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現在不跟紐約市好好親近一下,更待何時?

每個紐約客對這個城市有不同的想望和記憶,這個城市唯一不變的地方就是她一直在變。歌舞昇平的年代,整個城市都仕紳化,把舊社區的紐約客一趕再趕。不同年代的移民潮,注入不同的文化元素。現在全球疫情帶來的出走潮在未來對紐約市會產生什麼樣的衝擊,尚不可知。不論是被動的走不開,或是眷戀這城市,在這個要進入另一個轉型的過渡期間,好好的來跟她親近一下吧!

NYDECO

兩個星期前寫了一篇不少紐約客因為疫情的衝擊而離開紐約的文章,文末提到筆者這個幸運還保有工作,中產階級的紐約客將隨著蛻變的紐約浮沈,不會離開。剛好在那之後《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有一篇由James Altucher所撰寫的文章〈New York City is dead forever〉,在紐約屬於上流社會人士的作者舉了經濟,文化與生活等多個面向闡述他所熟悉的紐約市已經死了。而隨後影視名人Jerry Seinfeld也針對《紐約郵報》這篇文章 以〈So you think New York is dead?〉為題,投書到《紐約時報》。這兩篇文章剛好呈現同樣是老紐約客面對這個城市遭逢前所未有的疫情時光譜兩端的看法。筆者的想法和Seinfeld的結論比較接近,就是偉大的城市是會「改變」,「突變」然後「重組」(Change, mutate and re-form)而新生。Jerry Seinfeld貼近像我這樣市井小民的觀點多少也反映出為什麼當年《Seinfeld》這部喜劇影集會如此受到真正紐約客的歡迎

如果在可預見的未來,沒有要離開這個城市的計畫,其實這將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把自己沈浸在一個人少,汽車少,空氣變好,生活環境更舒適的紐約,再去好好的去認識她。

未來的我,一有機會就會搭著一塵不染,乘客都載著口罩,略顯空盪的地鐵,去逛逛「紐約市博物館(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多認識這城市三四百年來的歷史和都市規劃,多了解這個人文薈萃的城市如何變成民族與文化熔爐。或是選一個週末到全世界三大博物館之一的大都會博物館,花上至少半天的時間浸淫在沒人緊貼你身邊的歐洲雕塑庭園,仔細端詳羅丹的作品;並且一定要到屋頂花園,欣賞大型裝置藝術,遠眺著中央公園南端有著未來世界般的曼哈頓天際線。當然公園裡深秋的楓紅,只會讓人更加陶醉在美景之中。

紐約市重新開放後,是來參觀城市裡多家博物館的最佳時機。(圖:作者提供)

如果心血來潮,也可以到布魯克林南端的康尼島海灘,去幫已經在那佇立100年,現在因為疫情可以歇口氣的Wonder Wheel(奇妙摩天輪)慶生。運氣好的話可能遊樂場會重新開放,就可以搭上Wonder Wheel世界少有的搖擺滑動車廂,在疫情帶來槁木死灰的心情下,給自己一點點刺激。不然至少可以吃幾個「Nathan’s Famous Hot Dogs (納森知名熱狗)」的牛肉法蘭克,體驗一下當「熱狗大胃王」的滋味,然後在海邊步道散步,一邊消耗熱量,一邊欣賞海上夕陽。

Coney Island的Wonder Wheel摩天輪今年是一百週年,雖然受疫情影響尚未開放讓民眾搭乘,但還是一個非常美麗的攝影景點。(圖:作者提供)

喜歡建築的人,則一定要常常在曼哈頓街頭漫步,不論是抬頭仰望是中城幾棟新建的超高摩天大樓,或是走在蘇活區的石磚路上仔細品味Z字型鑄鐵逃生梯斜映在建築上的投影。還是遊走在下城金融區,一面看新世貿中心的現代科技大樓群,然後轉身走進華爾街和那些二三零年代Art Deco風格的建築巷弄。走在這些地方,不用再擔心會像疫情發生之前那樣擁擠窒礙,即使駐足觀賞,也不會有人因為你擋住他們的路而給你白眼。

曼哈頓許多辦公區都因為公司實施「在家工作」的政策,平常人潮較少,可以好好欣賞近幾年新建的建築。(圖:作者提供)

當然週末附庸風雅的早午餐是一定不可少的活動。在疫情前,就算可以在室內用餐,許多紐約客寧願多等上二三十分鐘,也要等到設置在餐廳後院花園的座位,在花花草草,陽光充足的環境下享用美食。現在的紐約市還只能在戶外用餐,那些原本有花園戶外空間的熱門餐廳,其實生意不大受影響。沒有戶外空間的,則是在紐約市「開放街道」的政策下,在人行道上或封街的區域,設立起環境優雅的用餐空間。不少紐約客一直很嚮往巴黎街頭的露天咖啡店那種優雅氣氛,這時候的紐約街頭正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巴黎風情。在天氣轉冷之前,絕對不能錯過這樣的體驗。

紐約市許多餐廳因為只能在戶外用餐,將用餐區佈置得美輪美奐,很有巴黎風情。(圖:作者提供)

然後,想想生活在紐約多年的你,已經有多少年沒去過那些這些年來被你鄙視不屑的觀光景點,那些隨時擠滿觀光客,排隊購票都要等一兩小時以上的風景名勝,像是帝國大廈,洛克菲勒中心觀景樓,自由女神等地方。雖然這些地方門票從二十幾元到四十幾元不等,不算便宜,但是紐約客在意的從不是價錢,而是那些讓人不耐,吵鬧喧嘩的觀光客。現在疫情期間,幾乎沒有觀光客來紐約,因為大部分的人要來也必須先隔離十四天再說。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適合再到這些景點重溫舊夢?想像從帝國大廈頂樓看紐約市千萬夜景時,不會有人誤入你的照片,或是不用耐著性子慢慢等那些白目觀光客一拍再拍。自己和心愛的人可以再來一個沒有人干擾的浪漫約會,紐約可是很久沒有這麼美麗過了。

因為觀光客稀少,現在是紐約客到以往都因為觀光客充斥而不屑的景點重溫舊夢的好時機。(圖:作者提供)

其實文章開頭引述的那兩篇觀點相反的名人投書,都沒有錯。每個紐約客對這個城市有不同的想望和記憶,這個城市唯一不變的地方就是她一直在變。歌舞昇平的年代,整個城市都仕紳化,把舊社區的紐約客一趕再趕。不同年代的移民潮,注入不同的文化元素。現在全球疫情帶來的出走潮在未來對紐約市會產生什麼樣的衝擊,尚不可知。不論是被動的走不開,或是眷戀這城市,在這個要進入另一個轉型的過渡期間,好好的來跟她親近一下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