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未來的戰爭型態:解構俄羅斯如何打新型態的「混合戰爭」

當代軍事策略主要以切斷後勤補給先開始,破壞基礎設施、天然氣、石油、貿易等,亦是阻斷後勤的一種方式。而資訊戰是近代因應科技發展而增加的戰略趨勢。俄羅斯版的「混合戰」,相當強調「能源」及「資訊」戰的運用。能源戰部分,破壞能源基礎設施除了可以達到政治與經濟目的,同時也可癱瘓敵方整體國家的運作系統,進而削弱軍事與經濟實力。

黃惠華

2017年10月9日美國Public Intelligence網站公開了一本名為《俄軍新世代對抗手冊》(Russian New Generation Warfare Handbook),本書由美國陸軍「非對稱戰爭研究組」出版,內容集結近年來俄羅斯軍隊在裝備、訓練、戰法及俄軍如何運用「混合戰」。未來美國陸軍作戰將整合網路、社群媒體、特種部隊、正規軍以發動聯合攻勢,為未來戰爭預作準備。

事實上,「混合戰」(Hybrid War)內含相當多元,如網絡戰、不對稱的低強度衝突、恐怖主義、海盜、非法移民、種族宗教衝突,能源安全、人口、跨國犯罪組織、全球化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擴散等。混合戰可稱之為非常規戰爭、非正規戰爭或混合戰爭(複合式戰爭)或國家資助的混合戰爭。北約將其定義為「在敵人所構成的威脅之下,以傳統及非傳統的手段打敗敵人,達成致勝目標」。而敵人可以是一個獨立國家、國際組織或國家集團以及一些非國家行為者。混合戰爭不是新型態的戰爭,過去在越南戰爭、蘇聯入侵阿富汗以及2006年黎巴嫩真主黨對以色列發動襲擊時都出現過,此非當代戰爭模式。

北約將混合戰定義為「在敵人所構成的威脅之下,以傳統及非傳統的手段打敗敵人,達成致勝目標」。(REUTERS)

俄新型態「混合戰」:強化能源戰及資訊戰抗北約

2014年歐洲地區爆發烏俄衝突之後,俄國與歐洲國家戰場,從東歐蔓延波羅的海地區,2015年立陶宛總統格里包斯凱特(Dalia Grybauskaite)曾指出,波羅的海國家處於前線,與俄羅斯的戰爭已經開打,現階段打的是資訊戰與網路戰,無人知曉究竟會不會演變成傳統戰爭。立陶宛維爾紐斯大學(Vilniaus universitetas)國際關係與政治學學院研究部主任佘舍莉姬特(Margarita Šešelgytė)指出,在這場衝突中,最重要的不是非正規部隊,而是俄羅斯採取的「混合戰」,靈活運用軍事、政治、經濟、資訊等工具,打擊敵方的弱點。

據日本媒體(JB Press)分析,2014年烏克蘭東部叛軍武裝力量,大致混合了民兵、特種部隊及正規軍。這如同2013年《集體安全組織》(CSTO)之下的「不可牢破兄弟情-2013」(Indestructible Brotherhood 2013)軍演的想定,該次演習模擬,虛擬「烏拉爾共和國」分裂情形,參與演習的包含正規軍、員警及特種部隊,演習成功阻止大規模抗議並逮捕領導人。2013年1月俄羅斯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提交了一份混合戰的新戰術報告,彷彿早已預告當前烏克蘭衝突局勢。

該報告重點強調,以政治、經濟及人道主義等非軍事手段達成政治及戰略目的為目標。戰術包括部署特種部隊、培植反政府勢力及強化資訊戰等不對稱措施。因此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衝突型態可以稱之為一種新型態的混合戰,內涵是不對稱作戰的運用。俄羅斯趁勢利用烏克蘭東部衝突進行新武器測試、練習新戰術。烏克蘭民兵武裝分子在其東部地區頓巴斯與烏克蘭軍隊作戰,另一方面,俄軍則在其領土上進行訓練演習。演習涉及空間、導彈和核部隊、特種部隊以及常規軍事單位及心理戰小組、政治遊說等項目。其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對抗北約。

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衝突型態可以稱之為一種新型態的混合戰,內涵是不對稱作戰的運用。(REUTERS)

當代軍事策略主要以切斷後勤補給先開始,破壞基礎設施、天然氣、石油、貿易等,亦是阻斷後勤的一種方式。而資訊戰是近代因應科技發展而增加的戰略趨勢。俄羅斯版的「混合戰」,相當強調「能源」及「資訊」戰的運用。 能源戰部分,破壞能源基礎設施除了可以達到政治與經濟目的,同時也可癱瘓敵方整體國家的運作系統,進而削弱軍事與經濟實力。

2003年俄羅斯公佈「2020年能源戰略」指出,俄羅斯的能源是經濟發展及外交政策工具。過去俄羅斯以能源為武器有例可循,例如喬治亞、土庫曼、立陶宛等國家都曾是受害者。在烏俄衝突之中,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繼承島上所有的基礎設施及石油及天然氣田。而在烏克蘭東部,叛軍破壞煤礦場、交通及電力基礎建設,烏克蘭損失慘重,俄羅斯反而成為最大贏家。

資訊戰部分,北約盟軍最高司令部司令布里德洛夫(Philip Breedlove)表示:「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大規模的資訊戰,是史上最驚人的資訊閃擊戰」。

俄羅斯以錯誤訊息及媒體宣傳為攻擊武器,試圖影響人們判斷能力:

1. 面對事實,總是先否認後承認:如干預克島獨立、協助叛軍擊落馬航、越界烏克蘭等。

2. 媒體宣傳:俄羅斯國家媒體《第一頻道》(Channel One),大肆報導烏克蘭當局對東部地的居民進行種族消滅、提供納粹政權於二戰期間在烏克蘭內部橫行霸道等假情報。

在烏俄衝突之中,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繼承島上所有的基礎設施及石油及天然氣田。而在烏克蘭東部,叛軍破壞煤礦場、交通及電力基礎建設,烏克蘭損失慘重,俄羅斯反而成為最大贏家。(http://www.skynews.com.au/)

2014年11月俄國推出國營「史普尼克」(Sputnik)新聞通訊社,挑戰西方國家的「侵略性宣傳」,提供另類觀點,要說服對象是歐美國家那些對自己政府體系感到懷疑、不確定的觀眾。這就誠如,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IISS)發表《2015年軍事平衡報告》(The Military Balance 2015)的警告,「目前混合戰的情況越來越多,這對大多數國家的正規軍來說是一個重大挑戰。以俄羅斯與烏克蘭衝突來看,俄羅斯出動現代化軍力至烏克蘭,雖然其行動很快被發現,卻從未承認過此事,因此動搖西方國家的反應能力,反而加強親俄分離分子的力量」。

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奇普曼(John Chipman)建議:「西方國家也必須設計出一整套戰略來應對俄羅斯」。

2014年拉脫維亞已成立北約戰略傳播中心,其任務就是加強面對第三國輿論戰能力、提供企圖影響北約的訊息及充分反應的空間,以迎戰俄羅斯的資訊滲透。看來俄羅斯的資訊戰相當成功,相信不少人在這場衝突之中,多少都受俄羅斯的假情報所影響,而失去判斷能力。

俄羅斯打「混合戰爭」介入敘利亞內戰

2015年10月俄羅斯從距離1500公里遠的裏海發射飛彈,對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目標發射了26枚巡航飛彈,引發國際關注,在此之前,俄羅斯一再否認介入敘利亞衝突,而北約官員對此保持沉默。然而就在俄軍空襲敘利亞之後,俄羅斯國會杜馬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普什科夫(Aleksei Pushkov)才對外宣稱,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由此觀察,俄羅斯介入敘利亞內戰,相當類似於俄羅斯介入烏克蘭內部衝突之「混合戰爭」手法。

「混合戰爭」除了正規的作戰之外,也相當強調「資訊」戰的運用,例如頻頻出現與事實相反的言論混淆視聽,利用媒體為宣傳利器,例如日前俄國一間電視台的氣象新聞報導,竟然將氣象新聞政治化,形容敍利亞天氣「最適合俄軍發動空襲」,這些言論恐怕比真槍實彈更具影響力。而北約似乎還能未在烏克蘭衝突之中得到教訓,至因仍陷入混合戰爭之中,找不出相對應的戰略。

2015年10月俄羅斯從距離1500公里遠的裏海發射飛彈,對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目標發射了26枚巡航飛彈。(RT.com)

「混合戰爭」可能成為未來戰爭模式

2016年12月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就曾表示,「俄羅斯擁有現代化軍事系統,包括遠端常規打擊、核打擊能力,以及太空、網路、電子戰、海上作戰能力。俄軍所研發的作戰能力多運用於喬治亞、烏克蘭、克里米亞及敘利亞衝突戰場上。俄羅斯作戰能力不斷演進,加上其不對稱戰略理論與作戰方法,目的在於對抗美國海軍的力量投送能力,破壞美國與盟友可信度。」然就在川普上台後,美國國防部提升網絡司令部層次、加大網絡戰建設方面投入等作為。美國前海軍上將斯塔夫里迪斯(James G. Stavridis)提出了「海上混合戰爭」構想,警告南海也有可能成為未來的「海上混合戰」的戰場,對於商船、石油平台和採礦設備等易受攻擊的目標,此一說法引法外界議論。

實際上,雖然混合戰並非新型態的戰爭,但俄羅斯卻能充分運用在當代的衝突戰場上,並取得優勢,各界評估混合戰將會成為未來的戰爭模式,建議國軍也應該針對混合戰爭,研發一套自己的戰略構想、指揮控制體系及整合系統,及早因應未來的新形態戰爭。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