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紐約市腳踏車騎士與汽車駕駛之間的「責難遊戲」

不論是在哪裡,就算是擁有路權,遵守交通規則,遇到腳踏車騎士還是盡量禮讓。畢竟自己是「鐵包皮」,腳踏車騎士則是「皮包鐵」,萬一發生事故,即使沒有法律責任,讓別人傷亡在良心上得陰影恐怕是會跟隨著一輩子的。

NYDECO

「馬路如虎口」這句話聽在紐約市的腳踏車騎士耳裡絕對是心有戚戚焉,尤其是在2019年的前半年。紐約市2019年至今腳踏車騎士死亡車禍有十五件,這數字已經超過去年全年的總數。其中三件就發生在最近的一個禮拜之間,讓紐約市的腳踏車騎士們對政府相關單位為騎士安全的努力做得不夠,而產生的怨氣瀕臨爆發的臨界點。

2019年紐約市腳踏車死亡事故的數目激增,腳踏車騎士們對於市政府在保護騎士的努力不足怨聲載道。(圖:作者提供)

騎腳踏車對現代都會人士來說,不僅是一個交通工具,更是身體力行透過個人的力量來執行減碳環保意識的行動。紐約市為了鼓勵民眾多騎腳踏車,提倡騎士們的行車安全,不定期都會在各行政區舉辦免費腳踏車安全帽發送活動。也在許多道路增設有保護性的腳踏車專用道(protected bike lanes),讓自行車與汽機車盡量做到分道行駛的狀況,打造友善自行車騎士的環境。根據2018年「Cycling in The City」的統計數據,在紐約市已經有八十萬名「經常性」的腳踏車騎士。相較於1990年足足多出三倍多。五個行政區當中又以年輕人聚集的布魯克林增加的幅度最高。這樣的發展,卻讓紐約市裡的汽車駕駛備感壓力。

原本紐約市的腳踏車道是像其他城市一樣,在地面上用不同顏色路面和字體標示,汽車和腳踏車的路徑往往因為壅塞的交通而重疊,也增加了事故發生的機率。最近紐約推行「保護性腳踏車道」就是除了路面顏色的區隔外,另外在車道沿線邊緣裝設塑膠警示桿,汽車與腳踏車車道井水不犯河水,以確保騎士安全。2018年紐約市腳踏車騎士因事故死亡的數目是史上最低,紐約市政府將其歸功於他們總共在市裡設立了一百二十英里的「保護性腳踏車道」,而在2014年紐約同樣的規劃只有四十英里的長度。

紐約市政府近年在主要道路設置「保護腳踏車道」,明確將汽車與腳踏車車道分開,期待減少自行車與汽車間的交通事故。(圖:作者提供)

這樣的規劃其實讓汽車駕駛們大感不滿。一來許多原本可以停車的空間因此不見了,這影響到一般居民夜間的路邊停車以及白天商用汽車臨時停車裝卸貨物。甚至有不少餐廳抱怨因為停車空間減少,尋找停車位麻煩,進而影響顧客上門的機會。在皇后區一間經營數十年知名的猶太餐廳Ben’s Best,去年結束營業,老闆接受訪問時便感嘆說,因為市府在皇后大道上他的餐廳前路段設置了「保護性腳踏車道」,不只顧客停車不便,更有餐廳員工因為早上來上班找不到車位,最後乾脆就辭職不幹。生意受到嚴重影響而落到必須結束營業的困境。再來是因為汽車車道縮減,在曼哈頓較窄的街道一旦遇到貨車卸貨臨停,後面車輛將無法繞過,就會造成嚴重回堵。許多小轎車還是會穿越警示桿開進腳踏車道再繞出來,同樣潛在的增加與腳踏車發生事故的機會。

部分紐約客以及汽車駕駛對於「保護性腳踏車道」的設置不以為然,認為減少停車位和造成交通阻塞,反而對交通安全有負面影響。(圖:作者提供)

日前紐約市議會通過曼哈頓上西區中央公園西邊的Central Park West也將增設「保護性腳踏車道」,預計會減少路邊停車四百個車位空間,在腳踏車騎士為此慶祝之時,同樣有不少當地居民抗議並質疑以後他們的汽車該停放何處?畢竟紐約市的公寓住宅多半歷史悠久,在興建時並沒有預留停車場的規劃。原本已經很困難的路邊停車情況,變得雪上加霜。

曼哈頓中央公園西側的Central Park West因為去年曾發生一件來自澳洲的遊客騎腳踏車被汽車撞死的憾事,最近決定設置「保護性腳踏車道」。因為會減少四百個停車位,引起當地有開車居民的反彈。(圖:作者提供)

汽車駕駛更表示。許多腳踏車的交通事故,其實都是因為腳踏車騎士自己不遵守交通規則,不論是闖紅燈,逆向或是穿梭在車陣之間。並責怪紐約市警察對腳踏車騎士違法取締的執行率太低,讓騎士們有恃無恐。其實在曼哈頓商業區以及金融區,電影《超急快遞》(Premium Rush)中,腳踏車快遞騎士在街道上險象環生的奔馳雖然誇張,卻也與事實相差不是太遠。而騎腳踏車的人應該也知道,一旦騎上車,通常是能不停就不停,遇到紅燈即使不闖,也會在原地繞圈等變燈。有些騎士會認為腳踏車和汽車有一樣的路權,往往騎到汽車道時被按喇叭,反而會斥責汽車駕駛不夠禮讓。

在馬路上是絕對弱勢的腳踏車騎士則認為,許多汽車尤其是大型車輛駕駛在市區時不是車速過快就是不專心於路況,轉彎時不禮讓直行的腳踏車。魯莽的駕駛才是造成腳踏車騎士事故最大的主因。也有腳踏車倡議團體批評市府所設置的「保護性腳踏車道」有選擇性的以比較富有,發展較完善的地區為優先,而許多腳踏車交通事故都是發生在比較窮困或是發展中的社區,腳踏車與汽車爭道已經是騎士們每天必須面對的生活日常。

紐約市腳踏車安全倡議團體強調汽車的魯莽駕駛(reckless driving)是造成與腳踏車之間交通事故最大的原因,呼籲紐約市警方要對汽車駕駛嚴格執法。(圖:作者提供)

紐約一個腳踏車安全倡議組織Ghost Bikes NYC,自2005年開始會在紐約市發生腳踏車死亡事故現場旁邊的人行道上,放置一輛漆成白色的腳踏車(ghost bike),簡單的紀念佈置以及事故發生的時間和罹難者姓名,除了悼念死者也提醒紐約客要注意與重視腳踏車騎士的安全。從十多年來他們網站ghost bikes分佈地圖可以看出在布魯克林以及皇后區屬於生活品質較差的地區數目最多,也呼應了這些團體要求在這些地區多嚴格取締魯莽汽車駕駛,優先設置「保護性腳踏車道」等呼籲。這些地區的居民多半都是無法負擔購買汽車花費和一直飆漲的紐約地鐵票價,所以只能選擇腳踏車為主要交通工具。

如果在紐約市路邊有看到漆成白色的廢棄腳踏車以及一塊白色告示牌,那表示在那個地方曾經發生過死亡車禍。該腳踏車稱為ghost bike,象徵對罹難騎士的追悼。(圖:作者提供)

平心而論,筆者認為在紐約市裡,汽車駕駛的問題遠比腳踏車騎士來的嚴重許多。除了腳踏車騎士外,前幾年紐約市的行人因為過馬路被酒駕或是闖紅燈的車輛撞死的人數激增,紐約市府採取所謂「零容忍政策」,調降市區汽車速限,並且增設許多超速照相裝置,嚴格取締違規的駕駛。不過隨著行人死亡數目減少,警察執法也逐漸寬鬆,汽車駕駛警覺性又漸漸鬆懈。許多駕駛雖然會對行人多加禮讓,但對腳踏車騎士則又是另外一種態度了。而紐約市的肇事逃逸(hit and run)事件依舊層出不窮。

根據Ghost Bikes組織的統計地圖,發生腳踏車死亡車禍的地區多半是屬於低收戶或是開發中的地區。這裡更需要政府來設置「保護性腳踏車道」以及嚴格取締汽車魯莽駕駛。(圖:ghostbikes.org)

紐約市最惡名昭彰的車輛就是垃圾車和水泥車,這種車輛車型大,相對視線死角也多,但駕駛開起車來都幾近橫衝直撞,轉彎時也鮮少減速慢行。最近三件死亡事故的其中兩件就分別是一輛垃圾車和一輛水泥車。如果在紐約市裡騎腳踏車遇到這兩種車輛真的一定要保持相當的距離。當然騎在腳踏車專用道上,不逆向,也是騎車時自保的最重要原則。

就像在台灣汽車駕駛總是抱怨機車騎士亂竄,機車騎士則是對汽車駕駛霸道不滿一樣,紐約市的汽車駕駛與腳踏車騎士之間的關係同樣緊繃。不過還是要奉勸汽車駕駛,不論是在哪裡,就算是擁有路權,遵守交通規則,遇到腳踏車騎士還是盡量禮讓。畢竟自己是「鐵包皮」,腳踏車騎士則是「皮包鐵」,萬一發生事故,即使沒有法律責任,讓別人傷亡在良心上得陰影恐怕是會跟隨著一輩子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