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現時批》川普的新時代已然來臨了!

呂政儒

川普與中國是否會有曖昧?與今後台海兩岸、日、韓等亞太和平安全福祉攸關。而他又與普丁「惺惺相惜」,未來與歐盟、英、中東等地區,甚至北約等安危及利益牽扯,同樣複雜。簡言之,「沒有永遠敵人,也沒有永遠朋友」,川普既以功利掛帥,美國優先;將使未來的川、習、普「新三角」大國競合關係,彼此的縱橫捭闔,益發受到全球高度關注!

川普並不是「政治素人」,或「非典型」,而是絕頂聰明的商人!也可說是「多才多藝」,亦曾有大起大落的艱辛奮鬥歷程,擁有企業大亨、作家、節目主持人等諸多頭銜,在各地經營房地產、賭場和酒店。就像日本首相安倍賀電所稱讚:「擁有無與倫比的能力,在商業上有極大的成就者」。 所謂商人「重功利」,未必會「重仁義」(川普非吃素者,或中國孟子信徒),亦難怪是習大大眼中:「很難搞不易相處」的人,但他卻在中國有投資(據法新社報導,從2014年起就與中國國家電網集團談判合作,期在中國多地享有合作合同);而俄羅斯總統普丁則是搶先祝賀當選的外國元首(美國的宿敵),兩人顯然相當麻吉(川普曾在莫斯科辦過選美,兒子亦投資房地產,核心幕僚與普丁復有交往)。

川普並不是「政治素人」,或「非典型」,而是絕頂聰明的商人!(AFP)

有趣的是,川、習、普的性格和行事作風泰半屬於「剽悍」型,各自都有「主見、不服輸、能創機造勢」的個性,能硬能軟,亦都各有「美國夢」、「中國夢」及「俄國夢」的終極目標。

是以,這三個「夢」,若利害一致或會「惺惺相惜」,一旦遇到利益衝突,若不能適度克制,很可能會「反目成仇」,釀成國際戰禍災難。

同樣的,普丁更非省油的燈,正如俄羅斯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所說:「真正的男子漢和一名強而有力的領袖」。而傳記作者克羅波克則評價:「從許多方面來看,普丁是俄羅斯民族意識的具體體現。在過去100年中,我們從來沒有一個領導人能夠像普丁一樣如此接近俄羅斯的魂。」還是當今政治舞台上最「敢」的國家領導人,給人第一印象是:「強悍、沒有恐懼感」,絲毫不改KGB特務作風,像在烏克蘭政治風暴的一片混亂中,他立馬派了菁英部隊進駐烏克蘭。儘管西方國家罵聲四起,準備制裁行動,他卻不為所動,實際上卻是想就地等機會吞下克里米亞半島。無怪美國總統小布希在他的自傳《抉擇時刻》(Decision points)一書中,提到對普丁的印象:

「有時候,他驕傲自大,有時候,他又充滿了魅力,但更多的時候,他表現得太過強硬。」

近日著名考古及人類學家史東(Tobias Stone)就指出,川普和普丁都是靠政治魅力獲取權力的人,以出眾口才獲大眾支持。兩人均善於挑起民眾的熱情、憤怒及恐懼,推動民眾的個人崇拜主義,擴張其勢力。情況和二戰前,歐洲被德國領袖希特勒和蘇聯領袖史達林,控制大局的情景類似。 在去年12月中旬,普丁曾在年度的記者會中表示,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表現出眾且有才能,除讚譽有加外,也對川普加強美俄關係立場的政見表達肯定,他說:「除了歡迎,我們還能做什麼?」而同年年底,川普接受福斯新聞專訪時亦推崇有加,若與美國總統歐巴馬相比,普丁更是出色的領導人,並說他能和普丁相處得很好,現在看來,未來美俄之間的合作,將會有新的面貌。

至於習大大與川普,在政治性格上大不同,民族意識型態也不免與川普「美國白人優越感」相扞格,或許會變成「朋友(普丁)的朋友(川普),未必是朋友」的景況;加上川普明年初正式上任後,若又發現「亞太再平衡」及日韓駐軍,是符合美國核心利益(北韓問題也可能是引爆衝突的導火線。金正恩動作向來「難測」,正以驚人速度優化核武,使亞洲緊張情勢一觸即發。目前南韓政府已派遣較外交次長更高階官員前往美國華府,針對韓美同盟及北韓議題和川普陣營人士溝通;好在美韓已在今年敲定「薩德」THAAD的部署事宜),而南海資源又非常豐沛,反而會發揮川普商人的「善變」作為,說不定比歐巴馬政府的動作更要強悍,而且日本已隨時可「依法」(已通過新的防衛法),加強軍備或產製「核武」(符合川普「付保護費」的觀念,無須美國花錢),屆時,台海的兩岸關係,或將會更詭譎難測。

再者,習大大甫獲中共中央「核心」之稱,又擁有超過毛澤東的權力,除打擊貪腐不遺餘力,猶加強「從嚴治黨」,共產黨的政治意識型態,恐亦會使共和黨的國安幕僚群不安(現有傳言指出,川普政府的首任國務卿可能是波頓,為反中派大將,屆時美中外交衝突恐難以避免)。

又如今年9月才宣布加入川普國安外交團隊的前中央情報局局長沃爾西(R. James Woolsey),不久前表示,川普跟他都同意朝推動更強大國防政策的方向邁進;他在外交政策上也較屬鷹派,認為應以強制優勢壓制對美國有害的邪惡勢力,包括了共產主義在內。(對照川普認為只要對美國明顯有害的一定全力回敬,所見略同)。 另美國中情局及國家安全局前局長邁克爾·海登,近日亦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新聞節目中專門談到所謂中國危險問題。他認為中國在南海廣泛地提出沒有根據的主權要求,是重返民族主義,借此維持共產黨和權力。這就是為什麼失敗的中國要比成功的中國更危險的原因。

諸此種切,顯然未來的川、習、普的「新三角」關係,將會比預期的變化更要複雜,因為川、習兩人不搭調(川普在中國的產業將會依美國憲法總統的規範,恐在今年底前結束),而川、普卻又像牌搭子(美俄潛在的種族意識是麻吉原因之一),而俄羅斯又未必甘做老三,美俄合作經濟機會(含軍事對付伊斯蘭國ISIS)更高,因為他們怎能容中共騎在頭上耶?!

在雷根政府(共和黨)時代,擔任國防部助理副部長、五角大廈長期研究中國的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去年二月初出版《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超強的秘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就披露,中共制訂了一項百年現代化的「戰略欺騙計畫」(Strategic Deception Program),試圖蒙蔽美國政府,不知不覺地幫助中國實現由中共主導的共產主義體系,替代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震驚國際社會,民主國家元首亦幾人手一冊。

中共高層誤以為川普是商人,只懂經濟。卻完全忽視川普的人格特質,利字掛帥,反覆無常,亦會翻雲覆雨;況且現在是「共和黨完全執政」(總統及參眾兩院,全由共和黨控制),在「美國優先(第一)」下,豈容他人在身旁打鼾! 美國作家J.D.塞林格的小說《麥田裏的守望者》中有一句名言:「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改變能改變的,接受易變無常的。」

看來川普的新時代已然來臨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