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卡斯楚謝幕:功過歷史自有定論

改寫古巴歷史六十年,卡斯楚終究不敵死神的召喚,以九十歲高齡結束傳奇一生。「歷史將判我無罪」、「無祖國毋寧死」、「社會主義萬歲」、「無社會毋寧死」、「我們不需要帝國的任何施捨」...功過歷史自有定論,但卡斯楚所留下的經典名言,早已迴盪於時空之中。

陳小雀

參與多場戰役,也躲過六百三十八次的暗殺,終究不敵死神的召喚,卡斯楚(Fidel Castro,1926-2016)以九十歲高齡結束傳奇一生。

六百三十八次這個數字係來自古巴情報局的檔案,任何危及卡斯楚性命的可疑跡象,均被一一紀錄下來,事實上僅發生一百五十餘次,但也是很驚人的數字。古巴飛彈危機落幕後,美國保證不入侵古巴,然而,從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1908-1973)到柯林頓(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1946-),這幾任美國總統無不想以「暗殺」方式終結卡斯楚的政權,更增添卡斯楚的神祕色彩。

參與多場戰役,也躲過六百三十八次的暗殺,終究不敵死神的召喚,卡斯楚以九十歲高齡結束傳奇一生。(圖:網路)

掌權四十七年、獨自對抗十一位美國總統,卡斯楚締造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哥倫比亞作家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2014),曾以「最完美的理想主義者」形容他。卡斯楚善於演講,據統計,他約進行了兩千五百場演講,每次演講總會留下經典名言。對此,英國作家格林(Graham Greene,1904-1991)如此描寫:

在演講場合上,卡斯楚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變得更深思熟慮。分析過程,坦承錯誤,陳述難處,但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從不低估人民的智慧。

在此回顧卡斯楚的名言,勾勒他那高傲不屈的形象。

1953年七月二十六日,卡斯楚首次揭竿起義,不料起義失敗,卡斯楚與弟弟勞爾.卡斯楚(Raúl Castro,1931-)等同謀被捕。律師出身的他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辯詞時而感性動人,時而慷慨激昂,最後以「歷史將判我無罪」(la historia me absolverá)畫下句點:

我知道,堅固無比的牢房將為我而設,牢獄內充滿威脅,以及卑鄙無恥的酷刑,但我不怕,正如我無懼於流氓暴君的怒火,雖然那流氓暴君屠殺了七十位同胞。判我有罪吧!無所謂,歷史將判我無罪。

1953年卡斯楚首次揭竿起義,不料起義失敗,卡斯楚與弟弟勞爾.卡斯楚等同謀被捕。律師出身的他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辯詞時而感性動人,時而慷慨激昂,最後以「歷史將判我無罪」畫下句點。(Forbes)

1960年三月四日,法國籍貨船庫布雷(La Coubre)號在哈瓦那卸貨時突然爆炸,造成七十名工人死亡,兩百餘人受傷。翌日,卡斯楚為罹難者舉行追思會,大聲疾呼:

「無祖國毋寧死」(¡Patria o muerte!)。

自此,這句口號深深烙印古巴人民的心坎,凝聚了愛國心,同時挑起了反美情緒,也成為他每次演講不斷重複的名言。 1961年四月十六日,在美國海軍的掩護下,一千五百名的反革命部隊搭乘五艘美國軍艦,從尼加拉瓜出發,意圖由古巴南部豬灣的希隆灘(Playa Girón)和長灘(Playa Larga)登陸古巴。卡斯楚親上戰場,在他的指揮下,古巴軍民與敵軍血戰七十二小時,大敗敵軍,史稱「豬玀灣事件」(la invasión de Bahía de Cochinos)。

1961年四月十六日,在美國海軍的掩護下,一千五百名的反革命部隊搭乘五艘美國軍艦,登陸古巴。卡斯楚親上戰場,古巴軍民與敵軍血戰七十二小時,大敗敵軍,史稱「豬玀灣事件」。(La Izquierda Diario)

對面美國的挑釁,卡斯楚決定賦予古巴大革命社會主義色彩:

這是一場民主社會主義革命,係由卑微者攜手合作,為卑微者所發動的革命。讓我們以步槍捍衛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萬歲!

1989年一月一日,在古巴大革命勝利三十周年紀念大會上,卡斯楚高喊:「無社會毋寧死」(¡Socialismo o muerte!)。儘管不久後蘇聯解體,歐洲左派勢力式微,這句「無社會毋寧死」依舊迴盪古巴各處。

2004年五月十四日,卡斯楚高聲批評小布希政府,留下英勇戰士最瀟灑的身影:

既然閣下已決定了我們的命運,那麼讓我高興地向閣下道別,就像必須在競技場決鬥的羅馬神鬼戰士一般:來吧!凱撒,那即將死去之人向閣下致敬。我只惋惜無法看到閣下的臉,因為閣下處在數千公里之外,而我則在最前線,以生命捍衛我的國家。

2006年七月三十一日,卡斯楚因腸胃手術而暫時卸下政權,最後在2008年二月二十四日正式交棒。十年來,卡斯楚以老革命家身分,埋首書寫反思錄(Reflexiones),似乎要為歷史負責。雖然不再過問政治,但總在關鍵時刻發表意見。2015年一月二十七日,他首次對哈瓦那大學學生提出美、古復交的看法:

「我不信任美國的政策,也未與他們交談,但這不表示我拒絕以和平解決衝突。」

在歐巴馬訪問古巴之後,卡斯楚在他的反思錄上,寫下震撼的一句話:

「我們不需要帝國的任何施捨。」

在歐巴馬訪問古巴之後,卡斯楚在他的反思錄上,寫下震撼的一句話:「我們不需要帝國的任何施捨。」(http://www.chihuahuaexpres.com.mx/)

2016年四月十九日,在古巴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的閉幕式上,卡斯楚意識到來日不多,他說:「這將是我在這間會議廳裡的最後一次致詞。」日薄崦嵫的老革命家依然志氣高邁:

「讓我們全力以赴,以高度忠誠及團結力量,改善那將必須改善之處。」

從1956年「大鬍子」(barbudos)游擊隊正式成軍到2016年辭世,六十年來,卡斯楚神話與古巴大革命已徹底改寫歷史。是革命英雄?抑或暴君?功過歷史自有定論。失去了精神領袖,古巴的下一步如何走?毋庸置疑,古巴人將高喊卡斯楚的名言:

「一定會克服萬難!」(¡Venceremos!)

同時大步向前邁進。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