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台湾です

◎ 陳財能

七月二十三日,因中國武漢病毒延遲一年舉行的二○二○東京奧運正式開幕,主辦國日本安排各國以日文字母排序入場,似乎故意地以台灣的(ta)列在「た」序,而不是以中華(chi)台北的「ち」,使台灣在中國之前出場。儘管大會仍以「Chinese Taipei」介紹,NHK主播和久田麻由子卻直接說出「台湾です」稱呼我國。

台灣選手進場時,NHK主播立刻正名「台灣」。(翻攝自臉書)

前日不久,先後也有兩個現象與「台湾です」有直接關聯,先是全世界第一個「台灣代表處」在東歐立陶宛設立;後是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公布最新的台灣認同調查。終戰以來,這兩個持續變動現象下的「台湾です」,本質性存在著台灣人認同的混亂與主體性國家的建構,值得我們台灣人一起深刻反思。

先從「台灣認同調查」清楚看見「台灣人認同混亂」的事實。

我是誰?這是形成「人認識、認同、相信到超越自己」真實生命的有機循環。假設以此為基準來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從一九九二年至今所做「台灣認同調查」的變遷,自然就清楚看見「台灣人認同混亂」的事實。

台灣人認同的變遷,是從外來的中國威權體制脫離而轉向台灣主體民主的歷程。表層而言,自認是台灣人的比例從十七.六%(一九九二年)成長至六十三.三%(二○二一年),而自認是中國人的比例從二十五.五%降至二.七%。這樣的結果,當然彰顯「台湾です」的喜悅。但是,從深層來看,至今尚有三十一.四%,還未脫離蔣經國「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雙重認同的語境。

再從「台灣認同調查」發現「主體性國家建構」的核心障礙。

雙重認同的混亂,現實上,不僅台灣人身分認同無法達到「絕對群體認同值」(八十五%),更使得台灣獨立做為一個國家的認同,僅有三十.八%。從「先有人,才有國家」的基準,當「台灣人」的身分與國家不見得「同一」時,那就是「主體性國家建構」的核心障礙。同理,這也就是為何「維持現狀」、「兩岸一家親」及「中國因素」得以干擾「台湾です」存在世界的根源。

毫無疑問的,如果「台湾です」要成為我們台灣人的共識,那麼,徹底清除身分認同的混亂,就是我們台灣人建構主體性國家的核心要素。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 莊博文

本屆奧運開幕式,肯定是我幾十年來最難忘的一次。

大約開幕式開始前一至兩個小時,筆者在推特上就已經看到有些日本推友寫說,台灣這次的出場順序不是ち(chi),而是た(ta);頓時,筆者腦海不禁浮現一股「癡心妄想」,該不會今年我國選手真的可以用「台灣」的名義進場吧?在電腦前等了幾小時,終於輪到台灣選手進場,可惜一切可能還是按照國際奧委會的規定辦理吧,牌子上寫的是Chinese Taipei,司儀所念的也是Chinese Taipei。不過,沒多久,筆者發現我所追蹤幾位住在台灣的日本推友,突然發出感動、淚腺崩壞之類的推文,在那當下,我又被搞迷糊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直到看見他們不約而同地轉推一位日本人的推文,我終於完全搞懂了,上面是這麼寫的,「チャイニーズタイペイ」3連発の後の和久田アナの「台湾です!」に覚悟とメッセージを感じた。

筆者是這麼理解的:在奧運會場連續三聲響徹雲霄的Chinese Taipei之後,和久田主播在現場實況轉播時講的「台湾です!」(現在進場的是台灣),我想它背後所包含的,不僅只是(深刻的)覺悟,還有所想要傳達的強烈訊息吧!

筆者不禁在想,就算同樣住在台灣,也不見得所有人都給這位主播鼓掌叫好,但是我相信,會因為「台湾です!」而大受感動的,肯定不會只有筆者一個人。

(作者為軟體工程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