警在南海上的行動,特別是在海南省東部沿海通往南沙最近的港口瓊海市潭門鎮,就是這些漁民重要的根據地,潭門鎮共有3.2萬人,四成居民從事漁業,擁有大約500餘艘漁船,其中200餘艘是專赴南海較遠海域捕撈,而到黃岩島海域捕撈作業的漁船,也有90%以上是來自潭門鎮。

根據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副教授艾瑞克森(Andrew Erickson)及其助理甘乃迪(Conor Keneedy)的研究,2013年潭門鎮海上民兵舉行了32天常規訓練、18天強化訓練和9天實彈訓練,同時教育民兵學習海洋法、海洋科學、電子設備使用和其他專業化海洋知識。多年來,潭門鎮海上民兵提供了510條有價值情報,也為中國海軍開闢了30條航線。

中國漁民將續寫《更路簿》

也就是說,習近平雖然在9月底歐習會時提到不會軍事化填海造陸後的南沙島礁,但民兵的力量就很難說了,可能成為中國拓展南海維權的急先鋒,而中國海警和人民解放軍成為後盾。2015年10月1日,中國同時在海南省三沙市的西沙群島的永興島、趙述島、北島、晉卿島、鴨公島、甘泉島、銀嶼、羚羊礁及南沙群島美濟礁共9個居委會舉行升國旗儀式,除永興島外,國旗手均是島礁民兵國旗班的民兵。

2015年10月1日,中國同時在海南省三沙市的西沙群島的永興島、趙述島、北島、晉卿島、鴨公島、甘泉島、銀嶼、羚羊礁及南沙群島美濟礁共9個居委會舉行升國旗儀式。(http://www.chinatravelnews.com/article/94274)

中國長期研究南海議題的學者,中國社科院中國邊疆研究所副所長李國強認為,南海漁民留下的歷史,是中國證明南海行政管轄權的最有力證據,因此李國強長期研究南海漁民及船長的《更路簿》,當中記錄了200多條航路,而《更路簿》各手抄本大多是在海南省文昌市清瀾港和瓊海市潭門港這兩個地方發現的。許多南海諸島的中文地名在《更路簿》可以找得到,1983年,當中國公佈了《南海諸島部分標準地名》,在南沙的193個標準地名中,漁民命名的地名達到84處。

因此,漁民的歷史證據,以及漁民與海上民兵作為南海拓展先鋒,將會是未來中國避開美日及東南亞周邊國家軍事力量介入用以反擊的作法,屆時再塑造成受害者要求中國軍事力量介入,取得軍事介入的合理性,也是南海周邊國家未來需要特別面對的難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