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懇請教育部正視健身產業現況 勿再重演去年紓困困境!

呂宇晟(大軍教練)

距離雙北宣布進入三級警戒,已經過去兩周的時間。首波受到影響而暫停運作的健身產業,隨著警戒時間的延長,受到的衝擊與損失仍持續增加、難以估計。在雙北,有數千家健身房與上萬名教練受到影響,對於頓失收入的他們,目前的紓困政策是否能真的幫上忙?

雖然在許多媒體報導和政府的草案中,有將健身產業納入本次紓困對象之一,但大軍教練個人認為還是有不完善的地方。大軍教練想起其他同業夥伴去年申請紓困時的種種血淚辛酸,這些問題其實總歸一句:「我們的政府單位仍舊對於健身產業不夠熟悉。」

過去七年,大軍教練在產業中曾扮演著各種不同的角色。大軍教練曾經身為一位自由教練,在沒有公司的庇護下自力更生;大軍教練也曾作為大型俱樂部的受雇教練,在公司的協助下持續精進;而近年大軍教練也從一位開設小型工作室的經營者,到多間工作室的管理者。大軍教練有資方的身分,但也有身為勞工的觀點與想法,因此大軍教練想站在這些立場發聲,希望立法院及行政院能針對下面幾點,進行健身產業紓困政策的考量與放寬:

一、健身產業

(1)從寬認定、不得產業歧視

針對健身中心(健身俱樂部、工作室等),請行政院和金管會要求國內各家銀行及中央相關補助單位,將健身產業在本次紓困中之貸款及補助「從寬認定、不得產業歧視」。而去年的有申請紓困貸款方案的公司「自動展延一年還款,並可繼續申請本次紓困4.0之貸款方案」。

以去年打鐵健身所申請紓困補助的經驗來說,真的是遇到重重障礙。體育署在去年勞工薪資補助上,採用毫無標準可言的自行認定,最終每位教練的薪資補助僅兩千元整,比預期的補助金額少了八成(原應為投保薪資之四成),請問這真的是在幫助健身產業紓困嗎?而申請紓困貸款的銀行更是直接表明,健身產業是高風險產業(因為2007年發生亞力山大健身俱樂部倒閉事件,此案跳票金額超過一億元,導致國內各家銀行將健身產業列為高風險產業),所以只能給較低的融資貸款金額,這老實說,已經是產業歧視了!

申請紓困貸款的銀行更是直接表明,健身產業是高風險產業(因為2007年發生亞力山大健身俱樂部倒閉事件,此案跳票金額超過一億元,導致國內各家銀行將健身產業列為高風險產業),所以只能給較低的融資貸款金額,這老實說,已經是產業歧視了!(資料照)

(2)單一稅籍申請補助

針對運動事業,本次提出的兩個方案,一是「今年5~7月任一月營業額較今年3月至4月月平均或108年同月之營業額減少達50%」,二是「受命停業,且給付其員工未達基本工資的事業」為兩類型方案,且兩方案的補助金額都採一次性定額補助,而非程度比例給予。

雖然教育部本次的補助方案,金額確實有比去年交由體育署自行認定紓困補助比例還要好,這點非常值得鼓勵,感謝教育部。可是,在申請資格上,教育部卻要求申請事業應以「事業總機構名義」提出申請。試問教育部,大型健身中心幾乎都有各家分店,每家分店營運成本開銷皆有所不同,該如何以「事業總機構(總公司)」來申請紓困?在資格認定上,營運資金補助應該要以【單一稅籍】(也就是各分店)作為單位,而不能以總公司作為認定!

並且大軍教練還要再次提醒,由於去年健身事業在進行申請時,有發生過事業單位在申請紓困時,附上員工的扣繳憑單,可是卻遇到紓困承辦人員表示難以評估,要求用線上填寫,接著又碰上因為紓困申請網站發生各種錯誤、無法上傳文件等問題,最後又被承辦人員要求改回紙本,來回反覆作業,最後也沒有拿到該有補助金額的情事。

試問教育部,大型健身中心幾乎都有各家分店,每家分店營運成本開銷皆有所不同,該如何以「事業總機構(總公司)」來申請紓困?(資料照)

二、自由教練

(1)成立健身教練職業工會

針對自由教練,應列為本次「自營工作者」補助範圍中,自由教練可以使用經體育署及相關協會認證的教練證,及今年疫情第三級警戒發布之前有過的授課紀錄來作為申請要件。

自由教練因為沒有職業工會會員身分(健身教練職業工會尚在發展階段),又沒有與健身房進行簽約,在勞保上難以證明其收入來源及薪資,所以都難以申請各項紓困及貸款。但光是在台北就有三萬多位自由教練,三級警戒發布之後,這三萬多人就失去了他們的經濟來源,倘若不能讓他們列入自營工作者補助範圍,那他們該如何度過這段艱難的時刻呢?

自由教練所遇到的困境,是過去一年來,大軍教練與許家蓓議員共同推動健身教練職業工會的初衷。大軍教練也在此呼籲、歡迎各位自由教練加入健身教練職業工會,希望透過工會幫助大家爭取更多的勞動權益,並獲得勞動上的保障,在這樣不可預測的問題發生時,能協助大家共度難關!

自由教練因為沒有職業工會會員身分(健身教練職業工會尚在發展階段),又沒有與健身房進行簽約,在勞保上難以證明其收入來源及薪資,所以都難以申請各項紓困及貸款。健身教練示意圖(翻攝呂宇晟臉書)

(2)從寬認定健身教練補助標準

6/3中午,大軍教練看完了中央的紓困方案記者會,雖然在教育部上有公布關於自由教練和健身事業相關補助的方案,但大軍教練必須老實說,這些內容實際上還是有很大的問題,甚至可能重演去年健身產業的紓困困境!

針對自由教練(運動事業從業人員),紓困條件是「沒有在任何單位全職,並以110年3月至4月平均收入或108年度同月之酬勞減少50%以上」為基準,但這裡的問題在於:

「如何向申請單位證明酬勞減少」?

大部分的自由教練都是用「現金」作為課程酬勞管道,且多數無開立收據,更不是以「銀行轉帳」的方式留下收入紀錄。請問教育部,這樣以「現金交易、無開立收據」的自由教練該如何證明自己的酬勞有落差、減少?還是這只會變成一塊看得到、吃不到的紓困空氣大餅?

雖然在教育部上有公布關於自由教練和健身事業相關補助的方案,但大軍教練必須老實說,這些內容實際上還是有很大的問題,甚至可能重演去年健身產業的紓困困境!(翻攝呂宇晟臉書)

三、租金補貼

6/4開始,中央已經發放紓困4.0的補貼,可是到目前為止,大軍教練仍舊沒有看到中央或地方政府單位有提出具體的私有租賃紓困政策,只有要求房東不得以租客染疫為由拒絕租屋居住。

這些問題不是只有發生在一般房屋租賃上,各行各業都有相關租賃場地或營業場所,但是自5月中開始三級警戒,其他行業不說,光是健身產業自己就已經停業22天,將近一個月沒有任何收入,而大軍教練依然繳納要房租,這種固定及經常性支出的成本完全沒有因為疫情而停止。

以大軍教練自己經營的打鐵健身來說,目前總共有8間分店,從5/15停止營運到現在,已經損失了將近800萬元,而固定支出成本,光是一個月房租就要90萬多元。如今,第三級警戒是否能在6/14解除還不清楚,可是我們已經清楚地感受到在營運成本上的無力和不堪負荷。

四、問題總結及呼籲事項

只是看看我們的政府,中央如今沒有提出任何租屋者補貼措施、地方政府也只能軟性地請一般性營業租屋的房東對業者釋出善意。政策想要落實、想要有效,就必須要有推拉作用,政府應該要帶頭做出相關政策,針對一般性營業租屋提出房東給予【租金補貼】、【房貸緩繳】、【房屋稅減稅】或是針對業者給予【租金紓困】,這才是一個積極有效的政策作為,而不是單方面的祈求房東有善意。

6/4就是紓困申請開始的時間,希望教育部能夠看見這些問題,並做到以下幾點:

(1)不要再上演去年紓困網站各種錯誤,或是要求事業單位在紙本與線上作業反覆不定的問題。

(2)將申請事業基本資格由事業總機構改為單一稅籍,以免大型健身中心之紓困權益受損。

(3)明確化自由教練的紓困認定,並放寬收入紀錄的標準,不要讓紓困變成一場空夢。

最後提出,健身事業單位因本次疫情停業影響而沒有收入,但多數的營業場地是用租賃的,就算被停業,也還是要繳付原先的場所租金給房東。希望各政府機關及教育部能夠提出相關場所租金減免措施或房東補貼,以保障事業單位及房東的權益,在此提出租金補貼兩點呼籲:

(1)下周立法院將審查行政院編列的2600億紓困預算,請經濟部、內政部硬起來,對一般性營業租屋市場給予立即性的補助措施。

(2)請地方政府硬起來,不要只有對民間信心喊話,對一般性營業租屋市場,提出房東與業者雙方有效的補貼及紓困政策。

拜託政府真的要硬起來,不要放任民間租屋市場自行處理租賃問題,否則最後真的會成為捉對廝殺,房東既收不到房租、業者也會因為無法繳納房租而被迫倒閉,這對疫情之下的台灣整體經濟及產業發展,絕對會是雪上加霜。

而大軍教練也再次呼籲各位健身教練加入健身教練職業工會,來維護自己的勞動權益,以及讓自己對未來不可知的風險有所保障,越多人加入工會,我們就越能捍衛與爭取更多的勞動權益!

以上種種,僅是以大軍教練個人經歷所能想到的方案,或許對於其他同業及自由教練們來說有更多不同意見及想法,這篇文章就當是拋磚引玉,請各位同業夥伴提供更多想法與建議,讓中央聽見我們健身產業真正的心聲。

(打鐵健身創辦人暨執行長)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