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東亞漫遊》女性政治人物該怎麼穿?:韓國國會的性別與世代議題

過去586世代在爭取民主化的過程中,相對忽略對於性別平等的努力;新世代除了接續這個議題之外,更面對了各種經濟與勞動條件的惡化。讓更多年輕人的聲音能進入立法的討論當中,促成一個讓年輕世代能安居樂業、女性能免於騷擾、歧視與暴力的社會,其實是比穿甚麼衣服來得更重要的議題。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在剛過去的學年裡,我開授了一門當代東亞研究的課程,修課學生們必須在期末進行一個自選主題的分組研究計畫。其中有個女學生們組成的小組,研究成果令我感到很驚艷,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她們選擇的主題是東亞女性政治人物的比較,想知道如果女性候選人在競選時,競選海報會不會強調女性特質。這些大一的小女生們非常認真的找了日本、韓國、以及台灣的一些女性候選人競選海報,認真的做了相關的內容分析。

她們的研究結果發現,在日本與韓國的女性競選海報,幾乎都採取灰、黑、白等中性顏色,多以短髮俐落的中性形象呈現。在國會或地方議員選舉中,性別越不平等的國家,女性候選人的競選海報呈現方式,就越趨於中性或去女性化,越不強調她們的女性特質。在台灣的競選海報中,我們則能看到更多呈現出候選人女性特質的部分,像是形象的呈現(服裝、髮型等),以及採用的顏色(更多彩的顏色,包括粉紅色)等。所謂的「性別平等」,她們採取的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性別落差指數(Gender Gap Index),及行政院性別平等會的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等官方指數作為參考標準。因為只是一堂大一選修課程的期末報告,當然研究方法、資料蒐集、與分析的過程不見得能達到專業的嚴謹程度,但研究成果仍然令我感到驚艷,這份報告也反映出東亞社會在公共領域裡的保守特質。

韓國對於保守穿著的要求,不僅在政治領域,在其他專業領域也一樣。我自己在韓國教學、工作的那段期間,大概是自己生平穿著最正式的時候。記得那時一週三天的課程,每次我都打扮得很正式,穿著「正裝」(西裝)是常有的事,隱形眼鏡跟淡妝也是基本配備。大學裡的同事們基本上都穿著正裝(至少也會穿件休閒式西裝),連學生們都悉心打扮,不少學生穿著西裝外套去上課。身為相對年輕、職場比例又少的女性(當時系裡的老師們只有我一個女生,另一位資深女同事休假中),我總覺得如果自己不這麼穿著,專業能力應該會被看扁。有個工作日,我穿著寬鬆長洋裝與涼鞋、背著紅色布包,去汝矣島找在大銀行總部工作的朋友一起吃飯。後來朋友跟我說,我被朋友同事們戲稱是「穿得很像吉普賽的女人」,因為在政治、金融、與媒體重鎮的汝矣島,平日很難看到像我穿著那麼不正式、色彩那麼鮮豔的人。

年輕國會議員的服裝爭議

不久前,本屆韓國國會裡最年輕的議員柳浩貞,也因為穿著打扮引起全國的議論。8月初韓國國會召開臨時會議,她身穿休閒款紅色連身裙、搭配著亮黃色口罩,走過國會通道的照片,被韓國媒體競相報導。紅色連身裙還在全國熱議中,隔兩天,柳浩貞又穿著白T恤、淺藍色襯衫、黑色牛仔褲、白色運動鞋,背個亮黃色的包,出席韓國國會會議。柳浩貞這兩次打扮中都有的亮黃色,是她所屬的韓國正義黨代表色。這兩次引發爭議的服裝,都不過是日常生活中非常普通的衣服,並不是什麼奇裝異服,然而,卻因為出現在國會殿堂中,而成為全國議論的焦點。

韓國國會裡最年輕的議員柳浩貞,因為穿著打扮引起全國的議論。(圖:網路)

柳浩貞的穿著打扮引發許多熱議,當然負面的居多。當記者問到穿著這件紅色連身裙有甚麼特別意圖的時候,柳浩貞議員的說法是,現在的國會以50歲中年男性為主體,放眼望去都是深色西服與領帶,為了挑戰這樣的權威,所以平常會特別穿著長褲或短褲,這次因為是臨時會議的最後一天,決定穿著連身裙。沒想到在武漢肺炎疫情如此嚴重、全國又因為暴雨的關係而災害頻傳之時,這件平凡的連身裙會受到如此高的注目與爭議。在受到的批評當中,最多的是針對「年輕女性」的嫌惡與非議。許多人批評她不夠專業、沒有禮貌、愛作秀。更不友善的評論說,柳浩貞穿得就像酒吧裡的招待小姐,還有人說,如果因此而受到性侵或性騷擾是她自找的,不要再用Me Too告發。

其實柳浩貞議員過去也曾穿著年輕人常見的服裝去國會開會,像是西裝上衣搭配短褲等,但從不曾像這次引來如此多負評,原因是這件紅色連身裙充分顯示出年輕女性的特質。在一片批評聲浪中,這條售價8萬韓元(約台幣2000元)的紅裙子反而伴隨爭議成了搶手貨,很快在網上銷售一空。除了少數因為覺得好看而購買的人以外,大多數是因為想表態支持柳浩貞議員而購買的年輕女性,因為這些伴隨著穿著而來的性騷擾甚至性侵犯,都是年輕女性在職場中常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8月初韓國國會召開臨時會議,柳浩貞身穿休閒款紅色連身裙、搭配著亮黃色口罩,走過國會過道的照片,被韓國媒體競相報導。在一片批評聲浪中,這條售價8萬韓元(約台幣2000元)的紅裙子反而伴隨爭議成了搶手貨,很快在網上銷售一空。(圖:網路)

政治結構的世代與性別特性

這次的國會穿著爭議,除了社會的保守風氣之外,我們更應該探究的是韓國國內政治結構的世代與性別特性。第21屆國會議員選舉選出的300名議員中,女性議員有57人,占比19%,雖然數量和占比均創下歷屆之最,但仍明顯低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成員國(OECD)的平均值(27.8%)許多,甚至低於各國議會聯盟(IPU)成員國的平均值(25%)。而在新當選253名分區議員中只有29人為女性,僅占11.5%。從歷屆國會的分區議員來看,女性當選者比例雖逐漸增加,第19屆為7.7%(19人)、第20屆為10.3%(26人)、第21屆為11.5%(29人),但仍徘徊在10%左右。女性透過選舉當上國會議員的機率很低,只有10%左右,其他都是透過不分區議員選舉議席分配結果才有辦法當選。強調女性、年輕世代、與勞動者權益的正義黨,在分區選舉中大敗,只贏得一席,靠著政黨比例分配制度才得以讓年僅28歲的柳浩貞與33歲的張慧媛進入國會殿堂,在整體年齡平均54.9歲的國會議員中成為少數中的少數。

強調女性、年輕世代、與勞動者權益的正義黨,在分區選舉中大敗,只贏得一席,靠著政黨比例分配制度才得以讓年僅28歲的柳浩貞與33歲的張慧媛進入國會殿堂。(圖:網路)

有學者指出,這次的韓國國會選舉結果有個重要的特色,就是世代的交替。這次國會的主體,由1960-70年代的「產業化勢力」(因為工業化過程而得到權力的一代),交接給「民主化勢力」(1980-90年間因為民主化運動而得到權力者)。這個所謂的「民主化勢力」世代,又被稱為「586世代」(或86世代),指的是現在年紀在50多歲、1980年代進入大學就讀、在1960年代出生的一代,是進入大學、就業、結婚等都相對容易的世代。在1980年代,韓國經濟的年平均成長率是10%,是個人人都找得到工作(完全僱用)的年代。因為當時韓國正在成長開發期,房價不像現在如此高昂,購買安居樂業的房子相對容易,再加上因為當時經濟上的顧慮較少,因此這個世代相對來說也是較有餘力關心環境、人權、與民主的世代。

不同的世代、不同的焦點

然而,柳浩貞議員所代表的世代,是所謂的2030世代,也就是在1980到2000年初出生的千禧年世代。這個世代在新的數位世界中成長,對於網路與數位科技都非常熟悉。586世代經歷軍事政權的壓迫、主導民主化運動。2030世代則是在金融危機後成長,成為經濟不平等的犧牲世代。2030世代與586世代的世界觀與關心議題不同,因為是經濟不平等的犧牲者,更關心新自由主義下對勞動者的剝削與勞動環境的惡化等議題,對於「勝者全取」的「無限競爭」狀況更是深惡痛絕,努力抵抗。相對來說,2030世代也比586世代更為關心性別平等的議題,也更關切個人選擇的權利。

柳浩貞所屬正義黨黨魁公開支持說:「有些女性穿裙子去工作,國會裡也有想穿裙子上班的女性,僅此而已。國會中的議員看法不同,因為他們代表了國家中的不同團體及其利益。」正義黨也發布一份聲明,表示「我們無法認同由衣著與外在形象而非立法工作表現來評判一名女議員的工作是否適格。 」、「女議員因為穿什麼褲子或顏色鮮艷的服裝被當成批評的對象,我們深表遺憾……現在已經是2020年了」。代表年輕世代的年輕國會議員,穿著代表著那個年紀群體的服裝,其實也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因為服裝也是一種象徵與認同的語言。

柳浩貞所代表的世代,是所謂的2030世代,也就是在1980到2000年初出生的千禧年世代。這個世代在新的數位世界中成長,對於網路與數位科技都非常熟悉。586世代經歷軍事政權的壓迫、主導民主化運動。2030世代則是在金融危機後成長,成為經濟不平等的犧牲世代。(EPA)

柳浩貞在國會工作的重點是核廢料處理、勞動環境、投票權的差別待遇、性侵及女性權利等問題,但這些議題所引發的話題度與注目程度遠不如一件衣服。在這次女性政治人物究竟該怎麼穿著的爭議中,除了穿著得體與否的議題之外,更突顯出政治領域的性別與世代差異。柳浩貞在媒體訪問中,希望女性不要因為這些壓迫性的言論而進行自我審查,不要以這些外在的衣物來約束或限制自己。這次的爭議不只是服裝的限制而已,更是不同世代所各自面對的不同議題。過去586世代在爭取民主化的過程中,相對忽略對於性別平等的努力;新世代除了接續這個議題之外,更面對了各種經濟與勞動條件的惡化。讓更多年輕人的聲音能進入立法的討論當中,促成一個讓年輕世代能安居樂業、女性能免於騷擾、歧視與暴力的社會,其實是比穿甚麼衣服來得更重要的議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