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全面真軍》蔡衍明不敢參加聽證會?

本文章的標題是「蔡衍明不敢參加公聽會」,這是從結果論上認定蔡衍明最終不會出席,但蔡衍明不是那種不敢應戰的人,該出來在全國人民面前說話,他也不會沒GUTS到躲起來。很可惜的是我們沒有機會看到蔡衍明出席聽證會說他優質的經營理念,因為他的幕僚擺明了就是認定這個老闆口無遮攔會壞了大事,因此千方百計的做出一種不是他不去的外觀。

全面真軍

2020年10月26日NCC將對中天新聞台換照舉辦聽證會,這一次換照審查的相關細節,請參考我們寫的〈了解中天換照事件,拒絕被帶風向〉一文,前文已經說明NCC對於中天新聞台換照與否的審查係以專業為原則,而非立場。然而在10月26日的聽證會中,到底蔡衍明會不會出席,我們大膽預測蔡衍明不會出席。縱使他本人有意願,他身旁的顧問、親信們一定大力勸阻,表面上是說這樣可能會被斷章取義,但事實上大家都害怕蔡衍明真的「暢所欲言」,因為蔡衍明對於媒體經營以及法律皆無所悉,向來又很勇於說出自己的真心話,肯定會在聽證會上大鬧笑話,百害無利。若我們是蔡衍明的顧問,也會第一時間用盡好話攔下這個自走砲。我們認為蔡衍明本人或許不至於不敢參加聽證會,但他身旁的顧問們肯定不敢讓這位老闆參加聽證會,因為老闆的底蘊到哪裡,員工最清楚。

聽證程序是什麼要幹嘛?

在行政程序中,本次NCC會作出對於中天「同意換照」或「不予換照」的行政處分,中天可以對這個行政處分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救濟。一般而言,在行政處分作成前行政機關會給予人民陳述意見的機會,用以保障人民權益。而聽證程序就是陳述意見的加強版,在某些法律中有強制要求行政機關要進行聽證,例如都市更新條例修法後即有相關程序。然而在《衛星廣播電視法》中對於頻道換照並沒有強制聽證的要求,因此NCC要用單純的叫中天來陳述意見,或者是程序比較嚴謹的聽證程序,是NCC的決定,而NCC選擇了聽證程序。

《行政程序法》中對聽證有相關規定,對於聽證的事由、相關人、地點期日、場所、程序、當事人權利有所規定。就本次事件而言,NCC對聽證事由跟法律依據,主要討論綱要都已經在10月5日的公告中說明。然而NCC是否須鉅細靡遺的每一個聽證子問題都得先說呢?稍微有跟行政機關互動經驗或者有被行政機關要求陳述意見的人都應該知道行政機關於調查時就細部的每一個問題,都會是在調查當日詢問,以防不實虛假或串供等陳述。行政機關也會依據調查結果、陳述意見結果以及所有證據資料做成處分。

10月26日的聽證會,到底蔡衍明會不會出席?(本報資料照)

預備聽證程序是什麼?

行政機關如果認為案件所設人事物複雜時可以決定要不要進行預備聽證程序,也就是為了正式的聽證先釐清一些狀況。至於是否召開預備聽證程序,是行政機關依據職權決定,如果認為有必要時才會舉辦預備聽證。以黨產會為例,在中廣案中涉及9至10個不同公司,其他案件中也都涉及多個公司的複雜持股及歷史演變,黨產會認為有舉辦預備聽證必要,所以舉辦預備聽證程序。

在這次的中天新聞台換照案件中,是中天新聞台申請換照,並提供營運計畫書給NCC審查,NCC要決定是否給予中天換照,是授予利益處分之准否判斷。而利害關係人就只有神旺公司、海洋投資公司、兆昇投資公司,其間持股關係明確、利害關係人明確、討論爭點更是非常明確,這樣的情況下如果NCC認為沒有必要舉行預備聽證,並不是奇怪的事情。

NCC跟蔡衍明的隔空喊話

中天新聞台換照的聽證會,中天新聞台可以委由代理人(例如律師)出席,也可以由公司指定的人出席,這是中天的權利。然而在10月20日NCC發了新聞稿邀請神旺投資的蔡衍明出席,理由是「對公司例行營運、經營方針及相關具體細節應有最深入完整之了解,實為最適宜參與聽證之人選。」NCC為什麼想要找蔡衍明出席,我們不得而知,若以一般猜想,可能是認為蔡衍明向來無視法律,可能會讓他自暴其短。

而中天電視台一方也不是省油的燈,10月22日透過中國時報半版登出蔡衍明的「我願意出席」聲明。仔細一看,這個聲明其實一點也不是「我願意出席」聲明,而是「人家不敢去但是我要裝好漢」聲明。蔡衍明提出了有條件參加,條件是要「明確完整資料」跟「預備聽證」,但蔡衍明也沒說什麼是明確完整資料,事實上就是一個空口說白話。幕僚們可能認為讓老闆去不太好,但又不能滅了老闆威風,老闆很重視男子氣概,因此要來一個帥氣的聲明。

NCC在10月22日也回應了蔡衍明的聲明,白話來說就是:「營運計畫是你中天給的,前次換照後的狀況也是你中天給的,對中天有的處罰你中天也一清二楚,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是不明確的?你沒有GUTS來就是你的權利啦,等你喔。」

蔡衍明提出有條件參加聽證會,條件是要「明確完整資料」與「預備聽證」,但蔡衍明也沒說什麼是明確完整資料,事實上就是一個空口說白話。(本報資料照)

幕僚不敢讓蔡衍明來

這一輪的隔空喊話其實饒負趣味,友善親近中天的網媒跟紙媒難道看不出蔡衍明的幕僚不敢讓他出席嗎?不太可能,畢竟連我們都看出來了。但眾所皆知蔡衍明本人向來勇於發言,甚至去年還錄了Youtube回應柯文哲,如果NCC這樣公然邀請蔡衍明,而他不敢出席,對他的心靈會造成陰影跟不爽。幕僚們又怕的要死,深怕這個董事長說出沒有法律依據的話,不能丟老闆面子又不能被老闆認為自己看衰老闆,只好迂迴的回應。台灣的上班族很辛苦,後宮般的工作環境很累。

本文章的標題是「蔡衍明不敢參加公聽會」,這是從結果論上我們認為蔡衍明最終不會出席,但我們也要澄清,我們從來都認為蔡衍明不是那種不敢應戰的人,該出來在全國人民面前說話,他也不會沒GUTS到躲起來。但很可惜的是我們沒有機會看到蔡衍明出席聽證會說他優質的經營理念,因為他的幕僚擺明了就是認定這個老闆口無遮攔會壞了大事,因此千方百計的做出一種不是他不去的外觀,幕僚很辛苦,但外觀上就是蔡衍明不敢出席。

怎麼看鋪天蓋地的中時宇宙

這幾天我們可以看到中天、中時、時報週刊全力反擊,各式各樣的新聞報導不斷的把他們想要扯進來的人拉進來,甚至對於非政治人物強迫採訪,我們最熟悉的中天集團悉數歸位。除此之外,友善媒體們也不斷的助攻報導,一些奇妙的政治人物、過氣人物甚至是新黨、統促黨一些爭議人物也跳出來大放厥詞。還記得那個掌摑鄭麗君的鄭惠中嗎,她也大聲喊出畜生就是該打。

面對中時宇宙,也有民間團體站出來連署,這些民間團體費了很多力量在說這次換照審什麼,要怎麼看這次事件,很努力的在澄清此事。如果你也關注這件事情,希望你能花幾分鐘看看這些人的說法跟訴求。只有透過良善的理解跟討論,只有透過完備的程序,我們才能真正的維護自由。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