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印尼的韓流現象

韓國在印尼過往的存在感並不強,但近年來透過音樂與戲劇內容的輸出,使得韓國軟實力早已在印尼發揮影響,從而打開韓系產品在印尼的知名度,而這對於韓國企業擴展印尼市場亦產生明顯助益。

王文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

被禁播的BLACKPINK

去年12月,「印尼的國家廣播委員會」(Indonesia Broadcasting Commission)以新加坡電商Shopee(台譯蝦皮)與韓國女子偶像團體BLACKPINK合作的廣告內容不妥為由提出中止聲明,被視為印尼宗教勢力對於韓流偶像團體的影響所發出的警告。

事實上,近年韓國偶像團體紛紛登陸印尼,同時也在年輕族群帶動流行。流風所及,今年韓國大型娛樂公SM也與印尼財團CT Corp旗下的綜合傳媒Trans Media合作,發展印尼版韓流,同時也承諾將印尼的藝人及多元的文創資產行銷國際。而印尼的國民歌手Rossa與Super Junior的合作,正式代表SM進軍印尼市場。韓流在印尼的存在,已由戲劇及音樂擴及文化層面。印尼國家廣播委員會對於BLACKPINK的警告,或多或少反映了韓流當今龐大的影響力。

新加坡電商Shopee與韓國女子偶像團體BLACKPINK合作的廣告。

印尼電視小史

印尼第一家電視台是國營的「印尼共和國電視台」(Televisi Republik Indonesia, TVRI),1962年開播,擁有公共廣播電視網路,在1989年的民營聯播網「鷹記電視台」(Rajawali Citra Televisi Indonesia, RCTI)開啟商業競爭之前,主導印尼的廣電發展。TVRI在第一任總統蘇卡諾(1945-1968)的時代開始營運,在蘇哈托時代建立完整的廣電網路。在蘇哈托長達30年的「新秩序」(New Order, Orde Baru)軍事統治時期,「穩定」和「發展」是指導原則,TVRI的播放內容,也具有政令宣導的成分。印尼國土狹長分散,發送播放訊號不易,因此印尼成為亞洲第一個發展通信衛星的國家;1976年,蘇哈托以13世紀「滿者伯夷帝國」(Madjapahit)的名相加查馬達(Gajah Mada)所建立的帕拉帕哲言(Sumpah Palapa)為名的通信衛星「帕拉帕A1」(Palapa A1)在美國佛羅里達的甘迺迪太空中心成功升空,達成首都雅加達與全國同步發送單一節目內容的壯舉;迄今,印尼已發射11顆通信衛星,在亞洲的廣電衛星發展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TVRI長期壟斷播放,內容配合政令,觀眾選擇受限,這個情形到了1989年出現改變。民營電視台RCTI於1989年開播,成為商業電視台競爭年代的濫殤。

1990年SCTV成立,1991年印尼教育電視台TPI開播,1993年ANTV建台,1995年Indosiar營運,印尼廣電多頻道化發展迅速,值得注意的是民營的5家電視台中,有3家由蘇哈托家族所經營,反映了新秩序時期的政經特色。

1998年的蘇哈托面臨因為亞洲金融危機所引發的反貪腐學生運動「改革」(Reformasi)的強大壓力而被迫下台新秩序體系解體,繼任的哈比比時期,開放了電視台經營執照的許可,加速了新聞與電視部門的自由化,改革時代印尼又開放了5家電視台的許可。2001年2月起,Metro TV、Trans TV、TV 7、GlobalTV、LaTiVi相續開播,印尼商業電視台競爭走向白熱化。

「帕拉帕A1」在美國佛羅里達的甘迺迪太空中心成功升空,達成首都雅加達與全國同步發送單一節目內容的壯舉;迄今,印尼已發射11顆通信衛星,在亞洲的廣電衛星發展上,具有重要的地位。(ubiqu)

相對於第一波電視台特許的政商色彩,第二波電視台的開放,更直接反映了印尼都會地區的收視習慣與全球消費文化的連結上。電視不再作為政令宣導的工具,取而代之的是以廣告與商業利益為核心的節目製播。在追求高額利潤的目標下,收視率競爭成為電視台獲利的關鍵,為了追求觀眾的收視,就要在全國11家電視台的龐大製播量上取得優勢。在電視台自製節目數量及預算有限的情形下,要填補一日節目的內容量成為電視台主管階層的主要考量。在這樣的背景下,電視台如何取得低價且具有收視競爭力的節目內容變得異常重要。此一時期,除了印尼自製的節目以外,美國製作的電影和電視劇、日本製作的動畫與偶像劇、台灣和香港製作的電影與古裝劇、印度的電影、中南美的長篇肥皂劇(telenovela)都很受歡迎。印尼的觀眾人口眾多,異國節目接受度大,在先天上具有持續擴大節目軟體取得管道的需求。

韓劇流行的結構因素

首先,在於播出成本:在進行國際市場拓展時,版權價格常常是重要的考量之一。韓劇在進行印尼市場開拓上,亦採取了台灣非常熟悉的低價行銷策略。為了打入印尼市場,韓劇播放的成本遠低於美國電視劇,甚至低於印尼自製肥皂劇(Sinetron)的成本。加上印尼電視頻道數量遽增,頻道之間的收視率之爭已趨白熱化,為了商業競爭以及填補內容缺口,從韓國或其他國家進口優質電視劇已屬必然。此外,韓國政府對於內容輸出海外,亦有映像文化輸出政策,自2003年起,韓國政府推動映像內容產業振興的五年計劃,總預算超過4億美金,用於支持文化產業的出口。在印尼方面需求增加,韓國又積極推動文化軟實力的輸出,兩者一拍即合,造就了韓國電視劇受歡迎的結果。

其次,都會文化的發展:印尼近年以首都雅加達為首的都會化現象帶動了消費主義文化,居住在都會的中產階級購買力大為提升。相對於傳統的印尼伊斯蘭文化形象,居住在雅佳達的新興中產階級的生活形態毋寧更為接近其他亞洲城市。在這種情形下,對於首爾、東京、台北都會生活的物質文化親近性,自然而然成為吸引印尼都會中產階級的重要元素,而附帶的商業利益,亦使得引入東北亞的映像內容大行其道。

自2003年起,韓國政府推動映像內容產業振興的五年計劃,用於支持文化產業的出口。在印尼方面需求增加,韓國又積極推動文化軟實力的輸出,兩者一拍即合,造就了韓國電視劇受歡迎的結果。圖為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圖:網路)

第三,戲劇的內容:印尼的穆斯林約佔人口的90%,因此戲劇內容的表現較為保守,特別在男女關係與性相關的表現上較為抑制。美國與日本部分的戲劇內容就有可能被當局以不適合青少年觀眾欣賞而遭管制。相對上,韓國以出口為目標的戲劇往往已在製播上將目標市場的檢察制度納入考量,又有專責機構負責,優先過濾播放內容,也有利於韓劇輸入印尼。

韓流的發展

在韓國戲劇登陸印尼之前,印尼和台灣一樣都經歷過一段由美劇轉向亞洲劇的「哈日」年代。NHK製播的名作《阿信》於1986年於TVRI首播,引發了驚人的收視現象。

1995年Indosiar播出富士電視台的「東京愛情故事」,電視台食髓知味,大量的日本偶像劇開始輸入印尼。有趣的是這些日本偶像劇在印尼播放時,劇名並非譯為印尼語,而是一律譯為英語。在台灣被譯為《101次求婚》的《101回目のプロポーズ》被譯為《101 Proposal》,台灣譯為《愛情白皮書》的《あすなろ白書》則譯為《Ordinary People》。但這股哈日熱潮很快就受到港劇與台劇的挑戰,香港和台灣製作的武俠、功夫、現代與古裝劇的輸入數量遠遠超過日本偶像劇。台灣改編日本漫畫製播的《流星花園》以《Meteor Garden》的劇名上演,更成為年輕收視族群中的「神劇」,Indosiar在2001年播放時收視率高達12%,推估有308萬印尼觀眾收看過,《流星花園》的F4自然也吸引龐大印尼粉絲。

1995年Indosiar播出「東京愛情故事」,之後電視台食髓知味,大量的日本偶像劇開始輸入印尼。這些日本偶像劇在印尼播放時,劇名並非譯為印尼語,而是一律譯為英語。台灣譯為《愛情白皮書》的《あすなろ白書》譯為《Ordinary People》。(圖:網路)

《流星花園》的大成功讓印尼電視台對日本以外的亞洲現代劇信心大增,2002年Indosiar播出了首部韓劇《Endless Love》(台譯《藍色生死戀》,星譯《秋天的童話》),同樣大受歡迎,創造了10%的收視率。開啟了韓劇在印尼的收視熱潮,不但受到年輕人的青睞,也吸引了龐大的家庭主婦收視群。之後韓劇陸續引入印尼。《Winter Sonata》(《冬季戀歌》)、《All about Eve》(《愛上女主播》)、《Hotelier》(《情定大飯店》)、《Friends》(日本TBS和韓國MBC於2002年合製,台譯《命運之戀》)、《Stair to Heaven》(《天堂的階梯》)、《All In》(《真愛賭注》),《Hull House》(《浪漫滿屋》))等經典韓劇也在印尼的頻道上陸續推出。韓劇在印尼的成功,也使2004年韓國SBS以四位韓國年輕人在印尼峇里島為背景的愛情故事推出了《Memories of Bali》(《峇里島的日子》),獲得印尼觀眾的歡迎。

2004年韓國SBS以四位韓國年輕人在印尼峇里島為背景的愛情故事推出了《Memories of Bali》(《峇里島的日子》),獲得印尼觀眾的歡迎。(圖:網路)

韓劇熱潮帶動了印尼對於韓語的學習興趣,特別在年輕族群中,韓語學習與韓國旅遊蔚為時尚。這種由韓劇誘發了的韓流,也帶動韓星在印尼的人氣。2003年朴容夏在韓國手機公司的贊助下訪問印尼,龐大的粉絲蜂擁而至,同時也打響了手機知名度。有趣的是不管是日劇、台劇或韓劇,在印尼播放時均採用英譯劇名與印尼語配音,這使得印尼觀眾在收視上,難以分辨日本、台灣與韓國演員之間的差異,雖然粉絲知道演員,但不清楚演員所屬國家的情形也所在多有。這種同樣也出現在台灣的「瞭解韓劇,不瞭解韓國」的認知,宛如創造了一種透過戲劇建構的亞洲認知,對於亟需打開國際品牌知名度的台灣而言,恐怕不能忽視戲劇的影響力。

韓國在印尼過往的存在感並不強,但近年來透過音樂與戲劇內容的輸出,使得韓國軟實力早已在印尼發揮影響,從而打開韓系產品在印尼的知名度,而這對於韓國企業擴展印尼市場亦產生明顯助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