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遠離紐約?

紐約市是一個經過很多考驗淬煉的城市,七八零年代像是動物園般的亂象,9-11恐怖攻擊,和珊迪颶風都展現出這個城市還有她的居民的韌性,來這個城市追求夢想的人還是持續湧進。雖然過去三年來紐約市外移人口原本就有逐漸增加的情況,但這次疫情和隨之發展出的現象似乎把那些原本還在猶豫不決或是沈溺於過去美好紐約泡泡裡的人給打醒,認真考慮是否真的該離該紐約了。

NYDECO

紐約武漢肺炎的疫情逐漸緩和,每天新增病例和因感染肺炎而死亡的數目都有不錯的控制,許多行業也都陸續開放回復正常。紐約州則因為全美其他地區疫情加重而列出來紐約必須做強制隔離的州別名單,理當留在紐約生活算是相對安全的。不過最近筆者的社群媒體平台上,看到不少住紐約的台灣人,不是先前已經回到台灣,就是正在為要回台灣必須先進行14天強制居家隔離做相關資訊收集和準備。這些人有的是留學生,學校正放暑假,而且未來上課會以線上模式進行;有些是公司可以讓員工長期在家工作,而選擇回到安全舒適的老家;還有就是持工作簽證者在紐約疫情期間不幸被公司裁員,必須在一定時間離境,於是乾脆決定一舉搬回台灣。這些都顯示台灣在防疫工作上傑出成果,讓海外遊子在這世紀病毒疫情下,有個安全的家可回。

台灣人回台灣是很天經地義的事情,不過紐約客離開紐約卻隱然要形成一個前所未見的風潮。這次疫情不僅重創紐約各方面,也很殘酷的掀起過往住在紐約被大蘋果多彩多姿,豐富多元的生活所掩蓋的一些殘酷現實。

紐約市重新開放後,時報廣場巨型看電子看板寫著「Welcome Back NYC」,但紐約市真的回來了嗎?(圖:作者提供)

如果有幸還能保住工作、穩定的收入,但現在的紐約能做什麼呢?即使紐約的重新開放在七月中已經進入第四期,所有博物館卻不在開放的項目之中。幾個主要美術館或博物館將在八九月陸續開放,但入館人數依照州政府要維持社交距離的規定而限制在平常最多容量的四分之一。可以想像因此要排隊參觀的人會大增。也因此會降低去這些地方的興致。那麼來看場百老匯音樂劇或是到林肯中心欣賞芭蕾舞吧!很不幸的這些大型藝術表演場所都已宣布直到2021年才有可能再重新登台演出。電影戲院則是在九月初會開始營業,只是有多少人會放心到不算大的密閉空間看電影?

紐約市的博物館將於八九月陸續開放,但有比較嚴格的入館人數管理。(圖:作者提供)

雖然NBA,和大聯盟棒球都已經開打,但卻是在無觀眾的球場進行,重度運動迷的紐約客只能透過電視轉播觀看比賽,簡直是隔靴搔癢。甚至可以感受到球員在沒有現場觀眾歡呼加油下,也打得有點意興闌珊。餐廳恢復室內用餐的時候依舊遙遙無期,轉眼間天氣將轉涼,戶外用餐將不再是一種選擇。許多高檔知名的餐廳雖然提供外帶服務,但沒有人會將這樣的體驗拿來與在氣氛優雅的餐廳用餐相比較,食物美味絕對會打不少折扣。

原本遊客如織的新世貿中心交通轉運站Oculus,現在連週末都是人可羅雀。(圖:作者提供)

這樣環境下的紐約,頓時失去那吸引人的一面,一個原本充滿生命力的城市,滿街摩天高樓的曼哈頓,呈現的卻和住在鄉間小鎮日落而息的生活沒兩樣。更慘的是,居家生活空間卻比那些地方小太多。

那不幸被裁員或是公司倒閉而失去工作的人呢?他們即將面對的是每個月持續寄來的房貸帳單,繳房租通知,還有一直上漲的超市採買消費。更完全不要奢望能有什麼娛樂活動或是旅行計畫。要創業的人除了部分電商外,也完全看不到市場所在。大多數恢復營運的餐飲業業績都跌到疫情發生前的兩到三成,能再撐多久,誰都沒有把握。觀光業的停滯更是紐約現在看起來百業蕭條的最明顯的寫照。

疫情期間,紐約客都很明顯感受到物價上漲,對那些工作受到影響的人來說,在紐約生活越來越不容易。(圖:作者提供)

只是紐約市其實還有更大的問題:治安。

2020年到七月為止紐約市的槍擊案件比去年同時期增加了驚人的72%,謀殺案件則增加了30%。儘管市長白思豪將這個讓人擔憂的現象歸咎於武漢肺炎疫情和五月底喬治.佛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死亡的關係,但《紐約時報》一項報導分析指出,紐約市在這段時間對於槍枝犯罪的逮捕數量驟降和這類犯罪率的升高,卻是明顯呈現正相關。當然治安惡化的原因從來不會就只是簡單兩三個因素,但民眾有感的惡化卻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這一年來紐約客除了面對疫情困境,也深感治安惡化不少,讓許多人萌生離去之意。(圖:作者提供)

綜合這些因素,許多當初被這個有無限可能的紐約市所吸引來的紐約客,不禁開始思考,真的要繼續待在這個城市嗎?事實上,今年三四月,紐約成為全球疫情最大震央時,出現了數十萬名紐約客暫時或永久的搬離紐約市,打算風頭過後再回來。六七月紐約市疫情趨緩,的確有一部分的人回來工作。不過這些人當中有許多發現回來後的紐約已經不是他們熟悉且思念的那個城市了。再者,離開的那段時間,或許因為疫情,其實生活上也沒有太大改變。回頭想想在紐約所須付的房租,更高的生活消費,加上工作的不確定性,突然有一種為什麼一定要在紐約市生活的一種「豁然開朗」。

根據最新的統計,曼哈頓出現在各類租屋廣告的空屋數已經超過一萬三千戶,是去年同時期的兩倍,也是有這項統計十四年以來的最高點。許多地產公司或公寓管理公司為了吸引租客,紛紛提出減免一到三個月的房租的優惠(依照簽約年限而定),但依舊沒有太大的起色。相對的。在紐約的搬家和迷你倉儲公司的業績則呈現上揚的趨勢。有一家在大紐約區的搬家倉儲公司光是在五月就多了2650個新客戶,較去年同期多出35%之多。因為有不少人無法一下子在外州找到理想住處,或是先暫時搬到與家人同住,自己的物品只能先找那些倉儲公司安置。

曼哈頓公寓空屋數有登廣告的超過一萬三千戶,是十四年來的新高。(圖:作者提供)

有些紐約客整個搬到外州,有些人則是選擇到離紐約市不遠的紐約上州和紐澤西幾個生活品質不錯的小鎮。這些地方可能只需要在曼哈頓一半左右的房租,居住空間可能是兩三倍大,生活品質也好很多。

離紐約市不遠的上州哈德遜河谷區域,是不少紐約客認為比較理想的居住環境之一。(圖:作者提供)

紐約市是一個經過很多考驗淬煉的城市,七八零年代像是動物園般的亂象,9-11恐怖攻擊,和珊迪颶風都展現出這個城市還有她的居民的韌性,來這個城市追求夢想的人還是持續湧進。雖然過去三年來紐約市外移人口原本就有逐漸增加的情況,但這次疫情和隨之發展出的現象似乎把那些原本還在猶豫不決或是沈溺於過去美好紐約泡泡裡的人給打醒,認真考慮是否真的該離該紐約了。

經典名曲〈紐約,紐約〉的歌詞:

If I can make it 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

現在卻成為「If I can make it elsewhere, do I have to make it here?」。雖然我還沒有出現要離開紐約市的念頭,但是看到這個城市所面臨的困境,只能希望這只是一個蛻變的過程,畢竟她從過去到現在總是會有讓人出乎意料外的驚喜出現,就跟她在這時代巨變的洪流起伏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