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限時批》「天下圍中」將成美國主旋律!

辛文

川普的「反中(共)」策略,旨在「滅共」;而若拜登上台,則「反中」大格局不變,但主旋律定調為「天下圍中」,顯見川、拜的「制中」政策,大同小異,習大大的日子一樣不好過!

此從近來柯林頓、歐巴馬及拜登,幾同在17日前後,不約而同地發表「制中」談話,頗不尋常!而聯合盟邦合作的「天下圍中」,就大致底定了。

再者,拜登本人智囊及團隊要角亦大多曾在柯林頓、歐巴馬政府扮演要角,風向自會與日俱進,作新的調整,亦會隨美主流民意7成以上「反中」,乃至柯、歐的幡然醒悟「制中」,更和川普政府「反中共」的定錨甚深,軍經科技等制裁措施,皆不易翻轉有關。可說走了個兇暴的,來了個更狠辣的。中共恐只有「挫咧等」了!

例如,美前總統柯林頓近日就狠批習近平,想當一輩子皇帝,「顛倒了美中關係」!需要美國民主黨人拜登的新政府聯合盟友,採取更協調的方式與北京當局過招。誠是一針見血!

柯林頓是在參加「彭博創新經濟論壇」(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視訊會議,與英國前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對話時,做出這樣的表示。柯林頓口中指的盟友,包括從歐洲到亞洲諸國,以及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成員國。

他指近年來,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利用各種手段,試圖延長執政時間,包括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可能變成中國的「萬年皇帝」。

對此,柯林頓表示,原本中國的制度雖不民主,但也保持足夠的開放,可以定期輪替領導人;但如今看來,習近平打算一輩子當中國領導人,這改變了一切。

前美國總統柯林頓。(歐新社)

英前首相布萊爾也表示,自己與柯林頓在位時,都希望中國政治可以隨著經濟開放更自由化。但顯然事與願違,他坦承,在過去的幾年裡,中國對外的侵略變得更多,對內則打壓力道更大。

而美前總統歐巴馬亦在近日出版回憶錄中,談到任內首次訪問中國,就對北京縝密監控印象深刻。他形容美中關係表面看來穩定友好,但檯面下其實暗潮洶湧,充滿不信任。

歐巴馬17日出版新書「應許之地」(A Promised Land),提到他8年總統任內一共訪問中國3次。歐巴馬表示,美中雙方30年來能避免公開衝突,靠的不只是運氣,而是因為北京虔誠信奉鄧小平的「韜光養晦」說。

歐巴馬說,這種「戰略耐心」策略,讓中國在崛起期間,得以模糊自身是如何不斷系統性規避、扭曲或違反幾乎每條商定的國際貿易規則。他舉例,中國長年利用政府補助、貨幣操控與貿易傾銷,壓低中國出口商品價格,影響美國製造業營運。

他並指控,中國竊取美國智慧財產權,且不斷施壓在中國營運的美企交出關鍵技術,以加快北京在全球供應鏈向上攀升的速度。

歐巴馬坦承,中國玩弄國際貿易體制的行為,往往造成美國損失。他也呼籲盟國和美經貿合作,以抗衡中國。

歐巴馬更表示,若非金融海嘯,他會對中國出手更重!

對此,曾任歐巴馬副手的拜登,復在16日記者會上強調,美國需與其他民主盟友協商設定全球貿易規則,以抗衡中國日漸擴大的影響力。

他表示,美國經濟產值占全球25%,必須與其他民主國家、另外25%或更多國家結盟,設定道路規則,而非任由中國和其他國家決定結果、因為他們主宰了唯一遊戲規則。

拜登並提出美國未來要達成任何新貿易協議的三個先決條件:一是將投資美國勞工,並使他們更有競爭力;第二要確保任何貿易協議,勞工和環境保護主義者都在談判桌上;最後,不會尋求懲罰性貿易來激怒朋友,或擁抱專制獨裁者。

儘管拜登被川普陣營指控親中,但他在今年2月參加民主黨初選時,就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惡棍」,並嗆北京必須「按照規則行事」。

故而拜登更在11月16日表示:「美國需要和其他的民主政體站在一起,來讓我們的規則施行於世界,而不是看著中國和其他國家,向我們下達他們的命令」。

其實,美民主黨全代會在今年8月18日就通過2020年黨綱,顯示將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相較於2016年黨綱的對中政策立場,2020年黨綱移除「恪守一中政策」,只剩下了「台灣關係法」。充分彰顯民主黨對鞏固台美關係與台海和平的高度重視,也彰顯民主黨各方人士長期對台的深厚友誼,極具正面意義。

這份新的民主黨黨綱就明白指出,「民主黨將以美國國家利益和盟邦利益為方針應對中國」,「將明確、強力、並一貫地力抗中國政府在經濟、安全和人權方面造成重大疑慮的行動」,「將團結全球友邦,反擊中國或者其他任何國家破壞國際規範之企圖」。且在南海問題上,黨綱指出,中國的挑戰並非主要在軍事方面,但民主黨將對侵略行徑有所抵禦和回應,將強調在全球致力於維護航行自由,「抵抗中國在南海的軍事恫嚇」。

《洛杉磯時報》近復指出,一個由拜登領導的政府,在對中國態度上,將會更接近川普的強硬路線,甚於採低對抗策略的歐巴馬政府。

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中國問題專家曼恩亦說,拜登會尋求與其他國家合作,不過,美中關係「仍會充滿矛盾,或許時有對抗」;拜登將承續對中國看法愈加強硬的美國情報圈意見,「若以為川普卸任,所有主張對中國更強硬政策的人都隨之離開,會是錯誤」。

前AIT處長司徒文曾出席「美國民主黨全國大表大會選情分析座談會」,便指出,拜登過去被認為親中,但他認為拜登現在的立場有所轉變,同時,美國社會目前對台灣的支持度持續上升,無論兩黨誰當選,台灣都能處在一個不錯的位置。

《紐約時報》更指出,川普政府採取措施,增進台美關係,並加強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地位,這些舉動是為了反制中國長期削弱台灣在全球的外交地位。「美國已走上一條與中國競爭、對抗的長遠道路;未來任何美國總統,無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都難以偏離這條道路。」

今天《彭博》刊出專欄作家高燦鳴(Tim Culpan)文章就認為,川普最後2個月仍在堅持推出對中措施,這些政策很有可能延續到拜登政府,中國科技企業只能低調行事。

文章指出,大選過後川普政府仍動作頻頻,如國務院新增制裁破壞香港自治權的香港官員。近期的像發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企業及個人投資受中國解放軍擁有或控制的中企、美國證券交易員會(SEC)計畫迫使中企自美股下市等等。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在「新經濟論壇」(NEF)亦表示,不管是拜登或是川普成功翻盤並連任,都很難捨棄過去4年奉行的「中國為戰略威脅」核心並若無其事地執政。

就連親中的《南華早報》17日都報導,川普政府任內被視為衝著北京來的「印太戰略」,在美國國會獲得跨黨派支持,顯示拜登上任之後,將持續更著重對亞太地區的投資,以抗衡中國崛起。

當外界關注拜登的中國政策之際,美國國務院17日亦發表一份研究報告,警告中國在各層面對美國和全世界的挑戰,並列出美國為了因應這些挑戰,必須進行的十項任務。這份文件被解讀為旨在警告拜登政府,注意中國欲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強權的意圖。

這份「中國挑戰要素(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報告,是由被稱為國務院智庫的政策規劃辦公室撰寫,分成中國構成的挑戰、中國的行為、中國行為的思想根源、中國的弱點及確保自由等五大章,探討中國共產黨的戰略野心、對世界的威脅,及其背後思想和中共政權的弱點。剖析得淋漓盡致。

報告直指,「中共開啟了大國競爭的新時代,卻少有人明辨中共滲透世界各地的模式,更不用說認清中共希冀的具體主宰形式」,「中共的目標不僅是要稱霸既有世界秩序,也要從根本上改寫世界秩序,使中國位居中心,為北京的專制目標和霸權野心服務」。

而美國面對中共的挑戰,必須制定超越官僚體系門戶之爭、跨越短期選舉週期的穩健政策,最大目標應該是確保自由,從十項任務著手重塑外交政策。

報告說,中國以「軍民融合」、「系統性摧毀戰爭戰略」、「大量陸基飛彈突破美國防禦網」、「撒手鐧」能力攻敵之不備,以及在人工智慧領域取得全球領導地位等五大路線,發展「削減戰略」以抗衡美軍科技優勢,推進「第一島鏈」的戰略目標。

而中共領導人和軍方戰略規劃者認為,人工智慧和其他新興科技將驅動軍事革命,帶來所謂「智能戰爭」,中共希望藉此在未來25年內達到軍事主宰地位,使美軍在印太地區的軍事科技優勢由強轉弱,形成既定事實。堪稱語重心長!

由前要述,不難看出,不論川普或拜登對中持續强硬政策方向不變,而拜登欲將中共「圈入」遵循國際法理規範,恐唯有「實力」逼其「就範」,否則仍將是一廂情願的幻想,畢竟拜登要「惡棍」習大大照規矩來,須有全方位的套路,始克有濟,後續仍有待觀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