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復仇是國家建設根本: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軍事衝突(一)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兩國的衝突起因於爭奪領土的仇恨與復仇行動,亞塞拜然佔領亞美尼亞地領土,亞美尼亞必須為自己的土地而戰,2016年四日戰爭中亞美尼亞戰敗,社會出現極化以及人民對當局出現信心危機,亞美尼亞人不服輸的精神,因戰敗團結了起來,兩國的愛恨情仇也延續到了2020年的軍事衝突上,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無止盡的戰爭。

黃惠華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再度因為「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y Karabakh),(簡稱「納卡地區」)爆發軍事衝突,造成上百名軍人、居民死傷,兩國公開指責對方違反停火協議挑釁掀起戰爭。2016年4月兩國曾經爆發戰爭,亞塞拜然戰勝後佔領了一小塊領土。今(2020)年戰爭再起,由於納卡衝突是世界上最複雜的衝突之一,在複雜的歷史、地緣政治、國際法及國家利益交織之下,對區域與全球安全都具有深遠的影響,值得關切。

爭議領土「納卡地區」的歷史與原因

1917年俄羅斯帝國時期,約94%亞美尼亞人居住在納卡地區,1918年一戰末期,土耳其揮軍高加索,高加索地區種族間的矛盾因此加劇,1918年3月,亞塞拜然人與亞美尼亞人在亞塞拜然境內爆發武裝衝突;亞美尼亞人得到布爾什維克黨及其武裝部隊的支持,這場衝突中約有12,000名亞塞拜然人遭屠殺,亞塞拜然歷史學者甚至認為這是種族滅絕。隨後,喬治亞、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於1918年5月底相繼宣布獨立。

由於獨立後的亞美尼亞政府勢單力薄,無力對抗土耳其,因此同意納卡地區成為亞塞拜然的一部分,並與土耳其結盟。同時,一戰時期協約國軍隊試圖進入亞塞拜然,1918年9月,土耳其一支部隊佔領了亞塞拜然,納卡地區也被土耳其與亞塞拜然軍隊所佔領。之後,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並從該地區撤軍,亞美尼亞人得以重新控制納卡地區。土耳其軍隊在高加索地區的地位也被英國人取代,當時英國人為爭奪裏海石油,說服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人承認亞塞拜然戰敗。同時,亞塞拜然軍隊在該地區發起了新的進攻,除此之外,還進行種族清洗。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人被迫有條件地承認亞塞拜然政府。1920年亞美尼亞部隊發動了反攻:亞塞拜然軍隊反擊摧毀了亞美尼亞在納卡地區地領地,這次衝突造成數千名亞美尼亞人死亡,傷亡慘重。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再度因為簡稱「納卡地區」爆發軍事衝突,造成上百名軍人、居民死傷。(AFP)

蘇維埃布爾什維克黨奪取政權後,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人希望能併入亞美尼亞,最後決定將其保留為亞塞拜然的一部分,當時擔任民族事務人民委員會委員的史達林也表示贊同。直到蘇聯解體前1988年2月,納卡地區宣佈退出亞塞拜然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就納卡地區所有權再度爆發衝突。亞美尼亞提議將納卡地區併入亞美尼亞,但未獲得支持。1990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爆發衝突,亞美尼亞贏得了戰爭,對亞美尼亞而言沒有「恢復敵對狀態」需求。

1991年蘇聯解體後,自稱亞美尼亞支持的納卡地區(後來自稱為「阿爾薩克共和國(Karabakh)」)與亞塞拜然爆發戰爭,持續了兩年四個月,亞塞拜然失去對納卡及其周邊七個地區的控制權。1994年5月,在俄羅斯與吉爾吉斯調解下,亞美尼亞、亞塞拜然與納卡地區代表簽署《比什凱克議定書》停火協議。直到2018年,新任亞美尼亞領導人帕希尼揚(Nikol Pashinian)上台,他曾在2000年提出解決納卡地區新計劃,同意將納卡地區在1990年代初期佔領的地區歸還給亞塞拜然。

另一邊,2007年11月29日,歐安組織(OSCE)明斯克小組也提出解決衝突的提案《馬德里計畫》,該文件提議過去衝突期間佔領的領土歸還亞塞拜然,該提案也為納卡地區提供安全保障與自治權力,規劃一塊連接納卡地區與亞美尼亞的安全地帶。2008年6月以來,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領導人定期舉行會議解決衝突。然而即便如此,仍無法有效化解三方矛盾。

2018年帕希尼揚訪問納卡地區表示「卡拉巴赫是亞美尼亞的領土,沒有土地可以還給亞塞拜然」。此言破壞了過去的政治共識。亞美尼亞關切納卡的區的自決權,排除將納卡地區歸還亞塞拜然的可能性,並堅持要求國際社會承認納卡共和國的地位。亞塞拜然則堅持恢復領土完整,難民返回納卡地區後,才能確定納卡的地位及自治權進行談判。納卡地區則自稱得到阿布哈茲共和國與南奧塞梯共和國以及摩爾多瓦等國的承認。顯見三方立場沒有達成共識的空間,近年三方又再度爆發邊境戰爭,尤其是2016年與2020年的衝突,引發國際關注。

2018年,新任亞美尼亞領導人帕希尼揚上台,他曾在2000年提出解決納卡地區新計劃,同意將納卡地區在1990年代初期佔領的地區歸還給亞塞拜然。(AP)

2016年「四日戰爭」

2016年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爆發「四日戰爭」(4月2至4月5日),衝突起因須回溯到2014年8月7日,亞美尼亞國防部長Seyran Ohanyan表示,亞塞拜然擔心亞美尼亞對位於亞塞拜然的明蓋恰烏爾(Mingechevir)水庫採取破壞行動。由於Mingechevir水庫是亞塞拜然的弱點,亞美尼亞的聲明激起亞塞拜然的不滿。2014年11月一架亞美尼亞「雌鹿武裝直升機(Mi-24)」在亞塞拜然邊境被摧毀,當時亞美尼亞軍隊的四萬大軍已聚集在納卡地區。同時亞塞拜然也將其部隊調到第一線,緊張局勢差點引爆武裝衝突。

亞塞拜然學者Elkhan Aleskerov認為,「亞塞拜然不斷強化軍備、違反停火協議,2015年亞美尼亞國防部推出新軍事戰略防範亞塞拜然的攻擊,亞美尼亞武裝部隊意識到與敵人交火無效,因此決定向定居點開火,其背後的政治性目標是為亞塞拜然創造出新的難民,就像1990年代的軍事衝突模式一樣,當時來自納卡地區難民被利用製造亞塞拜然內部政治混亂。」

四日戰爭中,亞塞拜然軍隊在第一天取得了成功,亞塞拜然前線部署特種部隊,第一時間之內進入距邊境約2.5公里的塔利甚村(Talish),在南部,亞塞拜然軍隊佔領戰略要地樂樂特佩峰,另一方面向納卡地區阿格丹市(Aghdam)方向進行飽和攻擊,阿格丹市地勢平坦,距納卡首都斯捷潘納克特(Stepanakert)首都僅30公里車程,另一方面,納卡地區的武裝部隊的發動了先發制人的大砲打擊,摧毀了亞塞拜然3個坦克與200名軍人。戰爭結果,亞塞拜然軍隊佔領納卡地區800公頃的領土。

2016年的四日戰爭結果,亞塞拜然軍隊佔領納卡地區800公頃的領土。(AP)

亞塞拜然之所能夠取得勝利歸功於對於軍事的投資、採購先進武器與在夜間發動攻擊。亞塞拜然軍事支出在2003年達到1.35億美元,2010年增至15億美元,2016年超過17億美元。2013年37億美元採購新的軍備,反觀亞美尼亞國家預算的支出僅為26億美元,可見亞美尼亞軍事投資不但遠不及亞塞拜然,從這場戰爭中也突顯出,亞美尼亞軍隊缺乏夜間作戰經驗與先進的軍事軍備,包括缺乏現代攻擊武器、情監偵系統。戰敗後,政府當局開始進行行政事務改革,並懲罰戰敗的官員與將領,總參謀總、情報部長、後勤部部長、副部長、通訊部部長及其他相關官員皆被免職。武器與軍事裝備現代化以及軍隊重組,國防部提出2018-2024年武裝部隊發展的七年計劃及新戰爭計畫,一方面自主生產X-55小型偵察無人機及採購能夠執行夜間任務的相關軍備,至於重型武器,2016年9月亞美尼亞獨立25週年的閱兵典禮上,展示伊斯坎德爾飛彈(Iskander-E OTRK),Smerch MLRS,輪式步戰車「海底動物」(Infauna)、R-325U電子戰系統以及中程防空飛彈系統(Buk-M1-2)等。

德國政治思想家卡爾施密特(Carl Schmitt)認為:「戰爭起於仇恨,戰爭就是否定敵人的存在」。兩國的衝突起因於爭奪領土的仇恨與復仇,亞塞拜然佔領了亞美尼亞地領土,亞美尼亞也要為自己的土地而戰,2016年四日戰爭亞美尼亞戰敗,社會出現極化以及人民對當局出現信心危機,亞美尼亞人不服輸的精神,因為戰敗而團結了起來,兩國的愛恨情仇也延續到了2020年的軍事衝突上,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無止盡的戰爭。(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