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為台北城留下現場見證者

◎ 巫宗霖

台北盆地隨著都市土地利用密度提高,逐漸將中心市區清楚的交通地標拆除,改建複合式功能建物,致台北車站區域的目的與特色——盆地甚至全台陸地交通輻輳點——逐漸消失,失去歷來城鄉移動與經濟發展的重要表徵。交通功能成為商辦大樓的附屬品,成為建商的圈地。保留西站,將使它繼續作為此區域代表戰後交通建設僅剩的使用中建築文物。

每任市長為了留下業績,不斷拿城市舊有歷史場所開刀,使得人民建構生命經驗的記憶場景不斷拆毀,強迫適應又是一個可能短暫存在一個世代的新場所。西站的環狀候車站是公路運輸各總站的早期形式,加上飲食攤等基本物品,構成目的單純的交通場所。相對於高貴、冰冷、巨大、複雜系統的交九或交十,西站是庶民日常記憶熟悉的長途公車等待空間,具有地面上的親切性、可及性、簡單性,這是歷史城市應該有的感覺。

台北以交通為主軸的建設,也沒有留下多少交通文資,卻讓今日的城市懷念那些因為道路而拆除或異地重組的文化遺跡,如林安泰,明治橋,以及進行中的三井倉庫。這些才是讓市民感到生活在歷史長空的意義。為了門戶計畫的交通而遷移三井,更是國際文資界笑話,文資保存的國際趨勢是原地保存。

西站已有六十年,早期建材都使用天然材質,結構扎實,少有添加化學物,耐用程度高於現今混凝土。國外建築物常使用八、九十年以上。頻繁拆舊建新,浪費仍可使用的建材,製造大量建築廢棄物。且拆除過程產生大量粉塵,惡化空氣,違背台灣的減碳政策。

希望文化局長鍾永豐挽救台北西站,原地重組三井倉庫,將之保留在台北市西區門戶計畫之中,讓西站、三井倉庫、北門、郵局、鐵道部等歷史技術物,成為構成西區的主體場所,而非成為名義上是妨礙交通的犧牲品,實際上卻是雙子星,北門郵局都更的祭品。

同樣地,菊元百貨,明治橋,文萌樓,南港瓶蓋工廠,艋舺堀仔頭,嘉禾新村,新北投火車站原址,台大醫院西址等等,成為有文化意識市民的心中之痛,期望局長能與文資團體進行有意義的溝通對話,避免台北市走向齊整呆滯的金權城市與官僚統治的威權城市。

(作者為台北機廠文史守護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講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