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西亞地區也唱《金包銀》

掌握話語權的人,幾乎怎麼拗都不會出事。這不僅是一般人的日常,也是西亞的日常。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著名的台語歌曲〈金包銀〉這樣唱道:「別人若開嘴,是金言玉語,阮若是加講話,唸咪就出代誌」。在西亞地區,這首歌應該也適合很多人來唱。有後臺、有話語權的,不管做什麼壞事都不會遭到批判,甚至還可以把責任推給別人,但國際形象不好,話說的再漂亮都沒有用。儘管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但人們看到新聞報導時,直覺還是會一味批判沒有後臺、沒有話語權的一方。對照幾個西亞國家的情況,例如以色列、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大家或許可以看得出一些意涵。

21世紀至今,以色列的利庫德集團(Likud)掌握政權10多年,現任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自2009年執政到現在,其實他在1996年就擔任過一任總理,今年再度連任,這表示大家還會繼續看到他的嘴臉很長一段時間。利庫德在1977年時首次登上執政舞台,當時領導人比京(Menachem Begin)主張「大以色列」路線,也就是整個巴勒斯坦都是猶太人的勢力範圍,不允許阿拉伯人存在。對利庫德有利的是,一上台沒多久,正巧原本敵對以色列的埃及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釋出善意,隨後進行和談。儘管埃以還是有些意見不合的爭執,但至少埃及不再處理巴勒斯坦事務,就不會對以色列達成「大以色列」這個目標造成阻礙。

利庫德長期執政,看來對巴勒斯坦問題的態度應該也不會改變。而且,自2008年以來以色列幾乎把加薩(Gaza)當成垃圾堆來炸,各類人權組織批判以色列的報告多如牛毛,也無法讓國際社會對以色列有所制裁,甚至以色列也「回敬」更多的報告書,證明他們沒有傷害巴勒斯坦人,轟炸則是回應加薩的恐怖行動。由於以色列有美國的全力支持,這意味著往後利庫德的執政將會更加穩定。問題是,整體來看自1977年以來以色列幾乎都在利庫德掌握下,而現任總理納坦雅胡也沒有要卸任的意思。難道,這樣太過於「一黨獨大」的政治集團不會招致批評?難道納坦雅胡就不是專制獨裁的暴君?

現任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自2009年執政到現在,今年再度連任,這表示大家還會繼續看到他的嘴臉很長一段時間。(AP)

反觀現任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21世紀初期登上政治舞台以來即頗有人氣與權勢,當時外界多認為艾爾多安將讓土耳其更加「脫亞入歐」,其國際形象也相當良好。即使2016年7月15日軍方的4小時政變流產,長久以來主導土耳其政治的軍方,也難以對撼動艾爾多安政權。但是,國際媒體報導艾爾多安隨後的剷除異己、控制輿論,再到前年的修憲延長總統任期,去年連任成功,很有可能就此在總統大位上至少坐到2029年,在在都讓主流媒體罵得體無完膚,完全不在意他的決定背後有什麼樣的考量。再加上他的宗教背景,以致於各方都形容他是現代哈里發(Caliph,即先知穆罕默德的權位繼承者),一如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時代那些昏庸、守舊且獨裁的穆斯林領導人。

近日土耳其地方選舉中,幾個重要城市,艾爾多安的正義與發展黨(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都未能勝選,更多輿論預測他的總統路之後可能會相當不順。即使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曾於去年對艾爾多安的連任公開道賀,但輿論認為這是為了要艾爾多安一同處理敘利亞問題的場面話。今年川普主張敘利亞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為以色列所有,艾爾多安公開表示不滿。同時,土耳其與俄羅斯的關係走近,這都不是美國所樂見。因此,若此後艾爾多安及其政黨在選舉中獲勝,想必不會再收到川普的祝賀。看衰艾爾多安,是今日主流輿論在做的事。即使艾爾多安目前看來政權並沒有產生動搖的危機,但媒體還是會講得他一副明天就準備要吃土的樣子。

看衰艾爾多安,是今日主流輿論在做的事。即使艾爾多安目前看來政權並沒有產生動搖的危機,但媒體還是會講得他一副明天就準備要吃土的樣子。(EPA)

再回過頭來看納坦雅胡,何以他能免於被媒體痛罵批判?納坦雅胡沒有控制輿論、剷除異己嗎?他肯定做了不少,只是媒體沒有大幅報導。以色列依然砲擊加薩,就連近期的穆斯林齋戒時間也不放過,但主流媒體的報導仍是加薩發動恐怖攻擊後,以色列才被動反擊。只是許多熟知加薩問題的人都知道,以色列絕對是主動攻擊的一方。於是,不會有人痛斥納坦雅胡是暴君,他再次連任總理也不會有人批判這是專制獨裁的展現。以美國長久以來毫無保留地支持以色列,也不會有太多的媒體拿納坦雅胡開刀。加薩人喊冤會有用嗎?肯定喊過,但主流媒體大概都不會報導。

一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伊朗,川普一再認為伊朗違反2015年核協議的內容,所以一定要制裁伊朗、廢止核協議。但問題是這也都是川普與主流媒體所言,沒有什麼樣明確的證據。伊朗還是簽署《核子武器不擴散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的國家,以色列則是死都不願意簽。再看去年沙烏地於駐土耳其使館「謀殺」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的事件,該記者還服務於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但美國卻沒有對沙烏地進行制裁或斷絕任何合作關係。假設是個較為親美國的伊朗人在伊朗境內或者駐外單位發生慘案,美國肯定對伊朗不客氣。於是,事情的結果端看這些國家與美國的關係是好是壞,而主流輿論的意見是褒是貶,也取決於美國的態度。

有伊朗學者認為,伊朗政府沒有做好公關,以致於國際形象不好。但問題是,這也要有人願意幫忙推銷才行。在主流國際社會都不會認可伊朗與土耳其這類與美國關係不好的國家時,好人也會被媒體講成壞人。如同過去的格達費(Colonel Qaddafi)與薩達姆(Saddam Hossein)一般,就算在國內支持度居高不下,但國際間還是認定他們是恐怖分子。於是,掌握話語權的人,幾乎怎麼拗都不會出事。這不僅是一般人的日常,也是西亞的日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