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老師難為 學生也不好過

洪昱睿

最近因為教育部所謂「下課時間不得管教學生」的反覆規範,與早就在推行的「校園零體罰」政策,引發了許多老師的不滿,而紛紛投書媒體,或在網路大吐苦水。有人表示那就都不要管、有人抱怨學生不受教、有人質疑恐龍家長......一路看下來,筆者感覺,政府專家、教師、學生群體等各面向的人們仍然都是本位主義、自說自話,完全無法有交集。

老師的工作權、心理健康要顧;學生的受教權、人格權難道不必被尊重嗎?(資料照)

現代社會快速變遷下的老師難為這個我當然可以理解,但是筆者身為一個曾深受師長不當管教與老師聯合不良學生霸凌弱勢的受害者,還是要站在學生的出發點講幾句話。筆者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受國民義務教育時期,讀過所謂「A段班」與「放牛班」,但不分班級,幾乎所有的老師等於權威,敢有任何質疑就會被視為挑戰、點名作記號,而有不少老師也不知道有沒有學過一點教育心理學,就只貪圖方便與仰仗權威來「對付」自己認為「不受教」的學生。

案例一,某科任課老師所訂段考及格標準甚高,全班可能近半數同學不及格,不及格者在講台下排隊一個一個上台接受老師捏扯臉頰或賞耳光處罰,少一分一下,這麼荒謬的情況真實發生,光是這樣搞,學生就會進步?

案例二,老師安排教室座位,前門進來第一排第一列與教室後面靠垃圾桶的最後一排最後一列稱為「零分對角線」,由班上成績倒數一、二名學生入坐,我就是那個坐在垃圾桶前面的人,有位林姓同學成績也都是倒數,被公開諷刺因為姓林,所以都考零分(林的發音扯到零分的零),這種當眾羞辱、拿孩子姓氏做文章的方法適當嗎?

即便是已經過去二十幾年的現在,翻翻網路討論區、心情留言板,仍會發覺多年下來,陸續有遇到過相同或類似經驗的網友還真是不少。常常有長輩強調要「尊師重道」,孩子就是要聽話,學生不該當草莓族,我認為若不徹底粉碎傳統孔孟儒道那套虛偽主義,這僵局恐還將持續下去的。老師的工作權、心理健康要顧;學生的受教權、人格權難道不必被尊重嗎?多年過去,筆者從國中生變成大叔,力爭上游受了更高等教育,但午夜夢迴時的夢靨和內心的坎都還沒過去呢。

(語文工作者)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