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文化週報》文化短打:文明沉淪只要幾分鐘 ◎余杰

兩廳院。(資料照)

◎余杰

上海台辦主任李文輝應柯文哲邀請日前來台,在各處踩點,有民眾投訴,李至國家音樂廳欣賞交響樂,遲至中場休息時才入座。而且,樂團表演時,李在3樓包廂違反規定恣意照相攝影,被音樂廳工作人員制止。諷刺的是,陪在李文輝身旁的就是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何康國和台北市立國樂團團長鄭立彬。

這兩位音樂家為什麼不敢制止李文輝的粗魯行為呢?或許因為他們要看柯文哲的臉色,樂團經費和他們的薪水來自於台北市政府,雖然是市民的稅收,卻仰賴市長的喜怒。

柯文哲說,他跟「上國使者」不談政治,但是共產黨的台辦主任所從事的工作,除了政治還有什麼呢?對於共產黨而言,音樂是政治,也是統戰的一部分。

文明有序地聆聽交響樂,需要幾代人的薰陶、教育、訓練。然而,文明向野蠻沉淪,只要幾分鐘——李文輝宛如一頭闖入瓷器店中的公牛,這幾分鐘是對音樂的羞辱,也是對台灣的羞辱。所以,真該為那位挺身而出制止他的工作人員鼓掌,他不畏權貴,忠實履行了自己的職責。

聽了交響樂也不會較高尚

音樂並不能讓李文輝和柯文哲顯得多麼高雅和高貴,正如音樂也不能讓希特勒和納粹的暴政具有合理性。希特勒將華格納尊為納粹種族優劣論的「精神教父」,其音樂亦被奉為「亞利安精神源泉」,希特勒甚至能把《紐倫堡的名歌手》第二幕的歌詞一字不差地唱出來。

希特勒喜歡的第二位音樂家是貝多芬。1942年希特勒53歲生日的慶典上,演奏的就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但是,喜愛音樂並沒有讓希特勒殺人的時候有所遲疑。

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司令官克拉麥也具有極高的音樂素養。他的主要任務是用一種極度認真和冷靜的態度實驗用毒氣殺人:「門一關上,女囚犯們就開始尖叫。我從一個小孔去窺視會發生什麼現象。這些女人只掙扎了一分鐘便倒在地上。」他殺人如麻,這一點也不妨礙他是一個熱情的音樂愛好者。他聽到舒曼的夢幻曲時,甚至動情地落淚了。

在電影《鋼琴師》中,邪惡的納粹軍官因為熱愛音樂而救了鋼琴師一命,在音樂面前,眾生平等,既撫慰無辜者的靈魂,同樣也能撫慰罪人的靈魂。

那麼,這兩位台灣知名音樂家,為什麼不能禮貌地勸阻那個拿出手機來拍照的不禮貌的客人呢?希特勒可以讓音樂家消失在集中營,史達林可以讓音樂家消失在古拉格,李文輝背後的共產黨絕不能把台灣的音樂家消失在新疆的「再教育營」。

(作家)

何康國:展廳人員制止違規者 長久默契

北市交團長何康國表示,李文輝當天並未遲到,中場才入場聆賞的是因公務耽擱行程的台北市副市長蔡炳坤;對於李文輝疑似持手機照相、錄影的行為,他和鄭立彬並非坐在李文輝的正後方,但觀察李文輝當天的舉止,他推測略有年紀的李應將手機鏡頭當作望遠鏡使用,何康國強調李的行為當然不對,因為手機亮光確實影響觀賞品質,但長久以來表演團體與場所管理者的默契,制止違規者皆由場所管理者執行。(記者楊媛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