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國際遊戲規則下的政治角力

冷戰期間,美國與西方世界掌握了話語權,美國的對手蘇俄是邪惡國家,毋須贅述。而與美國對立的國家、或者影響美國國際地位與利益的國家,一樣也是罪不可赦。1979年之後成為反美國家的伊朗,就是西亞地區近41年來最邪惡的國家。然而,伊朗真的邪惡嗎?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武漢肺炎疫情在西亞地區持續擴大,伊朗是疫情最嚴重的國家。雖然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HO)肯定伊朗的防疫工作,但實際情況仍然不樂觀。反而像台灣不在WHO這樣的國際組織裡,卻有較為穩定的情況。由近期的疫情發展可見,國際性質的組織不盡然能夠處理問題,其中也充斥各種政治角力,以致於國際間的遊戲規則,只有某些國家可以玩、只對某些國家有影響,也有些國家根本不適用、被排擠在外。

這其實是國際政治的常態,以上個世紀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所召開的巴黎和會(Paris Pease Conference)為例,就有很明顯的排擠現象,像是中立國伊朗,受到戰爭波及卻也無法進入和會,伊朗首相維蘇克道拉(Vusuq al-Dowleh)轉而選擇與英國外交人員簽署條約,雖然英國承認了伊朗的獨立地位,但交換條件是讓英國的軍事與財務人員與專家進入伊朗,遭到伊朗輿論批判。當時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剛成立,用意在處理國際事務,很多國家都以加入這個國際大家庭為目標。伊朗與英國簽署條約這一著,瞬間讓英國心花怒放,推薦伊朗進入國際聯盟。伊朗順利加入了國際家庭,但成果卻被一片譴責謾罵的聲浪淹沒。

反觀早就與德國陣營和談的蘇維埃俄國(Soviet Russia),則是英法美眼中的叛徒。蘇俄因為沒有和任何戰勝國簽約,而本身所採行的社會主義,被歐美資本主義國家否定,所以也沒能成為國際聯盟的會員國。但是,當20年代後期歐美面臨經濟蕭條,蘇俄經濟卻相對穩定,再加上30年代初期義大利的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與德國的希特勒(Adolf Hitler)成為英法的勁敵,蘇俄搖身一變成了相對友善的國家,得以進入了國際聯盟。這便是國際政治的現實面向,若某一國的立場與價值觀並不受國際組織的認同時,就無法成為國際家庭的一份子。主流國際社會到了不得不接納蘇俄的時候,才讓他們成為其中的一員。而且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蘇俄能夠成為除了美國以外最重要的國家,正是因為美國需要蘇俄協助對日本的戰爭,故一再同意蘇俄的要求。

伊朗是武漢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而且現在情況仍然不樂觀。(REUTERS)

1946年年初成立的聯合國(United Nations),其實也無法公允對待國際間的事務。1947年聯合國將巴勒斯坦(Palestine)劃分成猶太人區與阿拉伯人區,讓揚言建國的歐洲猶太復國主義者(Zionist)實現願望,雖然是美事一樁,但立即產生的問題是,原本居住在當地的阿拉伯人自此生存權益受損,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建國之後,有更多的阿拉伯人有家歸不得。聯合國協助了阿拉伯難民嗎?沒有。阿拉伯人對以色列的抵抗,反倒還成為主流輿論批判下的恐怖行動。何以外來的猶太人能夠建國、還受到世人對於他們兩千年來四處漂流卻努力不懈的讚賞,但阿拉伯人致力於守住家園卻受到譴責?關鍵在於,過去英法等老帝國主義掌握西亞地區,本就不願意讓阿拉伯人獨立自主,以免破壞西方的優勢。協助歐洲猶太復國主義者建國,則是具有西方國家在西亞擺下一顆棋子可供使用的意涵。

冷戰期間,美國與西方世界掌握了話語權,美國的對手蘇俄是邪惡國家,毋須贅述。而與美國對立的國家、或者影響美國國際地位與利益的國家,一樣也是罪不可赦。1979年之後成為反美國家的伊朗,就是西亞地區近41年來最邪惡的國家。然而,伊朗真的邪惡嗎?反美立場也是立場,沒有對錯的問題,更何況伊朗為什麼要跟美國同一掛呢?像是伊朗的巴勒維國王(Pahlavi Shah)就與美國關係不錯,今日世人卻罵他為美國走狗?和美國站在一起,並不見得有好處,但跟美國對立,不玩美國的遊戲規則,肯定是死路一條。聯合國能公允處理這些事嗎?很明顯,完全不行,因為聯合國的老闆就是美國。

又如1968年眾多國家簽署的《核子武器不擴散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伊朗也是簽約國,在條約框架下伊朗可以發展核武。然而,當1979年伊朗與美國對立之後,伊朗就算沒有核武也會被美國與國際社會質疑,甚至「未雨綢繆」以制裁的方式來限制伊朗的核武開發。而擁有相當程度核武的以色列,卻沒有簽署《核子武器不擴散條約》。美國認為以色列周邊都是敵對的阿拉伯國家,以色列發展核武是自保。當然,美國擁有的核武規模絕對是世界之最。為什麼1979年之後的伊朗不能有核武,而以色列可以不受約束,看的就是美國的態度,以及美國設下什麼樣的遊戲規則。

1968年的《核子武器不擴散條約》伊朗是簽約國,在條約框架下伊朗可以發展核武。而擁有相當程度核武的以色列,卻沒有簽署《核子武器不擴散條約》。(NATO)

1991年蘇俄解體,美國頓時成為了世界唯一霸權,而這樣的局勢卻寵壞了美國這個孩子。進入21世紀,歐亞大陸的俄羅斯、伊朗、印度、中國都是重要勢力,也顯然都無意聽美國的話。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要退出幾年前談妥的伊朗核協議,因為他認定伊朗有違反約定的舉動,或者川普吵著說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WTO),因為他覺得WTO對美國不友善。由此都可看得出來美國在不見得能夠掌握世界局勢的窘境之下,運用自己的話語權,把問題推給別人。美國是有錢的壞蛋,國際間的遊戲他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身為霸權時大家都要聽他的話,而霸權地位搖搖欲墜時,就靠腰說要退出這不公平的遊戲。

近日俄羅斯外交部抨擊美國有意妨礙伊朗對肺炎疫情防範的措施,伊朗外交部則要求美國解除制裁,伊朗才有能力處理疫情。這些口水戰對和緩疫情無效,端看誰的力量能夠逐漸穩住,得以讓美國不得不放下對遊戲規則的控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