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國家機器的腐敗角落

◎ 廖林麗玲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大屠殺,走過七十個年頭。一九四五年納粹戰敗也已經七十二年。九十幾歲的納粹共犯,仍然在德國上法庭。二二八刑事追究,則仍無聲無息。對於受害者和家屬,正義遲遲不來,真相至今未能完全大白。漫長的等待,情何以堪。

二二八刑事追究,則仍無聲無息。對於受害者和家屬,正義遲遲不來,真相至今未能完全大白。漫長的等待,情何以堪。(資料照,記者黃耀徵攝)

台灣的轉型正義,或是更精確地說,從獨裁到民主,當年威權體制下不公不義的平反,實在走得太慢了。戰後德國檢討二戰時期的納粹黑暗歷史,一般印象或許認為德國勇於面對錯誤,但實際上,戰後在德國去納粹化的過程中,一開始進行並不是很順利,一直到六八學運之後,才大有進展。

試想,希特勒從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主政,把德國打造成一個獨裁極權國家。國家機器的運轉,需要成千上萬的螺絲釘。戰後西德政府,雖然解職部分納粹時代的官員、公務員,但是仍不得不沿用大多數的人。各部會在去納粹化過程中,全部清除納粹時代的工作人員,實行起來,有它的困難度。因為整個政府在運作,不可能全部換掉。但是可悲的是,仍然存有納粹德國是好的理念這樣想法的官員,恐怕當年仍大有人在。

西德戰後第一任總理艾登諾,被批評去納粹化做得不夠。他說得露骨,形容他的政府「無法完全倒掉髒水,所以這樣的情況下,沒辦法有完全乾淨的水」。整個去納粹化的轉型正義,在他任內進行時阻力重重。這「髒水說」不禁讓人聯想到,日前前人事行政局長陳庚金因為不滿年金改革,竟然公開呼籲公務員,能混就混。這種心態,就像是髒水。

我們相信大多數的公務員,並非陳庚金之流。陳庚金曾是黨國政府高官,有這種心態,某種程度和面向,也可以解釋台灣的轉型正義,為何會進行得如此緩慢。國家機器若存在陳庚金之流者,正是台灣轉型正義的障礙。他自曝其短,同時也是照妖鏡,讓那些明的或暗地裡拍手叫好能混就混的人,使我們看得更清楚國家機器的腐敗角落,將會堵塞的多麼久遠。

(作者為德國法學碩士,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副理事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