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神楽坂週記》「私釀」紅白機遊戲,與高田馬場的皮膚科天才名醫

「前田博士」與他遊戲作品的來歷,一直不為多數人所知,即使在懷舊遊戲風潮興起之後,也不曾進入收藏家或老遊戲店家的視野當中,保持著「只有巷子裡的人才知道的狀態」。掛著「藤屋」品牌的卡匣,大約每隔幾年會偶然地在市場上出現一次,這塊貼著粗糙標籤的土製卡匣,成了珍品遊戲收藏家們以數萬日元競標的高價收藏品,但大多數人卻又不知道它究竟來自何方。

神楽坂週記 

自製任天堂紅白機遊戲,在今天聽起來似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自從FC遊戲卡匣中的內容可以被「傾印」(Dump)成能透過電腦模擬器執行,或者各種程式解譯的ROM之後,改造《超級瑪利兄弟》成各種反人類的超高難度關卡,對於擁有相關技術及知識的人來說,也只是茶餘飯後小遊戲程度的娛樂而已。更別提任天堂自己也跳下來,推出了能夠自行編輯關卡的《超級瑪利歐製作大師》,銷路不惡,更催生了許多惡夢般難度的客製關卡挑戰影片在各大影音網站上流傳。

但如果時間回溯到1980年代,那事情可能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雖然「在未經任天堂許可的情況下設計紅白機遊戲」在那個時候也並非無法想像的事情(在台灣就更加稀鬆平常了),但在日本,這件事情的門檻與其說是技術性的,不如說是法律資源上的問題—試圖不支付任天堂權利金而想在紅白機上推出遊戲產品,基本上必須有隨時接到來自京都的律師信的覺悟。就算有如此覺悟好了,推出實體卡帶需要的設備、技術,還有行銷通路成本,也不太可能是個人負擔得起的。

但既然說是不太可能,就表示還是有例外存在。在日本少數紅白機遊戲收藏家之間口耳相傳,最後在2010年左右出現在網路拍賣上的「藤屋遊戲系列」,就是這麼一個可能是空前絕後的例子。

在日本網拍上標價高達五萬日圓的「藤屋」卡匣。(圖片來源:https://goo.gl/iSk3Qk)

「藤屋」是一家如今已不存在的,小小的毛線店家,但是賣毛線的店面怎麼會跟紅白機扯上關係呢?其關鍵來自藤屋老闆的長子,一位被稱為「前田博士」(ドクター前田)的人物,在1987年前後,透過自家的毛線店面,做起了郵購販賣自行所設計、製造的紅白機遊戲的生意。

充滿土製古樸感的「藤屋」思考遊戲集。(圖片來源:https://goo.gl/rkEHan)

由於流通量實在太少,加上不可能在一般電玩通路鋪貨販售,多年來這位「前田博士」與他遊戲作品的來歷,一直不為多數人所知,即使在懷舊遊戲風潮興起之後,也不曾進入收藏家或老遊戲店家的視野當中,保持著「只有巷子裡的人才知道的狀態」。而且這條巷子還不是普通地窄。

「藤屋」思考遊戲集的遊戲畫面。(圖片來源:https://goo.gl/KxPd69)

即使如此,因為掛著「藤屋」品牌的卡匣,大約每隔幾年會偶然地在市場上出現一次,所以也只能確認它真正存在,卻完全無法追究其來歷。這塊貼著粗糙標籤的土製卡匣,成了珍品遊戲收藏家們以數萬日元競標的高價收藏品,但大多數人卻又不知道它究竟來自何方。

但對於有幸(或有財力)購得這塊卡匣的人來說,實際上最明顯的線索都已經佈置好了。因為這些只是用印表機印上標籤的「私釀」卡匣,標籤上與遊戲的標題畫面,就非常清楚地寫著製作者的姓名、住址乃至於電話號碼。

自製的遊戲標題畫面上,寫著製作者的姓名地址與電話。

以一個當年沒和任天堂簽過約的地下獨立遊戲製作者來說,這也未免太過堂堂正正了。

話說回來,這位「前田博士」究竟是何許人物呢?

在1990年1月1日發行,主要以成年讀者為對象的遊戲雜誌《G Action》中的一則報導,曾經提及「一位自行設計紅白機遊戲的天才醫師」,甚至還對當時現年35歲的前田醫師進行了專訪。

接受《G Action》專訪的前田醫師。(圖片來源:https://goo.gl/QRyUeT)

前田醫師自某醫科大學畢業後,著手研究醫療用雷射裝置,也在東京都內的皮膚科診所執業,主治雷射治療。當他25歲時,為了幫助自己研究中所需的運算,購買了一部Commodore VIC-1001個人電腦。 由於這部VIC-1001使用的CPU,也與不久後上市的任天堂紅白機一樣,使用MOS 6502,他便趁著執業與研究的空檔,出於嗜好,開始自行設計紅白機遊戲。

前田所設計的第一款遊戲是「將棋」,而往後他所陸續製作的幾款遊戲也是「五子棋」、「神經衰弱」之類的桌上遊戲。前田在專訪中表示,這是因為這種思考類型遊戲不需要非常講究的影音表現,讓他也能在假日的空檔時間內獨力完成。

前田醫師的父親手寫,當時在高田馬場站前發送的手寫影印遊戲宣傳單,號稱「可以玩一輩子!」的廣告詞,看得出充滿了父愛。(圖片來源:https://goo.gl/7wrFCs)

就這樣,到了1980年代末期,他開始把自己設計的遊戲封裝成實體卡匣,透過經營毛線生意的老家店面當成據點來銷售。

由於專訪的後半段,集中在前田醫師的另一項個人嗜好「幽浮研究」,所以一位熱心的日本紅白機遊戲收藏、研究者,透過搜尋與比對,幾乎確定了前田醫師直到近年仍在自己開設的皮膚科診所執業,同時也是一位收費低廉,技術精湛,而在有皮膚病變困擾的病友之間聲名極佳的醫師。但就在他還在考慮如何聯繫對方時,卻赫然發現前田醫師早已於2016年初急病逝世了。

張貼於診所門口的訃聞兼停業公告。(圖片來源:https://goo.gl/ud49Gn)

就這樣,被稱為天才的前田醫師與他「甘冒任天堂之大不韙」,手工私釀紅白機遊戲的傳奇故事,劃下了突如其來的休止符。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