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新聞線上》牛羚王「勇巴」的故事

記者莊榮宏

上海疫情爆發封城,居民怒喊「要吃飯,要上班」,台灣雖有微幅上升,比起全球疫情相對穩定,是亂世的桃花源,不但生活維持常軌,還能悠遊於育樂藝術,譬如百老匯著名歌舞劇「獅子王」最近要在台灣表演,真是得天獨厚。

獅子王描述小獅子辛巴的故事,台灣人知之甚詳,卻不知也有「牛羚王」勇巴的故事。

非洲牛羚為了尋覓肥沃美地,常須渡河,卻屢遭鱷魚攻擊,小牛羚勇巴多次目睹同伴命喪鱷魚肚,「我族被鱷魚當成餐點,難道無法擺脫悲慘命運?」小小心靈浮出大哉問。

非洲牛羚為了尋覓肥沃美地,常須渡河,卻屢遭鱷魚攻擊。圖為情境照。(法新社)

有一次勇巴被鱷魚咬住,拚命掙扎,雙雙漂到河馬棲息地,河馬張開大嘴衝過來,鱷魚嚇得鬆口開溜,勇巴得以脫身。

死裡逃生後,勇巴建議「我們可以從這條路線渡河」,牛羚王問為什麼?勇巴解釋「鱷魚把咱們當蛋白質的來源,碰到牠只有死路一條;河馬吃素,不會把我們看作牛排餐」,「我們從兩強中間渡河,萬一被鱷魚咬住,就設法把鱷魚帶往河馬那邊,河馬認為死對頭侵犯勢力範圍,會發飆干涉,這就是我們活命的機會」

如此這般,牛群果然安全渡河,牛羚王大喜「勇巴從危機創造生機,智勇雙全,我要把王位傳給牠」,從此勇巴帶領牛群,經常逢凶化吉。

故事還沒完。

太平日子過久了,牛群開始驕傲,有人說「我族為何要看河馬臉色?」、「兩強相爭,牛羚不應當任何一方的棋子」、「我族應該朝中立國方向努力,如此可化解鱷魚和河馬彼此角力的問題」,話語像一陣風,飄進河馬和鱷魚的耳朵,各自有了心思。

這一天,牛群渡河,鱷魚發動攻擊,勇巴指揮大家「快往河馬那邊逃」,沒想到河馬無動於衷,不出面干涉,牛群死傷慘重,勇巴逃上岸,悲傷問河馬「過去你都出面干涉,今天為何變了?」

河馬說「不是我變了,而是你們變了」,「你們本是鱷魚的餐點,要吃你們的,是鱷魚,不是我,我吃素」,「但你們恃寵而驕,把我出面干涉看成理所當然,甚至是多餘」,「牛羚和鱷魚明明是食物鏈的環節,我乃局外人,你們竟然本末倒置,把我和鱷魚相提並論,還說不想當兩強之間的棋子」,河馬搖搖頭說「你們得了便宜還賣乖,不但不感恩,還妄自尊大,妄想當我和鱷魚之間的調人」,「我幹嘛還要干涉?」

台灣和美國都有民主基因,就像牛羚和河馬都是吃素;中國是共產極權基因,就像鱷魚吃肉不吐骨頭。

台灣有人自作聰明,到處推銷「棋子說」、「中立說」,我想起勇巴,希望藉這個故事,導正本末倒置的荒唐說法,盼驕傲的人懸崖勒馬,以保我族興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