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馮光遠/人家紅衛兵鬧了十年 韓粉要加油!

馮光遠/作家

好了,整件事終於結束了,九十三萬九○九○位市民,在選票上清楚地蓋上「滾」字,而韓國瑜,幾天之後也識相地摸摸鼻子走人。

遭罷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在日前舉辦的送別音樂會上,當獻唱《Amazing Grace》給已故的高雄市議長許崑源,韓國瑜也頻用手帕拭淚,還指控台灣的民主是「披著民主外衣的暴政」。(資料照,記者張忠義攝)

韓國瑜在台灣政壇暴起暴跌,他所颳起的「韓流」,驚嚇到不少人,可是一直以來,我始終把這現象比作「台灣版的中國文化大革命」,把韓粉比作「年紀大好幾倍的紅衛兵」,所以,韓與韓粉,笑話罷了。因為,台灣的民主早有基礎、台灣的人民見多識廣,另外,科技的發達跟資訊的充沛,都讓中國文革式的政治操作想要穿越台灣海峽進入台灣極端困難。

之所以會把韓流跟中國文革作連結,還得先講一個親身經驗。

去年(二○一九)暑假,有次參加一個飯局,席間,一位朋友興致勃勃地聊著他被邀請加入韓國瑜「百人顧問團」的事。他虔誠地說,越是與韓國瑜團隊熟識,就越覺得自己以前對他們有很大的誤解,有一種要向他們懺悔、跟他們學習的慾望(大致是這個意思),這聽得我毛骨悚然。因為就在他誠懇地敘述這些新經驗的時候,我腦海裡出現的,竟然是一幕幕中國文革時,知識份子向工農兵、文革小將低頭認錯的鏡頭,一些熱情的「臭老九」躋身成為革命團隊成員之後,文革突然發生,他們立刻角色轉換,成為必須自我批判、被改造的對象。

不過,能一開始就把韓國瑜及韓粉看扁,我依據的,其實是更早、二○一七年二月發生的一件事。有天,韓國瑜在「全國公教軍警暨退休人員聯合總會」上,附和前人事行政局局長陳庚金「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匪夷所思的發言。那一次,雖說闖禍的是陳庚金,可是韓國瑜不久前才因為被扯進一堆與北農有關的弊案指控,辭去北農總經理職務,所以我對他印象還很深,如果要給他的政治操守與能力打分數,只能給個F。

然後,就是韓流在中國大外宣力挺之下成為顯學,甚至一堆藍營知識圈的人都被漩渦捲進去,這倒是非常地「文化大革命」。回顧中國文革,一九六六年爆發之後,雖然當時沒有社交媒體、電視不普遍,可是光靠著由大字報為源頭的批鬥大會,靠著數以千萬計腦殘學生與工農兵高舉一本小紅書《毛語錄》,真的就讓不知道多少知識份子栽了,讓毛澤東輕易奪權,結果「十年浩劫」不但死了近千萬人,更孕育了不知道多少顆在仇恨、愚昧環境下成長的腦袋(其中一顆,長在一個名喚習近平的共產黨人脖子上)。

是的,韓粉,與他們的原型,紅衛兵,我就只能用愚昧、膚淺來形容了。須知,紅衛兵的成長養分,不過就是從《毛語錄》三十三個章節、六萬多字而來,當然,大多數人吸收的,更只是精簡本條列出的那幾百則名句,有興趣?我試著摘錄幾句:

「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為人民服務」、「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真的,這就是那個年代,中國幾億人口在破四舊、立四新的同時,腦袋裡填塞的東西。

這是不是讓大家想起韓國瑜的話術,在他口號政治的進襲下,過去兩年台灣「新政治」裡每天如雷貫耳的韓氏名言:「高雄又老又窮」、「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莫忘世上苦人多」、「我跟你談大海,你跟我談浴缸」、「得民心者得天下,得民調者得痔瘡」、「我用屁眼看你」……完全地不知所云,完全地腦殘但好記。

韓粉日前集結王浩宇服務處丟雞蛋、砸水球,「杏仁哥」被警察帶走。(資料照)

從以上的例子,很清楚地顯示,毛與韓,他們的政治操作,基本上就是建立在聳動的口號所激起的情緒上面,建立在適時的「造神」上,他們必須這麼做,樂於這麼做,因為,他們都沒有治理的內涵與能力,他們只適合在紛擾的局勢裡混水摸魚,運氣好成功了,就成了所謂的梟雄。

毛澤東哪裡懂得治理,光是一個「大躍進」,就造成了近四千五百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須知,今天一個武漢肺炎,造成全球的死亡人數迄今已超過四十萬,可是跟毛澤東一個錯誤政策所殺之人相比較,百分之一而已。同理,韓國瑜哪裡懂得治理,光是上下班鬧的新聞、去議會接受質詢鬧的新聞、幾個辯論會鬧的新聞、開各種天馬行空支票所鬧的新聞,夠了,這蠢才真正厲害的,其實只是用各種方式證明他「草包」的綽號絕非浪得。

六○年代的中國,民智未開、群眾易使,出現文化大革命,可以理解。可是二十一世紀近二○年代的台灣?竟然還有人,而且是一大群人,起乩式地隨著空洞口號主人轉戰各地,只能說,黨國洗腦還真的洗得徹底。

好在台灣的民主底子夠厚,好在中國的牛皮吹得太大,該破的一個個也都開始破了,「厲害了,我的國」、「一帶一路」、「中國製造二○二五」,跟韓國瑜一堆信口開河的「政見」一樣,該人間蒸發的,都蒸發了。

這才有九十三萬九○九○票這一幕。也讓我想起前陣子YouTube上的一個短片,中國渾元形意太極門的馬掌門人,裝腔作勢、有模有樣地,在比武會上接受一無名小子挑戰,結果,三十秒不到,被一拳撂倒,因為神話結束得似乎太快了,大家都楞在那裡,有點不習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