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向南》2020泰國學生運動的完整解析(中):政治分析

與1970年代的學生運動相比,現在的學生世代更會思考自己的未來,且參與活動的年齡層往下降,此次學生運動一大特色就是高中生加入。這群高中生與大學生剛好在泰國紅黃紛爭最激烈的年代出生,早已厭倦這些大人世界的政治紛擾,且隨著網路興起,他們透過網路接觸外在的世界,開始對於所處的教育、社會與政治大環境感到不滿,並認為自己有責任挺身而出。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續上篇

泰國學生運動自7月起,至今發動至少三波的大型活動。首先是「自由青年」(Free Youth)團體與「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於7月18日在民主紀念碑舉行示威活動,估計有超過兩千人參與。其次是相隔不到一個月之後,8月16日由自由青年轉型的「自由人民」(Free People)團體再度於民主紀念碑召集示威活動,當天有超過上萬人不畏政府緊急狀態的威脅出席,並正式提出三大訴求:解散國會、制定新憲法、停止威脅與騷擾異議份子。第三則是9月19日由法政大學學生為主體的「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發起抗議活動,總計有約五萬人參加。歷經兩天的活動後,在主辦單位將抗議訴求聲明轉交樞密院,並重新鑲嵌「國家屬於人民」的牌匾後宣告結束(但已經被不明人士拆除),同時也預告10月14日將發動全國大罷工。這三波的學生運動有何特點值得我們關注呢?

9月19日由法政大學學生為主體的「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發起抗議活動,總計有約五萬人參加。歷經兩天的活動後,在主辦單位將抗議訴求聲明轉交樞密院,並重新鑲嵌「國家屬於人民」的牌匾後宣告結束。(AP)

皇室改革的訴求

這次的學生運動與過去的示威抗議活動最大的差異,在於大膽提出皇室改革的訴求。8月10日在法政大學同樣由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發起抗議活動的最後,泰國學生聯盟發言人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站上舞台宣讀由人權律師阿儂(Anon Nampa)所主導起草,針對皇室改革的十點訴求,包括:取消憲法第六條任何人不得控訴國王的規定;取消刑法第112條的藐視皇室罪;取消2018年版的王室資產處理辦法;皇室不得干預政治,也不得承認任何的政變行為等。如此行為挑動著泰國政治最敏感的神經。

泰國政治動盪從2005年下半年開始至2014年軍事政變後稍歇,但在過去十餘年,主要的示威抗議活動主軸都是圍繞在政治權力鬥爭的紅黃之爭,而泰國皇室的立場大致維持在中間偏黃的位置,雖然有些偏頗,但因為泰皇拉瑪九世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在泰國人心目中具有的崇高地位,所以紅黃兩派大致還能在尊皇的立場上進行各自的抗爭,戰火並未延燒至泰皇蒲美蓬身上。隨著蒲美蓬於2016年10月13日駕崩離世,繼位的瓦集拉隆功並未承接其父皇的光環,加上其本身過去形象不佳,也因此皇室不再像過往是絕對不可碰觸的禁忌議題。

雖然泰國憲法與刑法皆有保障皇室不受批評的規範,但過去蒲美蓬在位期間,泰國皇室所贏得的崇高地位是依靠蒲美蓬個人勤政愛民形象所建立的,並非單靠泰皇這個職位加上周遭法條所建構的保護傘。也因此當泰皇的位子換成了瓦集拉隆功,泰國人便無懼法律限制,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需要國王?皇室改革正式搬上檯面。泰國政治在這幾年軍方勢力的主宰之下,原先紅黃壁壘分明的界線已經褪去,相信皇室改革將會成為往後幾年泰國政治運動的主軸,或許也將會對泰國1932年以來維持的君主立憲造成影響。且當原先扮演最後仲裁者角色的泰皇成為抗爭事件的主角時,很難想像泰國往後的政治紛爭會如何演變?如何落幕?

過去蒲美蓬在位期間,泰國皇室所贏得的崇高地位是依靠蒲美蓬個人勤政愛民形象所建立的,並非單靠泰皇這個職位加上周遭法條所建構的保護傘。也因此當泰皇的位子換成了瓦集拉隆功,泰國人便無懼法律限制,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需要國王?皇室改革正式搬上檯面。(EPA)

年輕學生覺醒

與1970年代的學生運動相比,現在的學生世代更會思考自己的未來,且參與活動的年齡層往下降,此次學生運動一大特色就是高中生加入。這群高中生與大學生剛好在泰國紅黃紛爭最激烈的年代出生,早已厭倦這些大人世界的政治紛擾,且隨著網路興起,他們透過網路接觸外在的世界,開始對於所處的教育、社會與政治大環境感到不滿,並認為自己有責任挺身而出。

年輕學生為抗議活動注入了不少新血及創意,運用不少詼諧暗諷手段讓抗爭氛圍多了一抹幽默。從2014年政變後,電影《飢餓遊戲》(Hunger Games)的三指手勢就被運用來表達對於執政當局高壓統治的不滿,此次學生運動也加以沿用;另外另外還引用了日本動畫片《哈姆太郎》(Hartaro)的歌曲當成活動主題曲,並將歌詞「最好吃的食物是向日葵種子」改成「最好吃的食物就是人民的納稅錢」,在活動現場唱唱跳跳;同時也發現在抗議現場,許多學生扮成《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中的角色,起身對抗「佛地魔」的那個人。而在最近一次的抗爭中,出現了一群頭戴達利(Salvador Dali)面具、身穿一席紅色連身工作服的抗議群眾,此形象來自西班牙影集《紙房子》(Money Heist),象徵著基層人民挑戰當權利益者及衝撞體制的意象。透過以上種種的角色扮演方式除了展現出新一代抗爭的標誌性,更容易凝聚年輕人的共鳴與情感,且避免踩到政府底線以減少流血衝突的發生。

除了創意以外,年輕人的抗議活動另外一大特色就是善加利用網路,讓政府防不勝防。此次泰國學生運動在動員方面,主要吸取香港反送中活動的經驗,運用社群媒體作為動員與發聲的重要管道,包括:利用Tweet作為媒介,也充分利用hashtag的效果,吸引泰國社會與國際媒體的關注,並且利用Zoom線上會議軟體與Line、Signal等傳訊軟體進行討論,也顯見年輕人在網路串聯的能力不容小覷。往後政府與學生運動或是反政府運動的主戰場將會從傳統的街頭轉進至網路上,從先前泰國政府要求臉書封鎖批評皇室的社團一例,可以看出泰國政府極有可能步上中國的後塵,進行全面性網路控制鞏固政權。

在最近一次的抗爭中,出現了一群頭戴達利面具、身穿一席紅色連身工作服的抗議群眾,此形象來自西班牙影集《紙房子》,象徵著基層人民挑戰當權利益者及衝撞體制的意象。(EPA)

奶茶聯盟的串連

疫情之後的中美關係與國際政經情勢出現急劇變化,加上中國外長王毅的戰狼外交戰略,一股反中情勢在全世界歐美主要民主國家蔓延,但中泰關係並未受到影響:一是泰國政府無視經濟衰退仍決議加碼採購中國潛艇事件(後來在強大的民意反對下暫緩);二則是在中方不斷遊說之下,泰國政府不顧泰南三省分離的威脅,執意在明年度編列預算,正式啟動克拉運河的可行性研究。但也由於巴育過度親中的立場加上先前因為泰國男星Bright的網路po文事件,台港泰三地進而形成所謂的「奶茶聯盟」(Milk Tea Alliance),彼此相互力挺,其中台灣更是扮演著民主經驗的輸出國。

由留台的泰籍學生林金源(Akrawat SiripattanachokM,泰文原名Sukrid Peansuwan)結合在台泰籍留學生以及台灣學生力量,成立「台灣推動泰國民主聯盟」(Taiwan Alliance for Thai Democracy, TATD),於9月19日下午五點在台北市西門捷運站6號出口,與泰國及世界其他超過10個以上的城市同步,三度舉行示威抗議活動,吸引超過上百名關心泰國學生運動的泰國留學生與台灣民眾,以及時代力量、綠黨、台灣基進黨、國際特赦組織的代表,與香港在台人組織「香港邊城青年」到場,表達「奶茶聯盟」的支持。林金源在致詞時,特別提到台灣在威權時代成功爭取民主的經驗,對於泰國是很重要的示範與啟發。

奶茶聯盟的在全球反中情緒爆發下取得極佳的戰略地位,且在此次泰國學生運動中佔有一席之地。雖然其他國家的支持可能無法直接改變泰國的政治生態,但是卻可讓更多國家關注泰國的發展。奶茶聯盟未來更希望可以進一步組成「泛亞民主聯盟」(Pan-Asian Alliance for Democracy),結合亞洲國家的力量一同對抗威權專制政權,從原先網路虛擬世界的hashtag搖身一變成為抗中的跨國實體串連力量。一旦奶茶聯盟升級成為泛亞民主聯盟,甚或是全球反中大聯盟時,那泰國的學生運動將會獲得更多國際奧援,間接對於泰國政府產生更多的國際壓力,也可讓泰國政府重新思考過去6年的親中路線,將泰國外交政策的路線重新帶回過去的平衡態勢。(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