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神楽坂週記》「社群網路公司寡頭獨裁」是可能的科幻新文體嗎?

直到不久以前,包括筆者在內,還有很多人以「是否能使用臉書推特」(或其他頂尖科技服務)做為是否生活在「自由民主」中的指標,這不太成熟的背景設定如果成真,實在非常諷刺。但很可能,我們早已經是最後一代對於社群網路出現前的社會,還稍有模糊記憶的「前SNS時代」古文明遺民了。

神楽坂雯麗

這兩天討論度最高的國際新聞,大概就是在美國國會暴動事件後,各大科技與網路公司不但針對川普的社群網路帳號進行停權封鎖,甚至連其他川普本身有所註冊,或對這種發展感到不滿的支持者聚集的平台進行全面封殺的消息了。

本文並不是要探討川普、「川粉」或各大科技公司在這件事情上的是與非,但筆者倒是對於這種「網路社會死亡」有著雖然遠沒有如此深刻,但也算是切身的體驗。

2010年代,各家社群網路蓬勃發展時,曾有人戲仿二戰前後的各國宣傳海報風格,為各大社群網站製作「戰時風格」的宣傳海報。(網路)

其實,早在幾年前社群網站Tumblr被蘋果以色情內容為由惡搞下架App,逼迫Tumblr整頓「不當內容」的時候,現在這種「我看你不爽,所以就消失吧」的狀況就已經有先聲了。

回到1990年代後期,日系科幻或Cyberpunk題材的娛樂作品裡面一度流行過一種世界觀,就是在近未來世界中,極度發展的私人企業將會壓倒並取代國家主權,而跨國巨大企業之間也會爆發冷戰、熱戰甚至生化及資訊戰。在那些戰場上執行企業意志的部隊,不再被稱為士兵,而是一個個「社員」,各種叛逃或投誠行為則叫做「移籍(跳槽)」。

在《空戰奇兵3》當中,隨著玩家跳槽不同企業組織,遊戲介面中的作業系統壁紙及開機畫面甚至會有相應的變化。(網路)

這種設定在1999年PS上的《空戰奇兵3》當中可說發揮到極致,但這部空戰射擊遊戲作品,在當時也並非主流的電玩遊戲題材,加上某些頗為超前時代的劇情設定,不但造成系列玩家兩極化的喜惡,也沒能引起廣泛的討論。

當時,這類「超國家企業」設定很吸引人,畢竟國家主權衰退到不如私人企業的一個部門,在那時還是很難以想像的新鮮概念,當然到了我們都已經玩到《Cyberpunk 2077》而且為它的臭蟲抱怨不已的現在,在連夜城(Night City)的商業救護車都配備私人武裝急救員的情況下,這種設定或許看來都顯得有點陳腐了。

《FF7》當中最為明顯的「企業識別」,明明白白寫著「神羅電力公司」的神羅商標。(網路)

而講到遊戲世界中最知名的「超國家企業」,或許更多讀者會想起《太空戰士Ⅶ》當中的神羅公司。神羅基本上是一家電力公司,這以英文寫在商標上的全稱裡。電力公司當然是傳統產業,但魔晄能源如果算是新能源(但好像可以又不可以再生)的話,這樣神羅也能算是新能源公司囉?

但不管怎麼樣,神羅公司連自己的實驗性創新產品,例如賽菲羅斯、賽菲羅斯還有賽菲羅斯,都無法好好控制,還因此造成公司高層幾乎全滅,各分公司、主要部門及營業據點解體,業務全面停擺,跟倒閉沒兩樣;和現實中呼風喚雨的蘋果、谷歌、推特、臉書、阿嬤爽(Amazon)這樣動動手指,就能抹滅美國總統在網路上存在的科技或網路企業比起來,實在是很弱啊。

而以監控社會與科技制約的角度來看,遊戲中的神羅電力公司雖然壟斷了大部分的民生產業,但在資訊戰能力上,頂多只看到他們播播自己的電視新聞,嫁禍反抗勢力、操控輿論,而社會控制也不怎麼嚴密。「反神羅恐怖份子」基本上還是能在城市中自由出入、購物,還有空騎陸行鳥去賽跑。

一邊反神羅還可以一邊去賽鳥的「反神羅組織」,這社會控制網未免太不綿密了。(網路)

所以現在如果要寫這類架空故事,筆者大概會這樣開頭:

「生存權或人權,甚至主權國民的概念久已被『網路存在權』所取代,所有人的國籍與種族早已不再有意義;存活於地球上的前提是成為『社群網路國家』(SNS Nation)的一員。多重社群籍不是問題,社群國家不需要個人的效忠,只要你註冊它的帳號成為其資料庫中的一筆數據;你完全可以加入一個或多個SNS Nation『做自己』,貢獻你所有的生活軌跡、健康數據、隱私與行為資料來換取存在(除了在火星殖民地上,你還有義務透過駕駛特斯拉汽車來維持生存)所需的所有資源。」

「⋯⋯但是,所有不願意註冊任何SNS帳號的人,都將無法在人類社會生存。沒有一間企業或工廠可以在不跟社群國家打交道的情況下營運,當然也無人可以脫離他們營生。沒有臉書與推特帳號,你連一瓶礦泉水都買不到。」

「在那個世界裡,拒絕以隨身設備連上網路,將被視為違背人類社會共同體意願的反人類行為,而拒絕使用受到監管限制網路的人,則將被判定為內太陽系『大一帶一路圈』的恐怖份子,將受到所有社群網路國家武裝客服部門及內容品質控制菁英小組的追緝。」

「在這個人人都能以自己的個資換取生存的世界上,仍然有拒絕妥協的『地下假帳號游擊隊』存在。他們是少數冒著生命危險使用假帳號,拒絕交出個人真實資料與頭像的網路棄民,也是各SNS國家全力打擊、殲滅的對象。因為脫離網路掌控是非法的,無法被追蹤言行的個人,對所有社群國家的利益來說都是一顆顆不定時炸彈。」

「雖然傳聞中,這些(網)路外之地凶殘反智暴徒的接頭暗語唸作『馬嘎』(MAGA),但是因為年代太久遠,而且所有相關的網路資料都已被數度清洗,早已經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又是什麼詞句組合的縮略語,只知道光是用嘴唸出來的聲音被手機收錄,或者街角監控感應器接收到唇部動作,三分鐘內你就會被全副武裝的臉書推特協同內容品質控管部隊包圍。」

你還記得社群網站與智慧型手機尚未出現前的生活嗎?(網路)

在過去的反烏托邦作品當中,無論是讀者或作者,幾乎都設想這樣一種高度監控社會將會來自主權國家;晚近一點的「超國家企業」科幻作品,則經常把這類巨大企業以傳統大公司的延長放大來體現;但在筆者本文設想的這樣一種「網路公司寡頭獨裁」世界裡,超級科技企業甚至不需要擁有私人軍隊或「武裝社員」——只要他們更改幾個參數,就能讓人在社會上無法立足,幾乎不需要額外煩心要如何在肉體上消滅異議分子。

沒有肉眼可見的獨裁者壓迫任何人,但他們自然會讓你成為他們希望看到的樣子。獨裁也可以去中心化。

直到不久以前,包括筆者在內,還有很多人以「是否能使用臉書推特」(或其他頂尖科技服務)做為是否生活在「自由民主」中的指標,這不太成熟的背景設定如果成真,實在非常諷刺。但很可能,我們早已經是最後一代對於社群網路出現並掌控人類生活前的社會,還稍有模糊記憶的「前SNS時代」古文明遺民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