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南海的「鈴噹」,是「警鐘」

「馬習會」的同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發表演說時指出,依照亞太再平衡的原則,美國正對其作法展開新的評估,也調整防堵侵略的策略,履行對台灣的義務,並擬定天災的應變計畫,以全面因應區域的意外狀況。換句話說,美國國防部長說要履行對台灣的義務,意味著台灣牌已在醞釀中。

林廷輝/新台灣國策智庫副執行長

中國外長王毅在2015年11月10日於馬尼拉對媒體表示:「南海仲裁案是阻礙中菲關係改善和發展的一個結,『解鈴還須繫鈴人』,希望菲方能作出更明智的選擇。」這句話,代表中國希望菲律賓在南海仲裁案上「主動撤案」,如此,才不會面對仲裁庭依據國際法與海洋法裁決後而不遵守的窘境,王毅認為,兩國關係才能改善和發展。對此說法,菲律賓外交部發言人傅查理(Charles Jose)立即予以回擊並表示:「我們有決心走仲裁程序,直到取得合乎邏輯的結果。」顯然,菲律賓對王毅的呼籲並不買單,反倒更加堅定地要在11月24-30日出席在海牙和平宮舉行的南海仲裁案聽證會,等待仲裁庭在2016年做出實質審查結果。

針對中國外長王毅的說法,菲律賓外交部發言人傅查理(圖)表示:「我們有決心走仲裁程序,直到取得合乎邏輯的結果。」顯然,菲律賓對王毅的呼籲並不買單。(資料照,AP)

面對實質審查,中國仍然拒不出庭,但根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第11條規定:「除爭端各方事前議定某種上訴程序外,裁決應有確定性,不得上訴,爭端各方均應遵守裁決。」雖然仲裁庭在10月29日裁決該庭對菲律賓所提南海仲裁案享有管轄權及具受理性,中國應該仍會拒絕出庭,但對中國不利的是,當仲裁庭在2016年完成實質審查判決對菲律賓有利時,就算中國不接受,裁決書絕對是依據現行國際法做出裁決的,因此,對作為當事方一方的中國而言,仍將形成法律上的壓力。

但是,王毅一句「解鈴還須繫鈴人」,難道就可以解決南海爭端,就可讓中菲關係改善和發展嗎?事實上並非如此,解了仲裁這個「鈴」,還有千千萬萬個「鈴」,事實上,南海最重要的衝突本質並不在海洋權利,反而是在談判桌上無法解決的領土主權問題,中國雖稱願與周邊國家進行談判,但觸及到領土主權,中國及南海周邊國家均不可能讓步,而要從對方手中奪回島礁,武力便成了必要手段,例如,南海仲裁案的前因是2012年4月發生的黃岩島事件,菲律賓不敵中國公務船艦而退讓,現該島已由中國進行實質有效管轄,也是菲律賓狀告中國並提出仲裁案的理由。

因此,這個「鈴噹」雖然是菲律賓掛上去的,但中國要思考的是,菲律賓為何甘冒危險要在老虎身上去掛個「鈴噹」?

2012年4月發生的黃岩島事件,菲律賓不敵中國公務船艦而退讓,現該島已由中國進行實質有效管轄,也是菲律賓狀告中國並提出仲裁案的理由。圖為在馬尼拉抗議中國在黃頁島事件中作為的菲律賓民眾。(AP)

何須解鈴?就讓南海「警鐘」不斷響起吧!

南海的這個結,在中國不願意與周邊國家進行領土談判下,就更加不可能解得開,既然解不開,那緊張情勢將會一直存在,南海周邊國家對中國的挑釁,事實上也是敲響「警鐘」的作法,其目的是想引入域外國家共同面對中國的任何作為。無論是菲律賓,目前包括越南及印尼,也準備加入了使用國際性司法機構的行列,但無論採用國際法院、國際海洋法法庭、仲裁庭等方式,仍舊無法完全解決南海所有問題,相反地,南海周邊國家不斷讓這種爭議性持續存在,恐怕才是他們所期待的。

如前所述,2012年黃岩島事件促成了南海仲裁庭的成立;中國在南沙島礁填海造陸的行為,促成了美軍駛入12浬內進行自由航行權,擺明挑戰領海無害通過權,等於是不承認中國占領的渚碧礁與美濟礁享有領海;中國海警與軍艦在南海的行動,也促成了美日、日菲在南海上合作;無論是菲律賓的蘇比克灣,越南的金蘭灣,都已有重啟成為軍事基地的想法與規劃,換句話說,繫在中國此一大老虎上的「鈴噹」,確實是發揮的效用,促使南海周邊國家向美國靠攏。

既然菲律賓已拒絕解鈴,但中國也認同中菲關係也要繼續維持下去,習近平在訪問越南時已透露將回到睦鄰友好的外交政策。南海問題雖是個爭執點,但畢竟存在已久,中國應該已發現到在南海採取更為強硬的作法,將迫使周邊的好朋友全往美國及日本靠攏,中國被掛上要命的「鈴噹」,就意味著「中國威脅論」將不斷的被提出,在這種國際局勢下,習近平只能直接面對問題,參加由菲律賓主辦並可能再次被提起南海問題的亞太經合會(APEC),中國似乎已意識到,美國打著菲律賓牌、越南牌,甚至美國國防部長卡特(Ash Carter)與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希沙姆丁(Hishammuddin Hussein)一同登上羅斯福號航空母艦(USS Theodore Roosevelt)巡弋南海,打出了馬來西亞牌。

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右)與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希沙姆丁(左)於11月6日一同登上羅斯福號航空母艦巡弋南海。(Reuters)

更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1月7日「馬習會」的同日,卡特出席在加州雷根總統圖書館舉行的2015年國防論壇發表演說時指出,依照亞太再平衡的原則,美國正對其作法展開新的評估,也調整防堵侵略的策略,履行對台灣的義務,並擬定天災的應變計畫,以全面因應區域的意外狀況。換句話說,美國國防部長說要履行對台灣的義務,意味著台灣牌已在醞釀中。

當然,美國也沒忘了日本與澳大利亞這樣的盟邦,邀請日澳參與南海周邊國家的海上能力建構,這的確讓中國嘗到浪費諸多發展的契機與精力,更發現到南海已成為周邊國家對中國叫價的籌碼,因此,中國領導階層已開始思考自我拆解套在項上的「鈴噹」,不過,仍無法改善南海周邊國家對中國的疑慮,畢竟,有智慧與能力自我拆解「鈴噹」的老虎,也絕不簡單。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