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兩岸與國際》中國贏得了面子,但裡子呢?

不管在二十國集團峰會或東協峰會上,中國皆有外交斬獲,但從中國眼前所遭遇的外交困境,這不過是止血而已。從東北亞到東南亞,其實中國皆陷入四面楚歌,遭受美日圍堵的困局。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9月4-5日二十國集團(G20)在杭州召開峰會,接著9月6-8日東協(ASEAN)峰會在寮國首都永珍舉行。對於亞洲而言,這是今年度的兩件大事,而在這兩場大戲中,無疑地,中國有了最吃重的角色,對於中國競逐亞太霸權自然是重中之重的事。會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馬不停蹄,四處穿梭,看得出其所背負的無比壓力。尤其明年底十九大的權力布局已然展開,一靜一動,皆會影響習近平政權的威望,馬虎不得。

在二十國集團峰會,中國卯足全力,不僅將峰會辦得風風光光,美輪美奐,實際上,峰會事前也做足了外交斡旋與布局。因為二十國峰會的接下來是東協峰會。前一個固有主場優勢,可以操之在己,反而卻不能掉以輕心,它畢竟還牽涉到接下隔天在寮國首都永珍所舉辦的另一場大戲,也就是東協峰會;那是無法操之在己的大戲。尤其因為7月12日南海仲裁案的判決結果,對中國不利,因此中國做了很多防堵會員領袖可能藉杭州二十國集團峰會,在會上針對南海議題發表不利中國的言論。也因此,從外交戰的考量,二十國集團峰會具有更關鍵性的角色。

二十國集團峰會,中國卯足全力,不僅將峰會辦得風風光光,美輪美奐,實際上,峰會事前也做足了外交斡旋與布局。(AP)

而回頭看,中國在舉辦二十國峰會,確實用心十足,同時也有了外交上的勝利。

其中,9月5日東協峰會閉幕上,10國元首針對南海問題發表聯合聲明,僅表「嚴重關切」,強調「以和平手段解決爭端的重要性,希望各方依照國際法與相關原則處理爭議」,並重申對「維護和平穩定、區域安全以及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的立場。東協峰會聲明的「措辭謹慎」對照於歐巴馬在美國-東協峰會聲稱「海牙國際法庭的裁決具有約束力」,不啻是一次外交上的一大勝利。

回頭檢視,中國在杭州舉辦二十國峰會,是從內、外兩方面下手:

一、內部:為了峰會的舉辦,中國不惜成本,砸重金,用盡各種手段,努力促成,追求目標的完美。在峰會籌辦期間,人流與物流嚴格管制、交通管制、調休放假、限產停工;為保障峰會期間的空氣品質,方圓300公里地區內(包括上海)的數百家工廠在G20峰會之前限產,杭州市區所有大型施工工程被要求從6月起停產。自8月開始,杭州許多企業被停業,商戶、餐館被關門,一些維權人士被強迫外出旅遊;杭州及周邊道路交通採取限流和安全檢查等管制措施,政府亦推出周邊景點優惠措施,鼓勵杭州市民出遊。

東協峰會聲明的「措辭謹慎」對照於歐巴馬在美國-東協峰會聲稱「海牙國際法庭的裁決具有約束力」,不啻是一次外交上的一大勝利。(AFP)

會議期間,「最憶杭州」的整個晚會節目是以一個既傳統又現代的西湖市景做依託,展示大國與富國的氣勢與風華。尤其晚宴上,除了演奏世界各國的名曲、節目,來賓所使用的餐具,皆極盡奢華之能,據了解,其設計靈感來源於杭州的水和自然景觀,體現「西湖元素」、「杭州特色」、「江南韻味」、「中國氣派」、「世界大國」等元素,而菜單和節目單也被印製在絲綢上。

這些安排除了讓與會的各國領導人感受中國抓世界領導權的企圖心,也經由許多傳統與現代的文化創意、創新技術的融合,自然流露出新的商機,並企圖成為引領風潮的商業符號。在政治之外,它也行銷國家品牌與企業品牌。

而這些作為除了是大國愛面子的作為,更大的誘因乃是搶國家與企業在國際政經領域的主導權與話語權。有了主導權與話語權,中國的國家與企業便可以參與國際政治經濟的資訊分享、資源分配或遊戲規則的制定。

二、外部:過去這一年來,中國在外交上頻頻失利。7月8日美韓宣布部屬薩德(終端高空防禦飛彈,THAAD)。海牙國際仲裁庭對南海的仲裁結果,中國全盤輸。因此,不管是二十國峰會或東協峰會,中國必須做出趨吉避凶之策:

1、峰會前一天,歐習兩人共同向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遞交《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批准文件,讓全球減排第一次成為可能;中國儼然與美國並肩為世界雙巨頭(G2);

2、中方從美國軍方和白宮對南海問題的歧見中,找到突破口,積極推動中美兩軍交流,增進互信。在與安倍的互動中,中方更是展現出和解的高度誠意,同意派外長到日本參加中日韓外長會議,為G20的習安會鋪路,做出最大的妥協;

3、趕在G20峰會前發行首批5億SDR計價債券,使用人民幣結算,並藉杭州峰會所展現出的大氣,則讓會員國見識到中國的富裕以及人民幣時代的即將到來臨,藉此利誘東協,並為緊接其後在寮國舉辦的東協-中國峰會造勢。

4、利用大會期間機會,召開金磚國家峰會,突出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舞台中的發言權,進而,以發展中國家領導自居。

G20會議期間,「最憶杭州」的整個晚會節目是以一個既傳統又現代的西湖市景做依託,展示大國與富國的氣勢與風華。(REUTERS)

然而,從更大的視野觀之,不管在二十國集團峰會或東協峰會上,中國皆有外交斬獲,但從中國眼前所遭遇的外交困境,這不過是止血而已。從東北亞到東南亞,其實中國皆陷入四面楚歌,遭受美日圍堵的困局。中國畢竟是政治與經濟大國,東協各國與中國各自的利害關係不一,故選擇「謹慎」措辭,而菲律賓也有所圖,故見好就收,主動降低南海議題上的姿態。但這些不意味著根本戰略態勢的改變。尤其美韓日三強近來的整合日強,中國恐無法輕率待之。

過去幾年,中國處和美國並稱集團G-2的地位,頗有分庭抗禮之態:以RCEP應對美國主導的TPP;以「一帶一路」對應美歐間的跨大西洋投資與貿易夥伴;二十國集團對應七大國集團;中國與中東歐的16+1對應歐盟。

中國意在改變這個世界的形勢與遊戲規則,美國將如何看待?歐巴馬此次到訪中國,在杭州機場遭到羞辱,歐巴馬心裡如何感受,而即將可能當選總統的希拉蕊柯林頓看到此一幕,心裡的感受又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