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請問副總統,年改玩數字魔術也算科學方法嗎?

縱使把18%優存完全砍光光,依據現行我國公教退休制度,在偷雞摸狗的計算公式之下,退休公教領的已經是和希臘豬同級了,為了不要把當權這一代的幸福建立在對下一代吃乾抹淨的壓榨制度上面,不只18%應該砍光,偷雞摸狗而來的替代率也應該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到OECD國家平均的56%。

林濁水

陳副總統又出手了,他批評考試院通過的年金改革案太離譜,沒有科學根據,改革幅度太小,是一個完全不能永續經營的方案。

副總統陳建仁日前批評考試院通過的年金改革案太離譜,沒有科學根據,改革幅度太小,是一個完全不能永續經營的方案。(資料照,中央社)

考試院的案子的確離譜,那麼年改會的方案呢?

依OECD的標準,公務員退休的所得替代率平均是56%,但是考試院的方案如果通過,那麼明年公教名義上可以領到80%,實質上90.6%的所得替代率,完全是改革前希臘豬的行情;15年後實質替代率仍是79.3%依舊是現在世界上找不到的行情。

批評了考試院案後,副總統介紹年改會的新方案:

根據教育部所提供的資料顯示,透過「年資採計期間逐年延長至15年」、「提撥費率逐年調高到18%」、「退休所得替代率由第1年調降至本俸兩倍的75%,再逐年降至60%」、以及「舊制年資退撫金節省金額全部挹注基金」等制度設計,可以將教育人員退撫基金的「基金用罄年限」,「延後至民國138 年」 。差強人意地達到「退休基金永續一個世代 (30年)」的目標。

且把這個新方案和年改會在1月24國是會議提的案子做些比較:

一、新案中,「提撥費率逐年調高到18%」、「退休所得替代率逐年降至60%」,方案實施在職薪資計算基準,第1年調整為最後在職往前「5年平均俸額」,之後逐年拉長1年, 調整至最後在職往前「15年平均俸額」。這三樣跟1月22日年改會公布的版本一樣。 二、然而,一月公布舊案時説基金發光了的時間是從目前的2029年延到2043年,只是延後14年用罄;但是這一個新案卻可以挺到2049 年,從現在算起,符合「永續一個世代30年」的標準。

差別那麼大,魔鬼的細節到底在那裡?

副總統在臉書上PO了一個表,用來表現新方案的優越性,不過他在說明時,跳過了一個關鍵數字,那就是下表中標示的年改會方案,原始的基金花光時間並不是1月公布的2043年,而是由2029年延長到2033年,比起還沒有改革前只延長了4年而已。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更正」的數據,推翻了副總統在國是會議中所做「透過這次改革,延長基金壽命,確保基金餘額至少一個世代不會用盡,公務人員退休基金延至2044年。」的保證。

原始的基金花光時間並不是1月公布的2043年,而是由2029年延長到2033年,比起還沒有改革前只延長了4年而已。(作者提供)

這玩笑開得真是過頭了,2016年6月總統府成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正經八百、轟轟烈烈地開了20次讓大家面紅耳赤的會議,也提出了方案,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發現只延長了掏空時間4年而已。看來是把基金花光的時間只延後4年,太離譜;但是又沒有勇氣再進一步刪減18%優惠和所得替代率的前提下,年改會便冒出來一個新奇的解決步數。

四、新方案的解決方法多出了一個年金國是會議中沒有的「舊制年資退撫金撙節的金額全部挹注基金」的設計。也就是說,把修了法,可能減發的額度全算成撙節多下來的錢,然後挹注到殘破不堪的基金中。用這個方法把發光的時間才拖長到2049年。但是這很怪,因為陳馬兩位總統都降低了18%優惠存款的額度,也連年從國庫撥款填補基金的虧空,但是卻沒做過什麼叫做撙節18%利息挹注公教基金的事。

道理很簡單,所謂撙節,指的是立法院通過的預算進到機關後,這個機關把這個合法的,實實在在的某個具體項目的錢省了下來的意思。現在,公教的18%和替代率降低的法律通過後,國家就沒有了想像中的可以撙節的合法、實在的錢,那麼一項不存在的錢要怎樣撙節?難不成預算要按未改革前的額度編列,然後既然有了錢,便「依法」撙節後列為「歲入」,然後既然有了歲入,便再進一步列為「挹注」基金的歲出?

2016年6月總統府成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正經八百、轟轟烈烈地開了20次讓大家面紅耳赤的會議,也提出了方案,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發現只延長了掏空時間4年而已。(資料照,中央社)

這就像文化部去年編了也通過蓋一座活動中心的20億預算,而去年也蓋好了,今年不再編這筆預算;但是國防部今年新編了去年沒編蓋官兵俱樂部的錢20億,可以說國家撙節了20億再挹注了20億嗎?為什麼同一件事,新政府的說法要比馬扁政府都不老實?關鍵無非不能承認在1月24日在國是會議中提出的方案根本是徹底失敗的方案,在不敢進一步加大改革幅度的情況下,只好用由國庫撥巨資填補漏洞,然後以撙節挹注的話術通關。

須要動用這樣的手段和話術,意味的是這個洞實在大得不可思議。

我們不知道副總統「舊制年資退撫金撙節的金額全部挹注基金」這句話中,要撙節的下來挹注用的只是指18%優惠存款利率還是替代率降低也算在「撙節」之列?現在我們且先假設專指18%優惠存款利率這一部份。

18%優存利息非常可怕。國庫這項支出,在2000年花了598億,此後一路上升到2013年的816億,13年間,共花了國庫1.182兆! 如果不改革的話,這幾年額度還要進一步步上升,要一直到2028年,享盡好處的新舊制重疊公務員會完全退休後趨勢才會快速回落。

好了,假使2000到2013年,18%利息花了1.182兆,那麼不改革的話,未來18%的支出之多將可怕極了。如今推動改革原因就是國家再承受不起繼續支出這筆數以兆計的天文數字金額了;但是如依年改會的方案,18%雖然將在6年內逐步減少到歸零不再直接發放給退休公教人員;但是在「撙節挹注」的制度下,未來國庫仍然必須要有同樣額度的數以兆計的支出,這樣,改革不是完全是改假的嗎?

如果所謂的撙節挹注只限在18%優惠存款利息,總額數字已經這樣可怕,如果加上替代率降低後的額度那就更可怕了,因此,無論如何,這事情天大地大,政府不可以繼續搞神秘。更嚴重的,這數以兆計的錢,並不是只要是公教人員人人有份,未來用在「挹注」上的錢將沒有一分用在年輕公務員身上,而是全部用在已經退休和1996年前就進公家機關而現在正當家的資深公教人員身上,讓他們直到去世,一輩子都領超過或接近希臘豬一級的優厚待遇。

年改會的方案,現在的超高替代率要15年才減到60%,意思再明白不過:現在65歲退休的,15年後正好是80歲,而台灣人平均壽命也正好是80歲!真是周到的15年!

年改會的方案,現在的超高替代率要15年才減到60%,意思再明白不過:現在65歲退休的,15年後正好是80歲,而台灣人平均壽命也正好是80歲!(中央社)

問題還不只這樣。總統和副總統都説年金改革要做到「退休基金永續一個世代 (30年)」的目標。只是這一世代要照顧,當然是應該的,不過依副總統說法是,2049年這一代都已經被照顧完畢時的那一年起,基金也空了,換句話說,2050要退休的一代,雖然他們已經繳了合乎規定的35年的儲金,但是他們的儲金已經空了。所以副總統說的「永續這一個世代」的意思很清楚的就是「債留下一代」了。改革可以這樣嗎?

副總統說,先實施再講,未來5到10年還會再檢討。但是繼續虧空既然是確定的,那麼檢討後能怎樣?還不是進一步延長退休年齡,提高提撥費率,減少替代率,這樣一來副總統說的現在繳多少未來領多少,年輕世代只要好好繳18%,將來65歲退就可以領60%,豈不是空頭支票一張?

縱使把18%優存完全砍光光,依據現行我國公教退休制度,在偷雞摸狗的計算公式之下,退休公教領的已經是和希臘豬同級了,所以為了不要把當權這一代的幸福建立在對下一代吃乾抹淨的壓榨制度上面,不只18%應該砍光,偷雞摸狗而來的替代率也應該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到OECD國家平均的56%。-注意,是貨真價實的56%而不是名義上的60%實際上的70%。

這様下來,由於當權一代公教在職的時候實在繳得太少,甚至1996年的還不必繳,所以縱使大家都領56%,基金要永續仍然還有很大的漏洞,但是,那漏洞畢竟會比依現在的改革方案小得多。至於漏洞有多大,政府現在應該正正派派地精算後讓大家知道,不可以再神神秘秘。只有正正派派才好叫大家共體時艱,一齊來承擔。這樣,上一代的漏洞雖然免不了仍然要年輕公教分攤,仍然不公平,但是畢竟比較像個堂堂正正的政府的作法。

副總統既然強調年金改革要用科學方法,那麼數字魔術無論如何不是科學方法。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