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柯文哲會比蔣經國聰明嗎?

2020-07-10 05:30

在放行大巨蛋復工記者會後,柯文哲強調:兩岸間還是要有交流,對大家才有好處,特別是兩岸經貿往來相當密切,若政治上採敵對態度,仍不太對勁。他說:雙方若保持交流,才會有善意,有善意的話,才能夠維持交流。姑且不論以往,今年以來中國機艦擾台更頻繁、隱匿武漢肺炎疫情、強推「港區國安法」,「香港下一個是台灣」,儼然成為國際的隱憂,美中軍事緊張也為之升溫。在這種情況下,還奢言「雙方有交流才有善意」,真是自欺欺人。

交流,乃是老共最愛的公關術語,笑臉攻勢可以攻入敵營。所有的敵人,都可以是它交流的對象,因為,透過交流,可以軟化敵人、分化敵人、孤立敵人,從而先消滅主要敵人,繼而清除次要敵人。當有人為交流而交流的時候,老共便有機會對他們做工作,也許利用把柄,也許利用利誘,讓他們的政治光譜逐漸位移,有意無意地自我改造。然而,不論怎麼交流,老共原則絕不妥協。於是,交流變成一種政治陷阱,交流來交流去,再回頭已面目全非。

柯文哲,就是典型的例子。二○一四前,他自稱墨綠,被汙名為皇民後裔,簡直與藍紅不共戴天。但是,流露交流的興趣之後,他便開始倡導「兩岸一家親」,從墨綠轉為淡綠,綠白合走到藍白拖,中國甚至有人期待他成為「內應」。政治光譜逐漸變色,市政滿意度也吊車尾,卻在議會反譏市民:「人在福中不知福。」這種自我感覺良好,比「民主不能當飯吃」還令人傻眼。後者,至少還拿經濟當幌子。前者,卻是我比人民大,他的所作所為絕對正確,錯在頭家不知感恩!

柯文哲(左),就是典型的例子。二○一四前,他自稱墨綠,被汙名為皇民後裔,簡直與藍紅不共戴天。但是,流露交流的興趣之後,他便開始倡導「兩岸一家親」,從墨綠轉為淡綠,綠白合走到藍白拖,中國甚至有人期待他成為「內應」。(資料照)

這種自我感覺,其實是一種新威權主義心態,不知道是不是跟姓黨幹部交流的後遺症。這就難怪他對台灣的民主經常負面評價,反而讚嘆「中國官員感覺上素質比台灣政務官好」。由此可見,所謂的交流,對象如果是專制政權,十分可能被威權思想洗腦,如果被統戰就更糟了,藍營這種政治人物不少。民進黨,也有人主張多跟北京交流,但是這一類人也往往在穿梭兩岸中變形,成為兩面不是人的政治蝙蝠。

交流,當然不會僅止於對付台灣。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瑞伊日前在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演說指出:中國為了達成「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的目標,其做法可說無所不包,從竊密、駭客行為到賄賂相關行為,參與者也不僅止於情報機構,而涵蓋了國有企業及表面上的私人企業,以及部分學生及研究人員等,千人計畫就是其中一環,內容從軍事、科技到近期的生技乃至風力發電機,甚至連稻米及玉米的種子也是中國的目標。事實上,對美國的所作所為,只是中國在全球以交流掩護出征的冰山一角。

馬英九年代,九二共識是兩岸交流的政治基礎。所謂的交流,也就只能朝共促統一的方向,而且只能是一黨專政下的專制統一,沒有兩岸人民共議民主統一的空間,而其最終結果正類似現在的香港,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將消失在交流的終點。這就是藍白所要的交流嗎?所謂的兩岸交流,無法改變北京的一中原則,卻是台灣的立場節節敗退,同屬一中偽裝成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越交流越自我抹紅,以巴結北京給予繼續交流的專利。如此兩岸交流,不就是飛蛾撲火嗎?

二○一六之後,北京中止兩岸交流,大幅縮減觀光客來台,結果卻擋住了此前八年的終統暴衝,中國觀光客銳減也讓台灣逃過武漢肺炎之劫,而台灣經濟及早停止倚賴中國,更得以在美中貿易戰趨吉避凶。所謂的兩岸交流,只要老共不爽,企圖政治勒索,動輒中止交流,且把責任推給對方,讓對方承受內部壓力,為了恢復交流而屈服。台北與上海的雙城論壇,不就是柯文哲的緊箍咒嗎?二○一六以來,小英拒絕北京脅迫,台灣停止交流一頭熱,北京除了叫囂也沒戲唱,這就證明了為交流而交流,根本是為老共創造籌碼的迷思。

曾經留學蘇聯、加入共黨組織的蔣經國曾言:「與中國共產黨接觸,就是自殺行為,我們沒那麼愚蠢。」「三不」的核心,就是看透了交流的欺騙性。如今,熱中兩岸交流而被統戰者往往自認聰明,以為自己不但不會被騙還可以去統戰老共。那些人幻想經由交流,讓對方的敵意變善意,最後不是被騙,就是自我欺騙,政治軌跡一直滑向北京。跟老共交手,馬英九不如蔣經國聰明,柯文哲會比蔣經國聰明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